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你是我一生一次的认真慕凉夏薄彦初在线阅读

你是我一生一次的认真慕凉夏薄彦初在线阅读

作者:白居过隙

类型:言情

大小:9MB

时间:2018/11/09 09:25:14

内容概述:《你是我一生一次的认真》是作者白居过隙所最新创作的...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1259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你是我一生一次的认真》是作者白居过隙所最新创作的一部都市虐恋小说,主要讲述了慕凉夏和薄彦初之间的爱恨纠葛...慕凉夏很爱薄彦初,可是在薄彦初心里只有另一个女人,所以他们的婚姻注定是一场悲剧...

你是我一生一次的认真慕凉夏薄彦初在线阅读

第一章  出轨现场

从昏沉中醒过来,慕凉夏的头很疼,真的很疼。

一切都仿佛是她做的一场噩梦。

她记得她和陆思远在一辆车上,突然,车胎打滑撞到了……

唰…….

急诊临室病床边的帘子被人大力的拉开。

抬头就慕凉夏看到的怒气冲冲的薄彦初,一瞬间刚刚面临过死亡的恐惧,以及最后一刻想念他的委屈,各种情绪都涌了上来。

凉夏眼眶微湿,“彦初,你来了……”

那人不接她的话茬,黝深的眼底蕴含冰冷的杀气,下一秒慕凉夏的脖颈就被一双大手卡住。

“咳咳,彦初,你要干什么?”

“慕凉夏,你还要装傻到几时?我不止一次的提醒过你,离那个男人远一点,你竟然敢背叛我,跟陆思远私奔?”

这样的指控,让慕凉夏胆战心惊,“彦初,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薄彦初的大手一点点用力,淡漠的眸渐红,那人眼中的恨意,一瞬间就刺痛了慕凉夏的心。

慕凉夏胸腔激荡,声音止不住的发抖,“不要,彦初……我什么都没做,这一切……”

“没做?呵呵,你还想跟陆思远做到什么程度?”

薄彦初手上的力道松了一些,环住了她的腰动力的一捏。

慕凉夏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抖,薄彦初冷笑,“才这样就受不住了?慕凉夏你敢背叛我,这样的惩罚还是轻的。”

慕凉夏气的脸色涨红,“薄彦初,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到底是谁过分?看来这个女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伸手开了挂在不远处的电视,不甚温柔的提起慕凉夏的衣领,“瞪大眼睛看清楚了,贱人!”

“今日,峄城高架桥入口处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撞断护栏,与对面急驶的车发生碰撞,车中有一男一女,目前已经送往医院。”

“据悉,女方是本市商界传奇薄彦初的结发妻子慕凉夏,男方有媒体称是三个月前跟薄太太传过绯闻的某男子,此次车祸,不知是何情况,具体事宜警方仍在调查中……”

新闻播完,薄彦初狠狠的将手里的遥控器掷了过去,发出嘭的撞击声。

“好一出荡气回肠的出轨现场。”

慕凉夏抓着他的手臂,手指因为激动微微的发着抖,“我没有,彦初,你相信我。”

“我让你晚上不要出门,你为什么去见了陆思远?”

“我有事……”

“有事,不能跟自己丈夫说的事,要跟一个外人说?慕凉夏你真是越来越能耐了。”

“丈夫?你现在说是我的丈夫,但你这些年有没有做到一个丈夫的职责?”

这个女人做对不起他的事在先,事后还要跟他说他做丈夫的不称职,难道那个陆思远就称职了?

