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女频 >

首席难缠,谢你赠我空欢喜

首席难缠,谢你赠我空欢喜

首席难缠,谢你赠我空欢喜

9.0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来源:

作者:夏日暖阳

时间:2018-09-11 18:07:40

评语:

《首席难缠,谢你赠我空欢喜》是由“夏日暖阳”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楚辰澜、温若涵,她没有带走任何一件东西,相反却拖着一具残破不堪的身体走了。真是讽刺,莫大的讽刺!婚离了,家散了。

第一章:罪有应得

夜色缱绻,昏暗的房间里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求饶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充斥着淫糜的气息。

“不,不要……咳!”女人抽泣的声音破碎在男人一次次撞击中。

楚辰澜面无表情,继续冷酷的更加肆意的横冲直撞。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不是吗?

强烈的眩晕感直冲大脑,温若涵眼前发黑,朝后软软倒在床上,快速喘息着。

“温若涵,把你这一套楚楚可怜的样子给我收起来,一年了,还没演够么?还是你忘了,你是如何处心积虑的除掉自己妹妹,爬上我的床?”

说着,楚辰澜伸手拿起床头的杯子。

“哗—”

一杯凉水泼在温若涵的脸上,硬生生把她激的一个哆嗦。她费力的抬起眼皮,眼前的男人俊美如雕塑,但嘴角却带着一丝轻蔑的冷笑。

“楚辰澜,如果我死了,你也不在乎吗?”明知是自取其辱,温若涵还是忍不住轻问。

“就算你死了,也是你罪有应得。为什么我要在乎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冷冷摔下这句话,楚辰澜就起身去了客房。这些年,他从来都没有与她一起睡过,只有在有需求的时候才会来粗暴的索取。

冰冷的卧室只有甜腻的情欲味道,温若涵眼神划过墙上的照片,鼻子发酸。

在她的卧室里,却挂着妹妹和自己丈夫的结婚照,的确,她的一切,是从妹妹手里偷来的。即便,那是意外,但这个世界上,却没有人会相信……

温若涵试着爬起来,却一阵头晕目眩,又跌回床上。最近,似乎经常这样头晕乏力,甚至还有点精神恍惚。

一丝凉气爬上后背,她至今记得母亲最后因为精神失常,被一群人绑起来的样子。

而那之前,母亲之前就经常说她有点精神恍惚,小小的她却并没有在意,难道……不,这些不能让楚辰澜知道,全世界也只有那个人能帮助她了,纠结良久,她拿出手机,颤抖的编辑好信息。

昏昏沉沉挨到早晨,手机铃声一响,她才才恍如梦醒。跌跌撞撞的去洗漱完毕,随便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出门。

“夫人,先生今天中午会在家吃饭。”

“你安排厨房吧,我今天就不回来了。”

张妈有些奇怪,这些年只要先生在家吃饭,太太都是亲自做饭的,怎么而今天……昏暗的地下停车场,身材修长的男人倚着车门,看似悠闲,靠近便会发现浓重的担忧都从眼睛里漏了出来。

温若涵鬼鬼祟祟小步跑过来,直到上车,才摘下口罩喘了口气。

“白诺江,谢谢你。除了你,我不知道我还能找谁了。”温若涵低下头掩去满脸的愧疚。

“没事的。”白诺江笑笑,奔驰车马达轰鸣,带着两人冲出停车场。

这都是自己心甘情愿,即便他知道,两年前那场所谓的“相亲”,也不过是温若涵逃不过父亲的逼迫,才有了的产物罢了。

阵阵头晕袭来,温若涵闭上眼睛,眼前却不停的浮现出,那张与自己有七八分熟悉的脸。

妹妹温羽禾,始终是她和楚辰澜之间横着的一根刺。

“到了。”温柔的呼唤把她从乱成一团的思绪中拉出来,白诺江直接带她到了他的私人别墅。

“霖霖,陈医生跟了我十几年,你放心让他检查即可。”

白诺江安排好一切,转身离开。

检查只用了两个小时,但结果却需要医生的进一步分析,温若涵想到张嫂早晨的话,执意要先回家。

而且……她出来这么长时间,难免不会引起楚辰澜的怀疑。她不想因为自己,给白诺江或者白家,带来什么动荡。

刚进客厅,就碰到了张妈,她脸色有些古怪,“夫人,先生在餐厅,您……”

我有些奇怪,恰好白诺江来了电话,他声音有些古怪,“霖霖,你身体没什么问题,就是你怀孕一个多月了,你知道吗?”

