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爱你唯情可解沈小初厉斯年by七月喵在线阅读

爱你唯情可解沈小初厉斯年by七月喵在线阅读

作者:七月喵

类型:言情

大小:12.3MB

时间:2018/11/09 09:11:50

内容概述:《爱你唯情可解》是作者七月喵所写的一部都市虐恋小说...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2268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爱你唯情可解》是作者七月喵所写的一部都市虐恋小说,主要讲述了沈小初和厉斯年之间的爱恨情仇...沈小初没想到三年后的重逢会让自己再一次陷入深渊,而这一切都是拜厉斯年所赐...

爱你唯情可解沈小初厉斯年by七月喵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不是你想的那样!"沈小初看着厉斯年越来越黑的脸,立马慌张的解释道.

沈小初没想到会被厉斯年看到药片.

来港城之前她路到一家药店,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情,买了一些避孕的东西.

一方面,为了弟弟她只能选择妥协.

另一方面,沈小初从心底里不愿意去生这个孩子,她害怕又重复当年的悲剧.

沈小初浑身颤抖着,她害怕.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导致厉斯年再对弟弟动手.

沈小初不敢想象事情的后果……

"表面上答应协议,背地里玩这种小把戏,呵!"厉斯年拿着药片的手微微收紧,森冷的目光落在沈小初的脸上.

"不是的!我......"沈小初一动不动的看着厉斯年,无力的解释着.

"呵,既然你那么爱吃药,现在就把这些药全都吃进去!"厉斯年把药片的药统统挤出来,掐着沈小初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巴,硬塞了进去.

干巴巴的药片,一把塞在了沈小初的嘴巴里.

厉斯年端着桌上的水,拼命往她嘴里灌.

水从嘴里,鼻子里全都灌了进去,呛的沈小初难受的要命.

疯了,厉斯年一定是疯了!

沈小初拼命挣扎着,从厉斯年手里挣脱出来.她弯着身子把药片全部吐了出来,嗓子眼难受极了,剧烈咳嗽着.

沈小初咳嗽完,再也忍不住瞪着他大声吼道:"厉斯年,你疯了吗!"厉斯年拿出手机摆在沈小初的面前.

手机里的画面里,是沈以风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眼神空洞的看着四周,眼神里布满了恐惧.

厉斯年脸色阴沉的吓人,连带着声音都低沉了许多:"你想看他,缺一只手还是缺一条腿?"一只始终不听话的宠物,那就想办法好好调教让她乖乖听话.

沈小初听到这句话像是突然炸了毛的猫,大声尖叫道:"不!不要伤害我弟弟!"沈小初上前一把抢过手机,死死地抱在怀里,像是在抱着她弟弟一样.

"厉斯年,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沈小初跪在地上,朝着厉斯年不停的磕头,一声比一声响.

"不会了,我不会再任性了,我一定会乖乖的听你的话生下这个孩子.""不要伤害他,求求你,求求你……"

如果可以,沈小初愿意把所有会降临在弟弟身上的伤害,全部揽下来.

厉斯年看到这个场景,心里本来应该是满意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点堵的慌.

他一脚把脚边上的沈小初踹开,闭着眼睛道:"别跪我,看着恶心."沈小初受力往后一倒,脑袋直接撞在茶几上,又因为反力作用重重的趴在地上.

疼.

撕心裂肺的疼.

胸腔里抽痛起来,简直让人窒息.

厉斯年说她跪着恶心,沈小初就抓着茶几,借力狼狈的站起来.

她嘴里依旧念着:"不要伤害我弟弟,有什么都冲我来,不要伤害他!"沈小初话音刚落,被厉斯年摔在了床上,压在了身下.

厉斯年看着从沈小初包里掉出来的避孕套,拿起来一把摔在沈小初的脸上,嘲讽道:"贱人,你是在讽刺我的智商还是想跟别的男人苟且?"沈小初疯狂的摇头."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

厉斯年了发狂一般,把她的衣服撕扯开,疯狂的贯穿她!

厉斯年狠狠掐着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对上他的眼睛:"这个孩子,你非生不可!"

第二章

沈小初还记得,他们的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是在她二十岁生日那天.

停电,刮风,老天爷下了港城有史以来最大的雨.

在零点之前,厉斯年冒着风雨爬到她二楼阳台,敲了敲她窗户,从怀里掏出她前段时间看上的一款项链说:"生日快乐."沈小初惊喜的一把抱住他.

他们一起洗完澡躺在床上,突然沈小初翻身压在他的身上,一脸的严肃的问他:"厉斯年,想不想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厉斯年让她从他身上下去,不许闹.

沈小初不听,还故意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厉斯年抱着她一个翻身,就互换了两个人的位置.

沉默,更像是黑夜的里催情剂.

用力的糅合对方在自己的骨血里,是爱一个人最能得到满足的时候.

沈小初记得,那时候厉斯年的眼睛里,像是装下了满满一银河的星光.

现实中越发强烈的疼痛,让沈小初吃痛的嘤咛了几声.

回忆戛然而止,沈小初对上的是厉斯年浓厚恨意的双眸.

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摸了摸厉斯年的眼角,呢喃道:"为什么没有光了?"厉斯年一把按住她的手,用力困在床上,声音嘶哑道:"又想耍什么花样?"沈小初沉默.

她很想说她没有,可是……她说了又有什么用.

厉斯年看着沈小初一副淡然的模样,不由心里一燥.

