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仙侠 >

剑仙东方白小说阅读

剑仙东方白小说阅读

作者:漫漫萧瑟

类型:仙侠

大小:8.3MB

时间:2018/11/10 17:15:35

内容概述:《剑仙》是由“漫漫萧瑟”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6148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剑仙》是由“漫漫萧瑟”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东方白,东方白帮助钱百万追求燕小容,叠了一个纸花,都对没有修炼天赋,没有强大背景的东方白感到吃惊。

 

东方白小说_剑仙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东方白 

初晨的朝阳,总是带着勃勃的生机润纳万物,像是给整个大地涂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显得极为羞涩。

一处两层阁楼前,一个约莫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静静地坐在木制的台阶上,左手扶着额头,眼睛微眯,像是休憩又好像在沉思。

而在这少年所坐阁楼的正前方,却是堆满了一摞一摞的木头,在这木头堆里有一个身着灰色长袍服饰的胖子,年纪看起来也不是很大,但是这体型,少说也得有三百多斤重,此刻这个胖子正在那里挥汗如雨的劈柴,动作看起来娴熟无比,虽然人胖但是速度却不慢。

“东方白,上次的事可真是太谢谢你了,没想到你那个办法真管用,这些木头就全交给我吧,你就在一旁歇着就行,只要你以后能再多教我叠几个纸花就可以了。”

此刻这个正在劈柴的胖子,正对着相隔不远处,坐在阁楼台阶的少年一脸兴奋的说着什么,脸上红彤彤的不知是心情喜悦还是干活累导致的。

而被胖子称呼为东方白的少年,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坐在阁楼前,注意力好像并没有在听那胖子说的什么,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没想到,宇宙可以这样奇妙?,居然还真的有穿越一说,没想到神奇的是让我竟然碰上了,而且更神奇的是居然还跟这具身体是同名,难道真应了那句流传千古的‘好人总会有好报’的老话?……。”

东方白,二十八岁,来自于一个叫做“神州”的地方,明面上是一位名气颇大的混混头目,而暗地里却是国家的一名卧底,专门潜伏在一些犯罪者的周围搜集他们犯罪的证据。

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在一次东方白不小心露出了一丝破绽后,身份就暴露了,最后将有关于这些犯罪的证据发送给国家后,便以身殉职了。

不过世事无常,不知道是苍天怜悯,还是命运的使然,东方白居然穿越了,而且恰好穿越在了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十六岁少年身上。

这具身体原本是一个孤儿,名字也叫东方白,十三岁流浪的时候偶然遇到‘长生宗’在世俗中广招弟子,便去试了一试,没想到的是他还真有修炼的资质,从此便踏上了修仙之路,成为了长生宗的一名杂役弟子。

在长生宗,杂役弟子属于最低级的弟子,每月除了修炼以外还需要完成一定的杂活任务,而这具身体原来的“东方白”在一周前采药的时候一不小心失足坠落到山崖下,导致其死亡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却给了穿越过来的东方白一次重生的机会。

东方白从醒来到现在近一周左右,已经完全熟悉了这具身体,融合了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和情感,对于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也有了大体的了解。

原来这居然是一个修仙世界,在这里有着各种飞天遁地,开山裂石,翻江倒海等等各种鬼神莫测神通法术,而有这种能力的人,则被称之为修炼者或者修士,东方白当然也算得上是一位修炼者,只不过是最弱小的那种。

“既然命运轮转,让我来到这个世界,那我便好好活着吧!”

此刻坐在阁楼台阶上的东方白收敛心中的情绪,伸了个懒腰呼出一口浊气,站了起来,看着不远处正在劈柴的胖子。

这胖子姓钱名百万,因为太胖又被大家叫做钱胖子,钱胖子是和东方白一样也是杂役弟子,两人是一同进入的长生宗,那会便就相识,关系还不错。

东方白刚穿越过来的时候,灵魂还处在昏迷状态,还是这钱百万在山涧寻找到了受伤的身体,才将自己背了回来,东方白两天后才醒来,这才知道自己居然穿越了。

正在劈柴的钱百万看到东方白站了起来,快速劈完一根木头,放下手里的大斧头,走到东方白跟前一边擦着汗笑容满面的说道。

“东方白,我怎么觉得你变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脑瓜子突然这么灵光,居然能想出这种很特别的招数?”

“那里那里,可能是因为摔了一下导致脑袋开窍了吧,再说你以前也没问过我呀?对了,钱胖子,我教给你那个办法不错吧?”