薄彦初胸膛起伏,高高扬起的手来。

凉夏瑟缩了一下,“薄彦初,这里是医院。”

“你也知道要脸?”薄彦初掐住她的下颚,“你是在我这里得不到满足,就随便什么人都要吗?陆思远那种人的床你也要爬?呵呵,这张脸看起来还真是我见犹怜。”

凉夏明明刚刚出了车祸。

但她此时的感觉是刚从一个噩梦里醒来,又迅速被另外一个噩梦魇住。

看到这样剑拔弩张的情况,保镖们训练有素的将外面的一层帘子拉上,几个人把这个地方层层围住。

“薄彦初,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让我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

“呵呵,死?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慕凉夏伸手推在薄彦初的胸膛,“我这两年来,难道还不够生不如死?你我之间,永远都有另外一个女人。”

“闭嘴!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提她。”

慕凉夏胸中一痛,他心里,最放不下的还是左青。

第二章  意外怀孕

“不配?薄彦初,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才是你的太太,你现在指责我?你给了我作为薄太太应该拥有的尊严和尊重了吗?我怎么做都比不上那个死去的女人。”

“呵呵,尊严,你这种女人也配谈尊严吗?如果不是你,青儿也不会死,你这种恶毒的女人不配提她。”

耳边响起薄彦初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那声音落在凉夏耳朵里,时远时近。

近的铿锵有力的砸在她心上,鲜血直流……

“我这么多年的付出在你眼里都是不配对吗?薄彦初,那件事不是我……”

他英俊冷漠的脸冰冷的贴着她满是冷汗的脸颊,“都是因为你,当年耍手段接近我,然后逼着爷爷让我娶你,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青儿,逼的青儿远走他乡,最后飞机失事。”

“左青左青,又是左青,薄彦初,你扪心自问,我对你的爱比她少吗?你为什么宁愿惦记着一个死人,也不愿意珍惜活着的人。”

慕凉夏胸中激荡着无数的酸楚和无奈。

与左青对比,她就是一文不值的蚊子血,而那个女人就是薄彦初心头永远不会变色的朱砂痣。

“在我和青儿的感情里,你才是那个卑劣的,不折不扣的第三者,所以,你怎么好意思把我们两个的感情跟你的相提并论,你配吗?”

慕凉夏捂着胸口,这颗心已然为了薄彦初,碎的无法再修复了。

“你若是忘不了她,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难道就是为了报复我吗?”

薄彦初看着她冷哼一声,“你说对了,青儿死了,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两年的折磨够久了吗?既然我无论如何努力都换不来你一颗真心,那算了吧,我放弃了,不再恬不知耻的缠着你,我们离婚吧。”

薄彦初眸中怒意更盛,“我们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成了你是主导?你是想从我这离了婚,得到一笔报酬,然后转头就投入陆思远的怀抱?”

“我找陆思远不过是向他询问一些事情,我的事但凡你有心思管,我会沦落到向一个外人求助吗?”

薄彦初冷哼一声,“我看你是不见棺材落泪,你的卡里下午的时候多了三百万的进账,你认是不认?项目资料泄露也是从你的邮箱里发出去的,你认是不认?”

“现在又想随便找个理由来糊弄我,慕凉夏,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凉夏试图解释,被薄彦初冷冷打断。

“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我查不到你吗?可惜,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跟了我两年,不知道在我这里,背叛是什么下场吗?”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陆思远只是我的师兄,我们也从来没有聊过工作上的事……”

薄彦初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慕凉夏,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陆思远所在的公司是什么公司,你不知道??呵,你为了三百万就出卖了我,三百万包括爬上陆思远的床吗?”

慕凉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骨子里的那一点点倔强驱使她的泪没有掉下来,“我没有……你知道,我爱的人是你,从……”

被保镖拦在外面的医生打断了她的话,“你这是在干什么?病人现在有孕在身,你们不要乱来。”

不多时,薄彦初冷着一张脸从帘子后头出来。

女医生愣住,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好看了,她还以为这样的阵势,里面是个凶神恶煞的角色。

尤其是那双眼睛,深色瞳孔,好似一汪泓泉,透着七分凉薄,三分淡然,往医生身上扫上一眼,竟让人有几分寒意。

“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说病人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

薄彦初惜字如金,“报告给我。”

医生不敢不回,“是六号床位的慕凉夏,车祸送进来的,好在福大命大,孩子没什么事,不过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薄彦初伸手接过那张单子,垂眸看了一遍,“检查不必做了,现在,就送她去做人流。”

听到外面的对话,慕凉夏从欣喜瞬间如坠冰窖,跌坐回病床上。

他说什么?