怀孕?温若涵愣住了,她的确是一个多月没有来过例假,手指轻轻抚上小腹,轻柔的抚摸着,唇角勾起。

或许这个孩子,可以改变她和楚辰澜之间的关系。她不奢望楚辰澜可以爱上自己,只希望,楚辰澜可以放过自己,放下温羽禾,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她轻声安排张妈,“你们先不用过去收拾了。”

现在有了孩子,她的确是要和楚辰澜好好谈谈了。

刚走近,一阵语笑嫣嫣传来,这个声音,却分外熟悉!

一阵奇怪的预感涌上心头,她紧走两步,转过墙角,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年多不见,她的背影更显瘦削单薄,惹人怜惜。

“辰澜哥,你这儿的鸡汤还是最好喝。”

“多吃点,看你瘦的。”

楚辰澜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心疼,端起碗帮她成汤。天旋地转,温若涵眼前发黑,她狼狈的扶着墙,一只手颤抖着抚上自己的小腹。

这一切和两年前何其相似,她甚至有些恍惚,这一年多来,难道是自己的梦境么?

她回来了,没有死,那自己的冤屈是不是可以被洗刷?楚辰澜是不是不会再恨自己?那自己和楚辰澜的关系,也终将结束!

响声惊动了餐厅中的两人,楚辰澜的脸色立刻阴沉下去,“你怎么回来了?”

“啊!姐姐!”

温羽禾脸色苍白,她迅速起身,却不慎打翻了碗,热热的汤立刻浸湿了衣裙。

“小娆,你慢点。”

修长的大手已经拿了纸巾帮温羽禾擦拭那些汤汁,甚至还心疼的吹着她略微有些泛红的胳膊。

“哎呀,你总是这么爱瞎担心,我不疼的。”

他们两人坐在一起宛如一对璧人,自己却……喉咙一阵哽咽,她深呼吸一口,才咽下那些情绪。

小娆是她的妹妹,却也是自己丈夫以前的未婚妻啊!

“小娆,这一年多你去了哪里,我和爸爸还有……辰澜,都没有找到你。”

“我当时摔下山崖后滚到了一个村子里,被一个老婆婆救了,但我昏昏沉沉什么都不记得,到几个月前我才想起来我是谁,这才回来找你们的!”

说着她眼泪扑梭梭掉下来,随后仿佛受惊的兔子,从楚辰澜怀里挣脱,“姐姐对不起!我以后会和姐夫保持距离的!”

“闭嘴!”楚辰澜眼底闪过一丝戾气,旋即换上温柔的口吻,“乖,你先去楼上换衣服。”

温若涵僵硬站在原地,紧紧抱着自己的肚子,仿佛里面的那个小生命,才能给她温暖!

第二章:辩解

“小姐,请这边走。”张妈领着温羽禾去了二楼的更衣室。

两人的身影消失刚在楼梯,楚辰澜就换下脸上的温柔,抱着双臂冷冷地打量着温若涵。

“你今天去了哪里。”

他当然知道她去了哪里,特意派去跟着她的保镖们早就把她的一举一动都报告给了他,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会怎么给自己辩解。

“我……”温若涵突然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楚辰澜她肚子里有了个小生命。

原本她打算用孩子来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没想到,温羽禾回来了……看着两个人缠绵,说不心痛那是假的。

“呵,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出去偷人了?”冷笑爬满俊美的脸。

“我没有!”温若涵矢口否认,瞬间决定瞒下孩子的事。

一时间,餐厅静极了,只有客厅挂钟滴滴答答。

半晌,温若涵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

“辰澜,小娆回来了……”

“人是我带回来的,我当然知道。”楚辰澜不耐烦的打断她。

“我们……我们离婚吧。”简单的一句话仿佛用尽了全部力气,温若涵撑着扶手快要站不住。

猝不及防五个字让楚辰澜愣住了,明明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可是……“怎么?这么着急地和我离婚,好去和你的奸夫双宿双飞么。”