东方白不经意间岔开钱百万的话题,心里却是默叹一声,“唉,我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因为以前的东方白已经去轮回了。”

在修仙世界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有的人一生下来可能是傻子,但是说不上在几年后突然会变得无比聪慧,还比如有人刚开始修炼并没有什么天赋,突然有一天修炼速度会奇快无比,这等奇闻异事在这个世界比比皆是,并不稀奇。

“哈哈,东方白,还别说,你的那个办法还真不错的,燕姑娘果然喜欢那束鲜花和那个纸花,她在第一眼看到后就接到手里,很是欢喜。”,钱百万一听到东方白询问,立马眉飞色舞的对东方白描述当时的场景。

原来是东方白醒来后,看到这钱百万愁眉苦脸的,一问之下才知道,钱百万偶然遇到“水峰”的一个名叫‘燕小容’的女杂役弟子,从那以后就一直念念不忘,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搭讪,这让钱百万的心里像猫抓的一样很不是滋味。

在长生宗,共有五座杂役峰,分别为“金木水火土”峰,暗合五行之数,东方白和钱百万属于土峰杂役弟子,而钱百万偶遇的燕小容则是水峰的杂役弟子。

东方白知道钱百万的心思后便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寻些好看的鲜花,弄成了一束七彩缤纷的花朵,然后又教他在花的最中间叠了一个好看的心状纸花,里面写着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那时红着脸,”然后给送去就可以了。

钱百万听了东方白方法后半信半疑试了一试,但是没想到的是燕小容在见到那束花和纸花后很是开心,两人就这样相识了,虽然仅仅是认识,就这让也钱百万也高兴了好几天。

以至于这今天的杂活,钱百万都是抢着干,而东方白就在一旁歇着,慢慢熟悉这具新身体的所有记忆和这个新的世界。

东方白前世可是一个混混,追女孩的手段可以说是层次不穷,再说曾经那个世界的搭讪方式可谓五花八门,各种稀奇古怪的套路,早已见多不怪,这区区搭个讪,那还不手到拈来。

然而就在东方白和钱百万相互聊着天的时候,从阁楼左边的路上走来三个少年,三人都是身着灰衣,在右边胸口处,绣着一个小小的类似于‘土’字的标识,原来也是土峰的杂役弟子。

“哎呦,钱胖子,东方白,你们两柴劈完了?,完了的话就给我帮帮忙呗,多动动手脚对修炼可是有很大帮助的。”

却是来的三个少年中,站在中间的一名弟子对着东方白和钱胖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东方白和钱百万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三名弟子,而且还都认识。

这三人中,站在中间的那名弟子叫陈康,十七岁,身材颇为修长,肤色白净,还算得上是一名帅气的小伙,这陈康年龄比东方白大一岁,早入门了一年,如今已是‘纳气四层’的修炼境界,比东方白和钱百万的修炼境界高一层,他俩如今才是纳气三层的境界。

在陈康身边的两人分别叫做齐云和萧山,这俩人年龄和东方白跟钱百万二人相当,修炼境界也跟他们一样都是纳气三层,这两人只不过是陈康的跟班而已。

修炼者,初始都是先吞吐吸纳天地的灵气,来改变原本的凡体,使自己的身体更加的契合天地,可以容纳更多的灵气,而这一境界则被称之为‘纳气期’,纳气期共分九层,前三层为初期,中间三层是中期,后面三层则为后期。

此刻东方白一听到陈康所说的话,就知道麻烦来了,以他上一世从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十多年经验,看着这三人的表情,立马猜测这三人应该来者不善。

“陈康,我们俩劈没劈完,好像跟你没多大关系吧,再者我和东方白可没那闲工夫帮你,你还是另寻他人吧。”

却是钱百万瞪着眼一脸嫌弃的狠狠说道。

这陈康是什么人,东方白从记忆中大概知道一些。

这陈康出自于一个修炼家族,而且在宗门内还有一个亲兄长名叫陈浩,是外门弟子,在长生宗,只要修炼境界达到纳气六层后,就可以晋升为外门弟子,而这陈浩便在一年前突破到纳气六层,成功的晋升为外门弟子。

如今听说这陈浩已经是纳气期第七层的境界,可见其天资多好。

在陈浩晋升外门弟子后,这陈康便没人管束,就开始在杂役弟子里横行霸道,欺负一些实力弱小没什么背景的弟子,不但让一些弟子给他干活,有时候还会剥削宗门分发给弟子们的修炼资源,美其名曰,可以保护大家,其实就是收保护费一样。

而杂役土峰的宗门执事长老,都是忙于修炼,不可能时刻盯着所有的弟子,也有人试着告状,结果是陈康被训斥一顿,然后私下再把告状的修理一顿,只要不是有关人命或者很严重的事情发生,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执事长老都不会管的,久而久之,这陈康便成了土峰的一霸。

东方白和钱百万平时很少外出,除了干杂活任务以外,没事的时候都在自己的住所苦修,所以两人跟陈康并没有什么交集,此刻陈康突然到来,应该是没什么好事,两人心里互相琢磨。