第三章  为了孩子

“彦初,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有孩子了!”

结婚两年,她终于怀上了薄彦初的孩子。

前一刻慕凉夏还欣喜若狂,她身体不太好,一直没有怀孕,这段时间内分泌失调,例假好几个月都不准了,她也没往别的方面考虑,没想到,真的是怀上了。

“这个孩子是你的,你怎么能打掉?”

薄彦初挥了挥手,示意保镖们都让开。

眼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仿佛每走一步,就踩碎慕凉夏的一个。

“我问你孩子是谁的了吗?你心虚什么?”

慕凉夏坐在床上,一点点的往后挪,刚才薄彦初的那句话,她听的一清二楚,他要她打掉孩子。

这不可能。

“慕凉夏,从你嫁入薄家的那一刻起,你的所有决定都不是由你说了算的。”

“彦初,这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我慕凉夏对天起誓,我此生此世只有你一个男人,我爱的只有你——”

“够了,别再拿那些话恶心我了,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么?这个孩子不能留,你是想让他时时提醒我,你背叛我的事情吗?”

“我没有,没有。”

“带走。”

黑衣保镖们得令,上前来扯慕凉夏。

慕凉夏挥手挣脱开,“让开,我还是薄太太,你们敢碰我一下试试。”

薄彦初耐心用尽,走上前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人拽下了床。

慕凉夏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她顺势抱住薄彦初的大腿。

泫然欲泣的仰头望着薄彦初,“彦初……求你,留下这个孩子。”

她的爱情已经葬进婚姻的坟墓,虽然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这也是她这两年来殷殷期盼的小生命。

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自己的孩子,就算薄彦初不爱她,她也想留下这个孩子,毕竟,这个孩子身上流着她一半的骨血,以后是她最最亲近的人。

薄彦初俯身,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不、可、能。”

“让我留下孩子,我来养,我愿意放弃薄太太的身份。”

薄彦初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凉夏,仿佛自己刚才听到了一个笑话,“我们两个的婚姻,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还有,你就这么想要留下那个野男人的孩子?”

突然平地一声雷,突兀的声音出现在急诊室的临时病房里,“姓薄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事故的另外一个“绯闻主角”,坐在轮椅上亮相了。

他显然比凉夏伤的重,凉夏隐约记得发生事故的时候,陆思远挡在了她的前面,才让她这会没受什么严重的伤。

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兄,你的伤……”

额上还包着纱布,脸上也有不同程度的擦伤,陆思远向凉夏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没事,凉夏,你嫁给薄彦初这些年,他就是这么欺负你的吗?”

薄彦初睥睨着陆思远没有吭声,慕凉夏有些心慌的扯了扯他的裤子,“彦初。”

“你是慕凉夏什么人?我们夫妻说话,轮到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吗?”

原本应该嘈杂的急诊室,因为薄彦初的这种气场,病人以及病人家属,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生怕得罪了薄彦初,以后在峄城都混不下去。

“陆思远,事情有胆子做,就要有胆子承担后果,你做好让陆氏破产的准备了吗?”

说完,再也不看陆思远一眼,一把扯过凉夏,丝毫不顾及她的伤势和孕身。

他冷冷的盯着凉夏,“和陆思远没有关系,呵。”

凉夏腿脚一软,险些跌倒,她脸色褪尽,张了张嘴,却感觉好像被人扼住喉咙,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第四章  告状求情

 薄彦初就这样拉走了慕凉夏,他的脸色着实吓人,凉夏一路上战战兢兢,也不敢反抗。

出了医院。

薄彦初直接将凉夏甩进了车子后座。

慕凉夏缩在角落里,不愿去招惹这个时候一身戾气的薄彦初。

“过来。”

慕凉夏动了动身子,却没往前挪动半步。

“现在知道怕了?刚才讽刺我的时候,不是很有底气吗?”薄彦初满脸寒意。

凉夏双手环住肚子,一声不吭。

“慕凉夏,你明知道我爱的是青儿,还要耍手段嫁给我,已经足够恶毒,但我没有想到,你不但不知悔改,在我这里得不到安慰,转眼就勾搭上了别人。”

“我没有,她……”

薄彦初打断她提左青,“和青儿比,你配么?”