为什么,听见她说离婚自己心里会这么不舒服。

“可是……”温若涵以为他会痛快答应,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姐,姐夫!你们不要因为我吵架了!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我这就走”不知何时站在楼梯口的温羽禾哭的梨花带雨。

温若涵看着她跑下来,拉住自己的手楚楚可怜:

“姐!对不起,我会离姐夫远远的,以前的事我也不计较了……我会祝福你们的……”

“你在说什么!当初明明是你……”明明是你设计陷害我。温若涵想要为自己辩解。

楚辰澜过来从她身边拉走了温羽禾,用力的抱进怀里。

“小娆,不是的,你不要瞎想。”楚辰澜着急的解释着。

看着紧紧拥抱的两个人,温若涵觉得她的心已经疼到麻木了。

“你不是喜欢楚辰澜吗,我和他离了婚,你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不是吗?”

温羽禾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呜,姐,我没想过和你抢姐夫的……对不起。”

温若涵冷冷地看着楚辰澜手忙脚乱地为温羽禾拭去眼泪。

“傻丫头,我最爱的永远是你啊。”楚辰澜安慰着哭皱脸的温羽禾。

一字一句,句句锥心刺骨。温若涵看着他们,想逃开,脚却灌了铅似的定在原地。

“你给我老实点。”楚辰澜转过头瞪了一眼温若涵,牵着温羽禾半哄半拉带着她出了门。

温若涵就这样看着他们出去,一动不动,站成了一尊石像。

也不知过了多久,温若涵只觉得这个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了。

“夫人,你去坐着歇歇吧,先生应该很快就回来的……”张妈小声的劝着温若涵。

在她心里,她还是很喜欢温若涵的。她为人温和,从不端架子,对自己一直以礼相待。

墙上的钟已经指向十二点。

“他不会回来了。”轻飘飘的一句呢喃,也不知是在说给谁。

凌晨一点。

温若涵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却没有一丝睡意。

我的孩子该怎么办……

“咔哒。”开门声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明显,温若涵心里一紧。

一分钟后,浓重的酒气笼罩了她。

“楚辰澜?”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酒气这么浓,刚刚是去喝酒了吗。

床边的人并没有回应,只是粗暴的吻了上来。

“呜……放开!”感觉到那人的手探进了自己的衣服,温若涵惊吓出声。她的肚子里有宝宝的!

可是楚辰澜听不见似的,完全没有停下动作的打算,还更加深入。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两个人都愣住了。

温若涵看着熟悉的醉醺醺的脸,突然痛哭出声“小娆回来了,我们离婚吧!”

一秒的静止,接着是楚辰澜的怒吼:

“做梦!当初你费尽心机拆散我和小娆,现在,我也不会成全你和那个白诺江!”

楚辰澜只觉得一股无名火在心头乱窜。

温若涵睁大了双眼,怎么会,他怎么知道……

“哼。”楚辰澜看着床上衣衫不整的女人,咬牙切齿道:“温若涵,我告诉你!我会让你为你当初的恶毒付出代价!”

这么一闹酒也醒了大半,楚辰澜不习惯这样失控的自己,狠狠地摔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把哭成泪人的温羽禾送回家后,就开去了酒吧。

几杯清酒下肚,稍稍缓解了心底的焦躁。最后,竟然喝醉了……“该死!”楚辰澜冲着冷水澡,咒骂出声。自己竟然因为那个恶毒的女人失控了。

长夜漫漫,三个各怀心事的人都一夜无眠。

清晨,温若涵早早就起来,想像往常一样做一顿丰富的早餐,尽管那个人几乎没吃过。

已经走到厨房,看着熟悉的环境却突然愣住了。终于,她转过头走回了卧室。

宿醉加上没睡好,楚辰澜早晨起来只觉得头痛欲裂。硬撑着洗漱完来到餐厅,却没有预想中的早餐。

因为以往早餐都是温若涵一手包办了,所以张妈早上会来的稍晚一些。

他只能压下怒火,去楼下随便买了点吃的就去公司了。

虽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之后的几天,楚辰澜都没有见过温若涵。

又是一天,楚辰澜处理完了事物早早离开了公司,准备回家“守株待兔”。

“先,先生?!”张妈打开门却看见本该上班的楚辰澜,着实吓了一跳。

“温若涵呢?”楚辰澜直接开门见山。这两天他回来问起温若涵,张妈的回答只有“夫人已经睡了。”

现在是下午四点,睡得再早也不会现在睡吧。

“夫人她……”看着张妈支支吾吾的样子,楚辰澜更加生气了。

“说!她跑去哪里鬼混了!”