“哎呀,陈师兄,这钱胖子居然敢这样跟您说话,看来不教育一下,他是不知道您的雄威呀。”

“就是,陈师兄,让我两先去教教他怎么做人。”

却是站在陈康身边的齐云和萧山见缝插针拍马屁的说道,两人说完以后就准备向前走来,但是却被陈康用手挡了下来并轻轻开口对着两人说道。

“别着急,先让我把正事说清楚。”

陈康跟齐云、萧山二人说完后,便一脸傲然的缓缓开口道。

“钱胖子,你以后最好离燕小容远点,你也不看看你什么体型,居然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还敢给燕姑娘送花,我呸,真是不知道牛粪与花的区别。”

陈康说完一脸鄙夷的看着钱百万。

第二章 突来的麻烦

东方白一听到陈康此话后便瞬间明白了缘由,原来这陈康居然也爱慕燕小容,在得知钱百万給燕小容送花后,便跑到这里争风吃醋找麻烦来了。

“原来不论在哪个世界,红颜都是多祸端呀。”

东方白心里默叹一声。

钱百万在听到陈康如此恶语相加后,那圆润的脸蛋变得通红一片,看来是愤怒到了极点,双眼死死的盯着陈康。

“你说什么?,我愿意给谁送花那是我的事,你还管不着,至于我自己什么样还用不着你来说,哼!”

东方白一看到钱百万如此表情,便知道不好,伸出一只手搭在了钱百万的肩膀轻轻的捏了下,示意他先不要冲动,目光却盯着陈康三人。

那陈康听到钱百万的话后,那原本有点帅气的脸立马阴沉了下来,齐云和萧山两人此刻也是捏了捏拳头,好像准备随时出手一般。

东方白本来就是一个混混,而且还曾是个卧底,非常懂得人际关系和进退之法,在自身没有强大的实力情况下一定要慎行。

但是此时,东方白所想的却不是什么后退之法,而是想的如何回击,不为别的就为给钱百万出口气。

因为当初,还是钱百万在山涧里寻到了这具肉体,将其背回来,算得上是救了自己一命。

这种救命的恩情,是什么也比不了的,东方白心里一直铭记,也不知道是前世当混混时间久了,还是其它的原因,他如今的心境跟曾经那种谨慎变得截然不同。

特别是来到这个世界后,没有了特殊使命后,心境变得很是随心所欲,那种没有束缚的感觉很好很自由。

如今这陈康三人因为燕小容,来找钱百万的麻烦,东方白肯定不能置之不理,再说那跟燕小容搭讪的方法,还是他教给钱百万的,如果当初他不出主意的话,肯定就没有眼前这事的发生,追根究底的话居然还是东方白的错。

东方白心里瞬间思绪万千,便有了主意,随后他向前走了一步,脸上带着一丝腼腆的笑容对着陈康三人开口说道。

“陈康师兄,你觉得钱百万送给燕小容那束花里的那个心形纸花如何,好看不?”

东方白却是说了这么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既不是帮着钱百万说软话也不是当做中间人来说折中的话。

陈康听到东方白问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双眉轻轻皱了一下,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傲然不减,开口问道。

“怎么?东方白师弟,难道那个心形纸花是你叠的?”

东方白在听到陈康的回答后,心里不由一喜,其实刚才他那样问陈康,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而已。

按着他从记忆中得知,这个世界还没有纸花这种小玩意,更别说用纸花来讨好所喜欢女孩子了,听钱百万说,燕小容在看到那个心形纸花后,可是喜欢的不得了。

虽然纸花的叠法并不是很难,但是没有技巧和方法的话,一般人是想不出来的,何况陈康他还没有可以参照的样品来学习,燕小容如此喜欢纸花,陈康为了讨好燕小容,当然想知道纸花的叠法。

只是陈康不知道的是,那个纸花其实还真是出自于东方白之手。

“不错,陈康师兄,那个心形纸花的确是我叠的。”

东方白面带笑容淡淡的回答道。

陈康听到东方白确定的回答后,脸上露出一阵惊讶,据他所知,东方白是一个没什么修炼天赋资质,没什么强大的背景,个人实力也是稀松平常的三无人员,没想到居然还会想出纸花这种小东西来。

东方白看着陈康面露惊讶之色,继续开口带着一丝询问说道。

“陈康师兄,你想知道怎么叠吗?,想的话我可以教你?”