又是左青!

说来说去,他还是不相信她。

慕凉夏可悲的笑了笑自己,她现在就属于典型的活人争不过死人系列。

爷爷当时觉得,嫁给薄彦初之后,他就会收心,可其中的苦,只有她一人知晓。

见她苦笑不语,薄彦初莫名烦躁,扯着她的手腕将她拉至胸前。

“啊……”

他眸色冷凝,温热的大手突然就盖在了她的肚子上。

慕凉夏立马心跳加速,“你要干什么?”“打掉这个小东西,有很多种方法,你要不要试试最直接的?”

慕凉夏推开他的手,想要往后躲,可那人钳制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这个孩子就是你的骨血,你若是执意不留他,我就告诉爷爷。”

薄彦初扶着她柔软的腰肢,用力一带,随后捏紧了她的下巴。

“你敢!”

慕凉夏坚定的眼神,直视他的眼睛,“为了孩子,我敢。”

“爷爷如今在国外养病,你那些肮脏事如果我不是我让人压着,早就传到他老人家的耳朵里了,你觉得你这个时候找爷爷求情,爷爷会站在你这边吗?”

“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孩子是你的?可以等生下来,去做DNA比对。”

生下来?慕凉夏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这分明就是她为了留下这个孽种,想出来的缓兵之计。

薄彦初一把卡住慕凉夏的脖子,“慕凉夏,你就一定要跟我对着干是吗?”

随后他板着脸,冷道:“你这是自己找死!”

说完这句话,凉夏想要拉开车门跳车,可她哪里快的过薄彦初。

薄彦初一只手拉住她的手腕,另外一只手,五指大大的张开,死死按住凉夏的肚子。

慕凉夏开始大叫挣扎,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过才两个月,胎都不稳,薄彦初这样,真的是不给她留活路。

“薄彦初,你放开我,混蛋,放开!!”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薄彦初看了一眼,脸色迅速变了。

因为屏幕上显示美国爷爷居住宅邸的电话。

慕凉夏捡回一条命似得,抱着胳膊靠车门坐着,昏暗的车内灯光下,映衬着男人峻峭的脸,可一双眼睛透着莫测的光,深浅难测,投过来的目光也像带着锐利的刀锋,都割在她身上。

挂断电话,薄彦初嗤笑道:“我警告过你不要告诉爷爷,什么时候通知的那边?动作挺快的。”

慕凉夏将脸转到车窗方向,“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为了留下肚子里的孽种,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我告诉你,你若是把爷爷气出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偿命!”

他说的是“你们”不是“你”,恐怕这事也牵扯到了陆思远。

可背叛,还有泄露商业机密的事,真的不是她做的,又有谁想要置她于死地呢?

还有突如其来的刹车失灵,这些都让凉夏越来越不安起来。

她不相信这是陆思远设的局,或许她和陆思远都是旁人手里的棋子而已。

而且这一切肯定跟当年的那起事故有关系,她本来想通过陆思远查一下当年的事情,没想到紧接着就出了这么多的事。

“慕凉夏,别以为找来爷爷,我就会放过你们。”

薄彦初盯着她的肚子看了片刻,刚才被他按的肚子还在闷痛,凉夏下意识的往后退。

“薄彦初!”