“张妈,我回来了。”突然出现的声音解救了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张妈。

楚辰澜看着打扮得体的温若涵,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楚太太,我们应该没离婚吧?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姓白了吗?”

温若涵没想到楚辰澜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乱了阵脚。

这两天,她一直往医院跑,听说怀孕的头几个月是最重要的。本来白诺江是让她去他的别墅里,可是想到那天楚辰澜的话,她果断拒绝了。

绝对不能把白诺江牵扯进来!

第三章:叫的这么骚

温家,温羽禾坐在床上,不停地打着楚辰澜的电话,虽然听了无数遍机械的女声,但她还是不死心。

“辰澜,你在哪里?”

“辰澜,你怎么不理我?”

“辰澜,你看见了回复我一下好吗?”

“辰澜,你是不是生气了……”

“……”

看着一条又一条的信息石沉大海,温羽禾狠狠咬住下唇。为什么不回她消息,楚辰澜不喜欢她了吗?

几天前,楚辰澜带她从楚家出来后直接把她送回了温家,没有一秒的停留。之后便是音讯全无。

“温若涵!”恶狠狠的语气,好像要将那人拆吃入腹。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把正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温羽禾吓了一跳,她看都没看就惊喜地接起电话:

“辰澜!”

“呵,叫的这么骚,事情办成了没?”话筒那边,男人冰冷的声音就像催命的毒咒。

期待落空,温羽禾有些气急败坏:“催什么!我正在弄。你有这个闲情半夜来催我,不如多找点人帮忙!”

“我就是来提醒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有病!”温羽禾把手机摔在床上。抬头看了看挂钟,已经一点了。楚辰澜还没有回复她。

以前,她的消息他几乎都是秒回,更不会有不接电话这样的事。都怪那个温若涵,是她抢走了她的一切!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温羽禾拿起摔在一边的手机。

“信息发送成功!”看着屏幕上几个大字,一摸诡异的微笑浮现在她脸上。

翌日,温若涵站在医院大厅,认真地听着医生报告检查结果。

“温小姐,你的身体有点虚,怀孕期间营养很重要,千万不要舍不得。母亲身体好了胎儿才会健康。”

“知道了医生,谢谢您。”白诺江在一旁绅士地微笑着。

“小伙子,照顾好你媳妇。”老医生也笑了,拍拍白诺江的肩膀走开了。

温若涵看着白诺江快笑成一朵花的脸,有些欲言又止。

医院人不多,两个人就这么并肩沉默的走着。

到了大门口,温若涵突然停下来。在白诺江疑惑的目光中斟酌着开口:

“白诺江,你……明天让我自己来吧。我,太麻烦你了。”

白诺江没想到温若涵会这么直接。这几天,他一直隐隐觉得温若涵在躲着他。

她拒绝了去他的别墅检查,却自己一个人来医院。如果不是那天他正好从这边路过遇见准备回家的她,她是不是准备就这样从他的世界逃离。

“霖霖,你的事怎么能是麻烦呢。你是孕妇,楚辰澜不肯陪你来检查,你一个人多不安全。”也许是真的急了,白诺江语气有点急,“就算你不为自己想,那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对不起,可是,我不想带给你麻烦。”垂下头,温若涵无法直视白诺江的眼睛。

“叮”短信的提示音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温若涵拿出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

“今天下午两点,十里街35号,左岸茶语咖啡馆。”落款,温羽禾!

“怎么了?”

“……没事,以前一个朋友约我去喝杯咖啡。”温若涵没有告诉白诺江白诺江温羽禾回来的事。

知道的越少,对他越好吧。她实在不想伤害一个这么爱她的人。

白诺江皱起眉头,他知道,温若涵没有说实话。但是当下,他也不想逼问她。

“现在一点半了,送你过去吧?”