陈康听到东方白愿意教自己,心里一喜,不过脸上却不露出丝毫表情,他自认为自己地位是要高于东方白的,如果开口求教的话太失面子,只好示意了一下身边的齐云和萧山两人。

齐云和萧山看到陈康的示意,便知道接下来怎么做。

“东方白,既然你知道纸花的叠法,那还不快快献出来,难道还要我等开口求你?。”

却是齐云开口说道。

“就是,还有你自己多掂量掂量,如果敢蒙骗我们,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萧山随后说道,说完后还扬了扬自己的拳头向东方白和钱百万示威。

这齐云和萧山本来就是善于察言观色,又跟了陈康很长时间,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该开口,什么时候不能说话,拿捏的很是到位,对于阿谀奉承和趋炎附势这一套很是熟练。

“其实这个很简答,就是这样叠的,来,你们可以观摩下。”东方白边说边掏出一张白纸开始叠了起来。

而陈康三人看到东方白这动作以后,不约而同的向着东方白凑过去,近一点才能看清楚东方白的动作。

不知道什么时候,东方白的右手却是背在了身后,而只用一只左手就开始演示纸花的叠法,而且那五颗手指头很是灵活。

“先对折,然后再平折,一定要注意这两边的两个角一定要对齐…………”

东方白一边演示纸花叠法一边对着陈康三人说着每一步的步骤,就在三人听到关键处,全神贯注的听东方白解释的时候。

只见东方白身体猛然向后退了一步,和三人拉开距离,陈康三人愣了楞神,不明白什么意思,只见眼前一片尘土袭来,眼睛里瞬间很涩很痛,一时看不清方向。

原来东方白那背着的右手里居然是一把尘土,却不知道他何时从地上抓来的,等到陈康三人注意力分散的时候,用来偷袭他们。

“啊,啊,啊”先是三声惨痛叫声。

“东方白,你居然玩阴的。”

“看我一会不把你手脚打断的。”

“东方白,你卑鄙,我要废了你。”

陈康和齐云、萧山三人双手捂着眼睛大声咒骂起来。

陈康随后低吼一声,只见他浑身光华闪烁,不知道在使用什么法术。

那齐云和萧山看到陈康如此,便立马想到了什么似的,也是立马学了起来。

“东方白,他们正在用‘净尘术’去尘,两三分钟后便可恢复如初,咱两要不先撤吧。”

却是钱百万看到东方白突然出手偷袭,脸色焦急开口对着东方白提醒道。

“净尘术”是一种寻常小法术,可以将自身的污垢尘土去除,这个法术只是最基础的法术,只要修炼达到纳气二层,就可以施展。

钱百万这样一说,东方白暗惊一声“不好,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们使用净尘术的话,那自己的偷袭岂不是白费了。”

从东方白偷袭陈康三人到如今只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

不过瞬间,东方白心里便有了主意,脸上露出狠色,转过头对着钱百万使了个眼色,两人便直接向着陈康三人身上扑去,五个人瞬间犹如市井流氓一样扭打在一起。

然后就听到“啊”“啪”“嘭”“呯”的各种声音。

大概五六分钟之后,一道威严的厉喝响起。

“还不住手!”

第三章 回到住所

东方白和钱百万、陈康、齐云萧山等五人听到这道声音后,立马停止了扭打,全部抬起头,齐齐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在一摞未劈开的木头截上面,此刻正站着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老者,这老者是何时出现的,几人居然都没有察觉到。

这老者头发半黑半白,身材瘦小,一只手拄着拐杖,身着一身黄色长袍,此刻满脸的威严,特别是那双眼睛显得很精明,在五个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东方白五人,此刻在这老者面前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就连呼吸都感觉到没有以前那么顺畅,特别是这老者的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几人都有一种全身被看穿的感觉。

东方白心里一惊,默念道“居然是王长老来了。”

这王长老本名王阳,是土峰执事长老之一,为人比较古板,却是善恶分明,有着筑基期的修为,难怪几人会有这么大的压力。”

“你看看你们现在哪里还有一点修炼者的样子,跟凡间的流氓痞子有什么区别?这样成何体统!”

王长老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东方白等五人,严厉的说道。

几人全部低着头,噤若寒蝉一般。

那陈康见没人说话,本想开口解释是东方白偷袭他在先,只见王长老一声冷‘哼’,然后身体凭空徐徐飘起。

手中的那把拐杖瞬间光芒闪动,变大了数倍落在了他的脚下,王长老竟然抛下众人,踏着拐杖向着峰顶飞驰而去。

随后众人只听到离去的王长老传来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

“还不散去,都杵在那里干什么?,这个月你们五人每人多增加两件任务量。”

这声音若有若无却很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东方白、钱胖子和陈康、齐云、萧山听到王长老的话后,抬头互相看了一眼,每个人眼中都有一丝震惊和羡慕,筑基期的实力尽然如此鬼神莫测。

修炼境界达到筑基期后,便可以“御器飞行”,完全不需要一些飞行法器辅助,那可是真正的飞天。

在众人完全看不到王长老的身影后,这陈康三人迅速的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东方白俩人的距离,以防再次被偷袭。

“算你们俩小子这次走运,不过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这笔账咱们慢慢算。”

陈康脸色阴沉的撂下狠话。

“就是就是,你们等着瞧。”