薄彦初神色阴沉,“这段时间你最好安分一点,等我找陆思远算完了帐,再收拾你。”

回应慕凉夏的只是狠狠的摔门声和男人头也不回离去的背影。

他甚至不愿意和她坐同一辆车。

她可以忍受薄彦初的冷酷无情,可以忍受他始终忘不了左青,但她不能忍受他对孩子的残忍。

不。

慕凉夏缩起身子,抱紧了腹部,她一定要想办法保护这个孩子。

第五章   薄少薄情

慕凉夏被司机带回了锦安别墅,那天之后接连几天,慕凉夏都没有见到薄彦初,但她知道,薄彦初就在别墅里。

她知道,就是今天,薄彦初一定会离开。

因为今天是左青的忌日。

这个日子,是她逃跑的唯一机会。

如果她留在这里,恐怕等不到爷爷回来,薄彦初就会对她肚子里的下手。

慕凉夏准备了好几天,记住了佣人的习惯性路线,这才小心翼翼的躲避开佣人的视线。

可她没想到,盯着薄彦初离开时机的,不只她一个。

刚溜出薄宅的后门,慕凉夏还来不及做什么,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口鼻,“唔呜唔——”

薄彦初……

直到昏迷前一刻,慕凉夏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那个冷漠寡情的男人。

可他,回来救她么?

……

慕凉夏缓缓的睁开眼睛,甫一坐直身子,就天旋地转。

四周很暗,耳边隐隐听到海浪的声音,唯一的光源就是不远处墙壁上那几个巴掌大小的小洞。

她一边揉着自己发晕的额头,一边伸手覆上自己的小腹,那里有些闷痛,但状况还好。

她撑着墙站起来,垫脚顺着小洞望出去,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这里是海边,到底是谁将她带到了这里来?

此时,那扇生了锈的大铁门,吱嘎吱嘎缓缓开启,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灰色风衣的男人,因为在暗处,慕凉夏眯起眼睛也没有瞧清楚这两张脸。

“太太,是您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帮个忙?”

太太?

这两个人称呼她太太?

难道是薄彦初的人?

是了,薄彦初是谁,做任何事情,都要做在事情发生之前,尽善尽美。

昨天她威胁他说要告诉爷爷她怀孕的事,如果孩子是他亲手拿掉,又或是在薄家出了事,薄彦初自然不好交代。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

那两个人嘿嘿一笑,看着她的肚子露出猥琐的笑容。

慕凉夏护着肚子往后退了两步,“你们是薄彦初派来的是吗?目的是要拿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那两个人没有否认,径直走了过来。

凉夏猜到了是一回事,证实了又是另外一种心境。

没想到真的是薄彦初。

他真的是恨毒了自己,而且算准了她今天会逃走,就假装绑架,来拿掉她的孩子。

然后在爷爷面前把这些事推的一干二净。

又能去掉眼中钉,还不被爷爷责备,一举两得。

他的所有算计中唯独不在乎她,不在乎她是否同意,不在乎她是否伤心。

“你们不要过来,我要见薄彦初,就算要拿掉孩子,也让他来亲自动手。”

“太太,我看还是不必少爷动手了,少爷说了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说着那两个人朝慕凉夏走了几步。

“救命啊,救命,你们不要过来。”

“太太,您还是省点力气不要喊了,这里是偏僻的海边,不会有人听到的。”

“不要,不要,”慕凉夏倒退着,知道脊背贴近冰冷的墙壁,“你们放过我吧,我可以离开峄城,再也不回来,我可以给你们钱,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太太,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放过你和你肚子里的孽种,少爷就不会放过我们了。”

另外一个男人,瞧着暗影里慕凉夏眼放精光,“少爷说要好好惩罚惩罚你,竟然敢给少爷戴绿帽子。”

那人说着,飞扑上前,眼看着就要碰到她。

慕凉夏的退无可退,又逃不出去,受到惊吓的她开始连声哀求,“让我见薄彦初,要杀要剐也都由着他,不要这样对我。”

“这可由不得你了。”

“啊——!”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原创书殿”,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