“嗯,好。”就当最后麻烦他一次吧。

咖啡馆里,温羽禾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随意摆弄着桌上的玫瑰。

一辆低调的车停在了门口,温若涵从车上走下来。

温羽禾瞬间瞪大了双眼,那辆车绝对不会是楚辰澜的!而那个给她开门的司机是个男人。

“哼。真是个贱人。”说着,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温若涵看着白诺江开车走远,转身进了咖啡馆。

“姐姐!这里!”窗户边,一袭白裙的温羽禾正在冲她招手。

下午两点,咖啡馆里只有寥寥几个人。温羽禾却坐在一个比较偏的位置。

“你把我喊出来,什么事?”刚坐下,温若涵就开门见山的问。

对面的人还没有开口,眼睛里就先蓄满了泪水,温若涵递了张面纸过去。

接过面纸,温羽禾开始磕磕绊绊的道歉。

“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发生了什么?”温若涵听的一头雾水。

温羽禾犹豫了一会,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第一页就明明白白的标着题目。

“离婚协议书”

“姐姐,”温羽禾的声音有点沙哑,“我也劝了辰澜很久。但他,他还是坚持……”

“我知道,是我的出现,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姐姐,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和辰澜是真心相爱的,我让辰澜给你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好不好?”

哭了半天,对面的温若涵却是一动不动,好像灵魂出窍了一般。温羽禾一时有点摸不准。

“姐姐,你不想签也行,我会去劝劝辰澜的。我也会离开这个城市的……”看温若涵面无表情,她只好以退为进。可是还没说完,面前的离婚协议突然被抽走。

温若涵看也没看里面的内容,直接在签名栏写下自己的名字,把文件扔回温羽禾面前。

“行了吧?”说完,拎起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温羽禾看着文件上潇洒的签名,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看来,那个女人还是贪慕楚家的钱嘛。

把文件收回包里,温羽禾掏出电话,刚才还哭的梨花带雨的脸此时只剩下恶毒。

“人已经走了,你们准备好。”交代完,也拎起包离开了咖啡馆。

此时,楚辰澜一脸铁青的看着书房里空空的桌面。把张妈叫进来。

“我书桌上的文件呢?”

张妈支支吾吾地问:“什,什么文件?是公司的东西吗?”

一眼就能拆穿的谎言,楚辰澜懒得废话:“东西找不到你也滚吧。”

“先生!我,”看见楚辰澜动了真怒,张妈也慌了神“先生我说,今天,今天是……夫人打扫的书房。

她,她让我不要告诉你。”

张妈一脸惶恐,不像是说了假话。那么,就只能是温若涵拿走了文件。

“啪!”楚辰澜挥手扫出去,柜子上的花瓶应声落地。

张妈看着地上的碎片,脑子一片空白,抖成一团。

第四章:闭嘴

楚辰澜给秘书打完电话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温羽禾留下来帮着张罗晚饭。

厨房里,雾气弥漫,煤气上正咕咚咕咚的煲着汤,香味四溢。汤当然是张妈弄的,温羽禾进了厨房就没动过手。

看着温羽禾拿出一个小纸包向汤里撒了什么,张妈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温羽禾瞥了一眼这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想你儿子能安稳读书,就给我闭嘴!”

张妈好像被这句话震慑住了,果真不再开口多言。

今天早上,她起来就看见有一条信息,让她偷出楚辰澜桌上的文件,然后推给温若涵。并且将温若涵的行李打包送出去。否则,就让她儿子在学校待不下去。

张妈是个老实人,老公早些年因为车祸瘫痪了,家里只剩下儿子这一个希望。她不能拿儿子的前途作赌注。即使心里愧疚,也硬着头皮做了坏人。

药撒完了,温羽禾看着这锅汤温柔地笑了:“爸妈收了楚辰澜的钱,在国外逍遥自在,所以,我只能自己动手抢回属于我的幸福!”