齐云萧山两人也是附和狠狠说道。

在王长老警告后,陈康明白现在不能将东方白和钱百万如何了,便带着齐云和萧山离开了。

在陈康三人离开之后,只听到两道“哎呦”的疼痛呻吟声发出,正是东方白和钱百万俩人发出的。

此刻两人都是鼻青脸肿灰头土脸的样子,特别是钱百万的一只左眼,肿的只留下了一条缝,而东方白也是挂着两只熊猫眼,嘴角也破了皮流着丝丝血迹,看起来两人受伤不轻。

“他奶奶的,打架不打脸,这陈康太不厚道了,下手真重,如果不是老子皮厚,今天肯定怎么也得来个骨折,哎呦,”却是钱百万开口咒骂道,又一不小心又扯到伤口,疼的捂着半张脸支支吾吾。

“唉,纳气四层就是强,无论境界还是肉体力量,就这只是最简单的打架,你和我都完全不是对手,得亏还是咱们先动的手,不然肯定会吃更大的亏。”

东方白一边整理自身,一边对着钱胖子有些无奈的说道。

东方白本来就想着偷袭为先,因为梁子既然结下了,以钱百万的心性肯定是不会服软的,自己如果不先出手的话,那陈康等人肯定也会出手,等到他们抢先出手的话,他俩恐怕就连一点便宜都占不到,毕竟先出手的话总会抢得一些先机。

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们还是小看了陈康,虽然修炼境界只差了对方一层,但这实力相差还是很大的,东方白打人家三四拳,还不低人家的一拳的力量。

在三人眼睛恢复了视线之后,东方白和钱百万就完全不是对手,幸亏王长老及时的出现,不然的话两人肯定比现在惨得多。

“唉,本来咱两完成劈柴这个任务,这个月十个任务就算完成了,没想到现在又被多处罚了两个,看来这个月修炼的时间没有了,都怪这陈康三人。”

钱胖子叹了口发着牢骚。

在长生宗,杂役弟子每个月只需做完十件杂活任务就可以了,其余的时间便可以自由分配,如果完成不了的话,就会被扣去相应的月俸,每个杂役弟子的月俸是三十块灵石和一颗聚气丹。

如果少完成一件任务,就会被扣三块灵石作为惩罚,如果是自己情愿多做任务的话,那么多完成一件任务就会多领三块灵石,算是赏罚分明。

随后东方白和钱百万随便收拾了一下自身后,两人便相互搀扶打算先回住所,现在都受着伤,暂时是劈不了柴的。

他们所住的地方在土峰的山下,山下地方辽阔,有着一排排整齐的房舍,这些都是杂役弟子所住的地方,而峰顶却是那些宗门执事长老或者弟子居住的地方。

在长生宗,每个杂役弟子都是有着独立的两间房屋和一个小院,每座房屋相隔二十多米左右,比较宽敞也很是规范。

毕竟长生宗是一个大宗,杂役弟子也是弟子,如果好几个人住在一起的话,会影响各自的修炼速度,修炼一途本来就讲究清净,嘈杂的环境里恐怕连打坐入定都很难完成。

东方白和钱百万两人相互搀扶,一瘸一拐的回到他们所居住的区域,这片居住区域和陈康几人并不在一个片区,但也不远,就相隔那么两三里左右。

此刻正是中午,这个时间段弟子们基本都不在,所以并没有什么人看到回来的两人惨样。

两人的房舍相隔不是很远,东方白和钱百万相互打了声招呼后便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

东方白回到住所后先是坐在屋里的木凳上,其实在这回来的路上,他脑一直想着之前王长老离去的样子,虽然记忆里早已知道修炼境界在达到筑基期后便可飞行。

但是东方白今天亲眼所见到后,内心还是无比的震撼,久久不能释怀,他曾经所在的那个‘神州’世界,只是一个科技文明,但是他却从小也有着一颗”仗剑走天涯”的侠客之心。

虽然随着年龄慢慢的增长,后来进入社会后,那种心理便被埋在了内心深处。

但是今天在看到王长老的“踏杖飞行”后,东方白内心深处那颗曾经埋下的种子,此刻正在疯狂的长大。

“这才是仙人的风姿。”

东方白此刻心里仿佛找到了什么目标一般,双眼变得坚定无比。

“哎呦”

身体上的疼痛感,将他从那种臆想里拉了回来,东方白深呼一口气,收敛了下心神,从腰间取下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色袋子。

这正是“储物袋”,看着手中巴掌大小的储物袋,冥冥中仿佛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一般,东方白心神一动,只见储物袋的口子瞬间打开。

顺着储物袋的口子向里面看去,只见储物袋里的空间大约有一平方左右大小,简简单单放着几件物品,一柄剑一样的法器,十来颗灵石,三个玉制的瓷瓶,几块玉简,一件杂役弟子的长袍服饰和几件寻常的衣服。