……

太阳完全沉下去,黑夜笼罩了大地。今天的夜色特别浓重,连星星也看不见。

离打完电话已经六个小时过去了,楚辰澜没有离开过房间一步。

房子里灯火通明,温羽禾看着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心里十分烦躁。

终于,等不下去的温羽禾决定上去喊楚辰澜下来,刚上楼梯就看见他自己打开门出来了,面无表情,平静的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饭桌上,楚辰澜一言不发,张妈站在一边布菜气也不讲话,氛有点僵。

看见汤被端上来,温羽禾站起来盛了碗汤递过去。

“辰澜,你喝点汤吧。这个汤是张妈的拿手绝活,味道很好哦。”

楚辰澜接过汤喝了几口,口感却有些有些不对劲,于是停了下来。他端着碗状似不经意的开口问张妈:“温若涵呢?”

张妈布完菜站在一边,听见楚辰澜发问,在心里练了无数遍的说辞脱口而出。

“先生,我,我,我不知道。”

看着张妈这样,楚辰澜重重把碗扣在桌上。剩下的汤汁洒出来,桌布湿了一片。

“我问你!她,人,在,哪!”

“先,先生,夫人下午就出去了,带着行李走的……”张妈被楚辰澜骇人的语气吓到,差点跪了下来。

“辰澜……”温羽禾看着楚辰澜风一样的跑去温若涵的房间,脸色顿时沉下来。

她背过去悄悄发了条信息。

“速战速决!”

等她跑上楼的时候,楚辰澜正对着温若涵的房间发呆。房间里没有开灯,晦暗不清。突然,他一拳打在墙上,吓得温羽禾花容失色。

“辰澜!你在干什么!”几大步上前抱住楚辰澜的手,温羽禾着急地检查着有没有受伤,“辰澜,你,你是不是疯了?!”

“我……”上来的时候空荡荡的房间,就像一个锤子,锤得他胸口闷闷的疼。他从来没想过,口口声声说爱他的温若涵,会走的这么潇洒,不带一丝留恋。

总是要等失去了,才发现珍贵。

……

温若涵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头还在刺痛。她动了动手才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个椅子上。

下午,她签完字还没出咖啡馆就被人敲晕了。都不用怀疑,一定是温羽禾的诡计!

“救命!”微弱的呼救声响起,却只引来黑暗里蛰伏的野兽。

乱糟糟的脚步声慢慢靠近,骤然亮起的灯光刺痛了眼睛,温若涵眯起眼睛,看见几个影影绰绰的人。

“哟,醒了啊?”为首的男人大腹便便,留着小平头,一脸的猥琐。

渐渐适应了光线的温若涵快速打量着周围。

这里应该是个底下车库,很简陋。角落里堆着几台麻将桌。其他什么也没有。

“小美人儿,你知不知道,你老公把你卖给我们了。”那男人见温若涵没有搭话,兀自开口。

“是呀是呀。”后面一个瘦瘦的男人尖着嗓子笑道,“他怎么说来着,骗了这么久豪门太太的生活,既然现在滚了,总该卖点钱回本啊。哈哈哈……”

听了瘦男人的话,一群人哄笑起来。

“不可能!我不信!”听着男人们肆无忌惮的笑声,温若涵努力吼出来。这一定是温羽禾的阴谋!

“哈哈哈哈,大哥,你看她还不信。”瘦男人听着笑的一口黄牙都要飞出来了。

“小美人儿,你老公一直爱的都不是你,所以把你卖了也不会心疼不是吗?把你卖了才好和心上人双宿双飞啊……”那个大哥继续和温若涵“聊天”,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渐渐崩溃。

这些话像锥子锥在心上,温若涵哭着重复“我不信”

“你老公喜欢的是你妹妹啊,他还让我告诉你,一年前,从你把自己妹妹推下悬崖的那天起,你就该想到这个结局了。”

男人丝毫不怜香惜玉,用更加残忍的话鞭打着面前这个可怜的女人。

“大哥,该传达的话也传达到了,这人我们是不是可以,嘿嘿嘿……”此话一出,男人们顿时猥琐的笑成一片。

“听见了吧,反正你也是只破鞋了,不如给我们兄弟几个爽爽!哈哈哈……”瘦男人说着,就要过来动手扒衣服。

“等等!”温若涵看见男人伸过来的手,急中生智,“你们绑我也是为了钱吧?我可以给你们钱,不管多少都行!我可以给你们!”

“这……”

见男人有松动的迹象,温若涵继续“分析利害”

“你们看,你们强了我也就没钱,你们放了我还能拿到钱,到时候比我更有姿色的还不是随便挑!”