储物袋里就这点东西,显得颇为寒酸,倒是东方白饶有兴趣的一个一个拿起来仔细的观察和研究。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左右,东方白已经将储物袋里的东西看完,随后从三个玉瓶中挑出一个瓶子,打开瓶口,倒出两颗丹药。

仰起头直接服下一颗,而另一颗却被他捏碎,倒了一杯水放入其中,等到丹药融化后,他然后将这杯药水开始在自己身上受伤的地方抹擦。

原来这两颗丹药是居然“金疮丹”,专门治疗修炼者的一些跌打扭伤,既可以外敷也可以内服,东方白今天虽然没受多么严重的伤势,但也浑身疼痛,抹点丹药止痛,这样伤势恢复的速度也会快一些。

将身上所受伤的地方都抹擦一遍后,东方白从储物袋里又拿出了一块玉简,将玉简贴在额头,玉简里的内容便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喃喃的说出三个字。

“纳气决。”

第四章 熟悉的物品

东方白脑海中此刻显示出一篇名为“纳气决”的功法,这篇功法的内容不多,也就一千字左右。

“纳天地灵气聚己身,吐自身浊气于混沌,天地之间,五行为基…………等等。”

不出半个时辰东方白便看完了这篇‘纳气决’的内容,对此功法的内容,记忆中是非常的熟悉,毕竟这具身体从入门到如今,一直都在修炼这篇功法。

纳气决,是长生宗一种普通的内心功法,只要是进入长生宗的杂役弟子,都会开始学习这部修炼功法,算得上是普通的大路货色。

东方白本就是孤儿,没什么实力背景,只能修炼此便宜功法,而那些家世不错的弟子,家族都会寻到上好的功法让族内后辈修炼,所以有背景的弟子和普通弟子在修炼资源上就已经有很大差距。

此刻东方白将“纳气决”的内容看完以后,便把玉简放进了储物袋里,至于其它的东西早已了如指掌,从醒来后这储物袋里的所有东西他都看了不止一遍,而这’纳气决’是看的最多的,毕竟这是内功心法,多看几遍说不定能领悟什么。

而那柄剑一样的法器,其实就是宗门分发给杂役弟子的低阶法器,法器等级分为低阶、中阶和高阶三种,虽然这柄剑只是最低阶的法器,但也比世俗的武器强了很多倍,无论是吹毛断发、斩金截玉还是削铁如泥都是轻而易举。

还有那件杂役弟子的灰色长袍服饰,其实这件长袍如果按等级来说的话,应该也算得上一件防御法器,这长袍可是寻常的水火不浸,穿着它也不惧天冷天热气候的变化,自身的体温都保持在一个正常值,就连寻常的刀剑也是完全砍不破,可见修炼者的手段神奇无比层次不穷。

至于那几个玉简,除了刚才记录’纳气决’的那块以外,剩下的都是记录着一些人文地理、药草、奇兽等等一些知识,而那三个玉瓶中除了装‘金创丹’的玉瓶外,其它的两个都是空的,不过东方白知道那两个空玉瓶里原本装的是‘聚气丹’,丹药在以前修炼的时候早已被服用了而已,除此之外还有十二块灵石,这就是他如今的所有家当。

打量了一番后,东方白将储物袋收起来挂在了腰间,神色平静,然后盘坐在自己的床上,准备开始修炼一番。

杂役弟子一般除了做任务以外,其它的时间如果没事的话都是在苦修。

‘内视术’是’纳气决’中的一种简单的小法术,作用是可以观察自己身体的内部的经脉和丹田,只要修炼境界到纳气一层就可以施展。

此刻东方白神情专注,运用‘内视术’,神识内敛,开始向着自己体内看去,这一看居然吓了东方白一跳。

“这是”东方白嘴里愕然道。

此刻在东方白的丹田最中央,居然漂浮着一个一寸左右大小的淡青色“葫芦”,葫芦小头朝上并没有开口,好像浑然天成一般,此刻泛着朦朦的青色光晕,显得很是神奇。

最让东方白震撼心神的是这个青色葫芦,他非常的熟悉,这是他还没穿越过来的时候,在曾经的“神州”大地上,陪伴了他二十多年的一个饰品。

这个青色小葫芦,他从小就一直带在脖子间,记得小时候,他非常喜欢一部名为‘葫芦兄弟’的动画片,特别喜欢里面的神奇葫芦。

而东方白的母亲对他又很是溺爱,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个青色的小葫芦送给他,东方白非常的喜欢,从此东方白就将这个青色葫芦当成挂坠带在脖子上,从未解下来过。

而如今这个青色葫芦居然出现在自己的丹田中,这让东方白很是惊讶,因为自从醒来之后,他便开始熟悉这具身体,就前两天还用‘内视术’查看过自己的体内,那个时候丹田中也并没有这个小葫芦,丹田里也没有任何异常。

而今天这‘小葫芦’突然的出现,这让东方白十分震惊。

不过东方白两世为人,心境早已很是成熟,虽然小葫芦的出现让他很是不解,但是他并没有显得多么的急躁,反而沉下心来思索。

片刻间他便心如止水,开始仔细回忆今天的种种,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今早首先是跟钱百万一起去劈柴,不一会先是去了一趟茅房,然后…………”今天所做的事所接触的人和去过什么地方等等,所有画面都在东方白的脑海里一一呈现。

片刻后。

“也没什么不对呀,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就再回忆一下昨天跟今天对比一下,反正这两天都是劈柴,所做的事情基本一样。”

过了许久。

“昨天跟今天的一切都差不多呀,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

东方白很疑惑。

“咦!对了,”

“昨天和今天唯一不同的是,陈康三人来过,难道跟他们有关?”

东方白开始使用排除法,将最近这两天自己所不一样的事情一一对比,哪怕是去茅房的次数也不放过。

“对了,是受伤,自己的身体今天唯一跟之前不一样的就是受伤了,难道青色小葫芦的出现是因为受伤的缘故?”

东方白想到此处,立马再一次观察自己的体内,仔仔细细一看之下还真的发现了不同之处。

此刻在自己丹田中央青色小葫芦,葫芦口的位置居然往外冒着一丝淡淡的土黄色的灵力,这一丝灵力比头发丝还细那么几倍,如果不仔细查看的话完全看不出来。

青色小葫芦并没有开口,却不知道这一丝灵力是如何冒出来的,只见这土黄色的一丝灵力向着身体的经脉中流去,在进入经脉中后便消失不见,像是融入到经脉里一样。

此刻东方白全神贯注的观察着自己的身体每一个地方,一丝丝灵力融入体内,还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白觉得自己后脖有些酥麻的痒,便下意识的挠了一下,这一挠居然发现了不同。

他记得很清楚,后脖这个地方今天在跟陈康三人扭打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打了一拳,回来的时候,那一块还是肿着的,此刻居然好像恢复了一般。

想到此处东方白立马起身,在屋里找到了两面铜镜,然后两手拿着,折射的照在自己后脖受伤的地方。

后脖那一处皮肤居然完好无损,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就连汗毛好像都是原来的样子,看不出丝毫有受伤的痕迹。

“金创丹,肯定没有这么快的恢复速度,”东方白一边观察后脖一边嘴里肯定的念道。

东方白双眉紧皱,心里却有一丝大胆的猜测,但还需要多多印证才能确定。

随后他又盘坐在床上,施展出‘内视术’开始观察青色小葫芦和自己的体内的变化,每过半个时辰便起来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外部,就这样来回折腾,一直持续了大概三四个时辰左右。

就在东方白伸了个懒腰正准备起来的时候,这时从外面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东方白,在不在。”

第五章 再回任务地方

此刻在东方白住所的小院石桌旁,两个少年相对而坐,一个身形是身宽体胖,另一个是皮肤略黑体型消瘦。

这俩人正是东方白和钱百万。

先前,东方白正在仔细观察和体会自己身体内的奇怪现象,没想到钱百万突然到来,只能将心底各种疑惑埋在腹中后,便起身打开院门,将钱百万迎来进来。

“这两天咱俩多小心着点,那陈康阴险着呢,今天在咱俩这没讨到便宜,还被你偷袭了,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钱百万对着东方白小心翼翼提醒的说道,不过他的样子有些滑稽,依旧是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不过那本来肿着的眼睛,却比刚受伤的时候好了许多,想来是回来之后,他也是服用和抹擦了恢复伤势的丹药吧。

其实不用钱百万提醒,东方白也会格外的注意,以他两世的丰富阅历,肯定知道得罪陈康这种人的后果,这种‘纨绔’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

“嗯,的确得多加防范,陈康这种人也不会轻易就这么放过我们俩的,对了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东方白关心的问道。

“嘿嘿,没事,我皮厚,这点小伤不要紧,哎呦!痛。”

钱百万本来想假装伤势不重,没想到笑了一下扯到了那只受伤的眼睛,瞬间龇牙咧嘴的。

“哈哈,让你装,扯着伤口了吧,完了那剩下的那些木头我去劈完吧,你就先好好养伤再说。”

东方白微笑说道。

“你一个人去?,万一在遇到陈康等人怎么办,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好歹有个照应。”

钱百万不放心的说道。

“没事,我趁着傍晚的时候再去,那个时间段,他应该不可能专门来找我麻烦的,再说今天王执事又罚了我们每人两件任务,还有五天就到月底了,陈康也应该抓紧完成这个月的任务量才是首要的,哪还有时间来找咱们的麻烦。”