被温若涵最后一句话打动,男人松了口:“行吧!一千万,一个子不能少!你别给我们耍花样!”

“行!”看男人答应了,温若涵松了一口气,“你把我手机拿过来,通讯录里有个叫……白诺江的人,你给他打电话,他会把钱给你的。”

拿过小弟递过来的手机,男人打开通讯录一眼就看见白诺江两个字,刚想拨过去,眼珠一转突然换了另一个号码……

第五章:撒娇

楚辰澜就这么定定的站着,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门前暖黄的灯光映在身上,却生出几分寂寥。

这个灯是温若涵换的,她说“暖黄色才有家的味道!”。当时的他,又是怎么说的呢?

“我只有一个家,是和小娆的家!”

从来没看过楚辰澜这么失落过,可这是为了温若涵!温羽禾掩去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转而软软糯糯的撒娇:

“辰澜,不要站着了,下去吃饭吧。不要饿坏了自己。”

“……”

“辰澜,”温羽禾摇了摇楚辰澜的胳膊,“姐姐走的这样决绝,也许,也许是为了成全我们呢。而且,你不是给了她股份吗,也算是补偿她这些年了。”

可是楚辰澜像是完全没听见似的,仍旧岿然不动。

温羽禾突然松开了楚辰澜的胳膊,直挺挺地向后倒去。这次,楚辰澜终于回过神,伸手揽住了温羽禾的腰,才没让她倒在地上。

“小娆?你怎么了?”一开口,沙哑的声音让楚辰澜自己也愣住了。

温若涵走了,他应该高兴啊,终于能和小娆在一起了。可是,为什么心里空荡荡的呢……大约一分钟后,躺楚辰澜怀里的温羽禾幽幽睁开了双眼,第一件事就是不停地道歉。

“咳咳,对不起,我被救起来后,就落下了这个毛病。之前也是,时不时的就晕倒,对不起,吓到你了吧?”

楚辰澜刚想说什么,温羽禾却顺势攀上他的肩凑到他耳边轻语:“辰澜,你知道吗?这几年,我很想你。”

她身上带着不正常的热度,楚辰澜以为她发烧了,想推开她,一股邪火从心底冒出来,不仅让他的手失了力道,还烧得他差点腿软。

有点,燥热。但是理智让楚辰澜按捺住了想要抚摸眼前人的冲动。小娆还很纯洁,不能伤害她……“辰澜。”温羽禾看见楚辰澜的反应就知道药生效了,更加大胆起来,“我好喜欢你。如果是你,我愿意的……”

就这么两句话,差点撩的楚辰澜丢盔弃甲。而温羽禾看楚辰澜死死坚守着,有些心急起来。

“辰澜,我,我好热,你摸摸……我是不是发烧了?”可是那只玉手却拉着楚辰澜往她胸脯上引。

“唔啊,好,好舒服,辰澜……”

“……”

露骨的话毫不掩饰的从薄唇泻出,温羽禾清纯的白色连衣裙下竟然是热辣的情趣内衣,关键部位几乎透明的红色蕾丝欲遮不遮,非常撩人。红色的衣服配上温羽禾雪白的肌肤,妖娆得像一个精魅。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楚辰澜感觉自己呼吸不可控制地粗重了起来,接着一个温热的身体缠了上来,他却使不上力气推开,只能任由那个人吻下来。

两片唇瓣紧紧相贴,小巧的舌灵活地窜进来,调皮的逗弄着他。过了很久,那红唇突然离开,还煽情的拉出一根银丝,大概是有点缺氧,想要吸几口新鲜空气,出口却是酥酥麻麻的娇喘,攻破了楚辰澜最后的堡垒,他大力把人按进怀里,反客为主,深深吻下去。

失去理智的楚辰澜没有看见,温羽禾用手机偷偷拍了一张照片,眼里满是得意的笑。

昏暗的房间空荡荡,床上却好好地铺着被褥。温羽禾抱着欲火焚身的楚辰澜挪进了温若涵的房间。

“辰澜,那个讨厌的女人总算离开了,终于只有我们了……”

温羽禾以为成功了,可是热吻了很久楚辰澜也没有要进行下一步的打算。怎么会这样?