东方白缓缓解释道。

“嗯,也对,哎!都怪这陈康,害的咱们又得多做两件任务,本来咱俩今天劈完柴后,这个月的任务量就完成了,剩下的时间可以好好修炼一番,没想到却出了这么个事,他奶奶的。”

钱百万想到被多惩罚的两件任务,不由的心中气愤,咒骂起陈康来。

灵石对于修炼者而言那是非常重要的,东方白入门三年,每月完成任务后,有三十块灵石奖励,然后除掉修炼所用,他的储物袋里也就只攒下了十二块灵石。

可见其囊中羞涩。

在修仙界,无论丹药、法宝、药材等等,都是以灵石作为通用货币交易的,可见灵石对于修炼者的重要性。

随后两人又相互探讨了一下修炼上的问题,东方白也乘机多了解了一下有关于修炼者,他所不知道的一些事情,毕竟一个人的所知所见和所闻是有限的,多知道一些总该没有坏处。

在他曾经的那个‘神州’世界里有一句人人皆知的俗话,叫做“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东方白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

两人就这样聊着天,大概一个时辰后钱百万才离开,离开的时候还叮嘱东方白,一定要小心的。

其实俩人从入门的那天认识后,就一直关系不错,这钱百万的单纯和无邪,可是东方白最为瞧得上眼的,特别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这种性子的人可不多了。

钱百万离开之后,东方白本想继续研究一下体内的特殊变化,但是在看到夕阳已经挂在山尖,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落的时候,便知道时候不早了,得先去将把劈柴任务完成了再说。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方白便向着土峰而去,堆放木头的所在地在土峰的半山腰后面的一处地方。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东方白便到了这处地方,这里跟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在不远处还堆放着三摞木头截,那一摞大概有三百多斤,三摞的话大概将近一千斤。

这劈柴的任务,本该是一个人劈完两千斤木头就算完成任务了,但是东方白和钱百万是一起的接的这个任务,所以就变成了四千斤,之前钱百万一个人差不多就完成了四分之三的量,可见修炼者的身体跟凡人相比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东方白走到木头堆旁,拿起那把大斧头,将一个跟小腿粗细差不多的木头截拿起来,竖着立在地上,然后双手握紧斧头把将斧头举到头顶高度的样子,用力向着木头劈下,只听到“咔嚓”的一声,那截木头便成了两半落在两旁,然后东方白又把这两个劈开的木头截拿起来继续劈成两半,这才算劈完一整根木头。

随后这样的动作一直持续着,只听见“咔嚓,咔嚓”的声音在那里连续不断。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以后,那原本摞着的三堆木头截,此刻已经消失不见,那劈好了的木头,东方白早已将其装在了一个空间很大的储物袋里。

这个储物袋叫做任务储物袋,是宗门特制的一种储物袋,跟平常的大家自己用的储物袋并不一样,是”任务殿”发下来的,上交任务的时候只需将任务储物袋交上去就可以了。

这个任务储物袋只有接任务的人和任务殿里的那两个执事可以打开以外,其它的任何人都是打不开的,上面可有着特殊的印记和阵法,如果强行打开的话,这个任务储物袋就会自毁,不过在长生宗内,还没有哪个弟子敢去强行打开不是自己的任务储物袋,哪怕是偶然捡到的,也会乖乖的上交任务殿的。

这个任务储物袋本来是在钱百万身上,不过下午的时候便交给了东方白,毕竟这个劈柴的任务是他们两个人共同接的,所以只有一个任务储物袋。

此刻东方白将所有劈好的柴都装在了那任务储物袋,将储物袋挂在腰间,抬头看了看刚黑不久的天空,只见寥寥几颗星光闪烁。

这两个时辰不间断的劈柴,东方白虽然是修炼者,但也感到一阵疲惫,转过身向着不远处那个阁楼走去。

那个阁楼本就是给劈柴的弟子们,临时提供的一个休憩地方,里面有着三张竹子制成的躺椅和一张红木做成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紫砂茶壶和几只杯子,是专门用来喝水喝茶的。

东方白进入阁楼后,先是向着某一个地方走去,那个地方放着火石,现在已经是天黑,虽然修炼者的视力都比较好,但是他还是习惯将屋子点亮起来。

就在东方白刚拿到火石,准备点着火光的时候,却是双耳微微一动,将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身体轻轻移动了几下,隐藏了起来。

而这时在阁楼的外面,传来了一男一女两道声音。

“齐云,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我不想去,也不会去的。”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显得有些恼怒。

“嘿嘿,燕师妹,您就赏个脸去一趟呗,其实我也不想缠着你呀,可是你不去的话,陈师兄那边我没法交代呀。”

一个男子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回答道。

而这道男子的声音居然让躲在阁楼中的东方白感到有些熟悉。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奇热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