又是一吻结束,楚辰澜略微找回了一点理智,推开温羽禾:“小娆,不要这样……”

“辰澜,你不想要我吗?”温羽禾也好像吃了药一样,抛下了顾虑,解开了楚辰澜的衬衫。

有些冰凉的手贴上滚烫的胸膛,楚辰澜闷哼了一声,温羽禾好像得了鼓励似的,继续褪去他的外裤……温羽禾伸手脱下楚辰澜最后一件衣服,正要进入正题,意乱情迷的楚辰澜却喊了一声:

“若涵!”

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浇熄了心中的浴火,温羽禾用力推开楚辰澜有些凄厉的怒吼:“楚辰澜!你看清楚,我是谁!”

突然被人重重推倒在床上,后背被床硌地有些疼,就是这丝疼痛让楚辰澜瞬间清醒了。他低头看见赤裸的自己和满脸泪水的温羽禾

“……小娆,我……”

温羽禾没有搭话,只顾着哭,好象有道不完的委屈。

他突然想起什么,在满地的衣服里找出自己的手机。

“保镖撤了没有?”

“老板,放心,都撤走了!”听着那头秘书欢快的语气,楚辰澜觉得头都快炸了。

“该死!都给我去找温若涵!立刻马上!”

打完电话,楚辰澜开始穿衣服。

“辰澜!”眼看楚辰澜要走,温羽禾慌了,“辰澜,你不要走好不好?”

没有回答,楚辰澜看似闲适的继续穿衣服,在看不见的地方,他的手抖得厉害。

见楚辰澜不理她,温羽禾故技重施,摇摇坠坠的站起来,又跌回去:“辰澜,我,你能不能留下来?我有点不舒服……头晕晕的,我是不是要死了?”

“够了!”没有精力理会哭哭啼啼的温羽禾,楚辰澜心烦意乱地穿好衣服抬脚走人。

他清楚的听见了,当沉陷欲望的深处时,脱口而出的是温若涵的名字。这,怎么可能!他应该恨她的。

为什么……

“药是不是你下的?”走到门口时,他突然侧过头问道。

今天的他太不正常了,明显是有人给他下了药。他今天回了家之后就没出去过,然后还没吃晚饭就跑到了温若涵的房间……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了温羽禾给她盛的汤,味道有点怪,可是,小娆那么单纯,应该连春药是什么都不知道吧?怎么会给他下药呢。

话刚问出口,楚辰澜就有些后悔,怀疑谁也不应该怀疑小娆啊……陷入自责的楚辰澜没有注意,坐在床上还穿着性感内衣的“单纯”少女,听见这话瞬间苍白了脸色……

展开内容+
  • 首席难缠,谢你赠我空欢喜 截图0
close

      章节 日更 ↑ 升序↓ 降序

      ↓ 全部章节 ↓

      在线观看

      猜你喜欢

      经典的现代言情小说合集 古代言情小说合集 虐恋小说合集 2017最新耽美小说资源
      经典的现代言情小说合集
      经典的现代言情小说合集

      经典的现代言情小说合集_经典的现代言情小说有哪些_值得一看的现代言情小说,我们为大家提供了丰富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籍,只要你想看,这里都会提供。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小说合集
      古代言情小说合集

      言情小说多种多样,但是相信有的小伙伴比较偏爱古风的描写类型,语言类型优美且部分涉及到历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你喜欢古代言情小说,就快莱和小编一起去欣赏一下吧!

      查看更多>
      虐恋小说合集
      虐恋小说合集

      也许是一眼万年,一见钟情。但是很多的感情从开始到相守白头一生的坎坷谁人知晓?也许相爱相杀过后依旧能够相守在一起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也许就是心死如灯灭,从此两不相欠。当所有的虐恋集合在一起时,你是否能够感受到这莫大的悲哀?

      查看更多>
      2017最新耽美小说资源
      2017最新耽美小说资源

      耽美小说是近年来非常受欢迎的小说类型,许多书友都在看,小编今天给大家提供今年写的比较获得各种耽美小说,希望大家可以在一起讨论,最受欢迎的小说是呢一本呢?快来行动吧,全文免费提供阅读。

      查看更多>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