厉斯年一个挺身,沈小初疼的整个人连带着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折磨……终于结束了.

"你最好一次就怀上."厉斯年冷声道,没有一丝停留的站起身,擦干净穿好衣服,留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这场欢愉更像是一场战斗,非要疼的你死我活彼此才更痛快.

只有冰冷的协议,没有夹杂一丝感情.

剧烈的关门声传来.

床上,只有沈小初孤零零的像个破败的布偶.

她轻轻闭上眼,忍住上涌的鼻酸和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两个月后.

沈小初拿到检查单,脑子里回响着医生说的话.

"沈小姐,恭喜你,已经怀孕一个月了."

沈小初嘴角微微一苦笑,第一时间掏出手机给厉斯年发了短信.

两个月来,厉斯年每周都会定期几天找她.

每次都是残忍的对待,沈小初几乎已经麻木.

拿到怀孕的消息,沈小初整个人松了口气.

终于,只要把孩子生出来,她就可以解脱了.

厉斯年让助理把她接到别墅开始养胎,这是沈小初三年后第二次回到这里.

沈小初刚进门就看到玄关处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她的脸色一沉.

二楼突然传来女人的浪叫声,还一声更比一声高.

下马威吗?

旁边的助理脸色尴尬道:"沈小姐……"

"你回去吧,行李给我."沈小初没有任何表情的接过行李箱,径直朝着二楼去.

沈小初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听到厉斯年跟别的女人欢愉的声音,她承认,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把刀子戳进她的心窝里.

沈小初每走一步,脚步就跟灌了铅一样重.

她知道,这是他羞辱她的方式.

厉斯年是想告诉她,他从来不缺女人!

沈小初路过门口,看了一眼半掩的房门,咬了咬牙再不回头的继续往前走.

她告诉自己,只要生了这个孩子,她和厉斯年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到了安排的客房,沈小初推开房门进去.

反手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瞬间隔绝了外面刺耳的声音.

她的心也跟着这声巨响,彻底沉了下去.

沈小初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般,往后退了几步,身体摔在门上,无力的滑落下来.

"妈咪!"

突如其来的小孩子声音把沈小初吓了一跳.

沈小初抬头就看见一个长得特别可爱的小包子冲她跑过来!

第三章

她警惕的刚站起身,就被小包子扑上了身.

沈小初看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男孩疑惑道."你是谁?"小包子两只小爪爪抱着沈小初的腿,抬起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妈咪,是我呀是我呀!"

小包子认真又坚定的眼神仿佛在期待什么.

沈小初知道,这个小包子肯定认错人了.

她看着眼前软萌可爱的小包子,内心底里不曾触碰的思绪开始泛滥.

如果三年前她的孩子还在的话……也该长到这么大了吧.

下意识的沈小初没有纠正他,而是摸了摸小包子的头,柔声道:"那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个房间里?""我叫厉予余,我在和爸比玩躲猫猫呢."小包子认真的回答着.

小包子的话音刚落,一阵敲门声响起.

"予余,你是不是在里面?"门外是厉斯年的声音.

小包子小嘴一噘:"可恶,又被爸比这么快就找到了."沈小初心里一颤.

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包子就是厉斯年跟别的女人的孩子.

他浑身瘦瘦小小的,脸色看起来也苍白.

三年前,那个保温箱里浑身紫红的死婴猛地出现在沈小初的脑海.

沈小初闭上眼睛,只觉得胸腔被重击了一下,疼痛的让人颤抖.

丧子之痛,如切肤碎骨般.

她倏然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小包子.

小包子对上沈小初的视线,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长得像厉斯年的原因,这个小包子让她很有亲切感.

沈小初心里最后那一丝不甘,被眼前的小包子的天真彻底击碎.

如果她肚子里孩子的脐带血可以救这个小包子的话,那么……能救能救吧.

"沈小初,我知道你在里面,把门打开!"

厉斯年冷漠的声音把她从思绪里拉了回来.

沈小初没有多想,立马打开门.

厉斯年的命令,她现在不能不听.

厉斯年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最后看向抱着她腿的小包子,招了招手."予余,过来."小包子抱着沈小初不撒手:"我要跟妈咪在一起."

沈小初看着小包子一副倔强的小模样,内心下意识感叹着,真的像极了她的性格.

随即她的脑子一怔,立马甩掉了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厉斯年被小包子拒绝了,脸上的面子过不去.

上前就跟拎小鸡仔一样把小包子拎了过去,冲着他屁股就是几巴掌:"谁让你又偷偷从医院跑回来的."小包子嘤嘤的哭了起来:"妈咪,救命啊,快救救我,爸比是个大坏蛋呀."沈小初看到这一幕,完全忘了这是厉斯年跟别的女人的孩子,心里隐隐作疼,劝道:"他还是个孩子,别打了."听到这句话,厉斯年抬头看着她,嘲讽的笑了笑:"沈小初,别忘了,你只是个外人,这是我们父子两的事情!""对,厉总说的对,我是外人."沈小初对上厉斯年恨意的眼眸,僵硬的勾了勾唇,"可是放着生病的孩子在医院不管,跟别的女人在家里的床上啊啊乱叫的,厉总您这父亲做的真棒.""闭嘴!"厉斯年像是被突然激怒的猎豹,一把掐住沈小初的咽喉:,"沈小初,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第四章

厉斯年推开另外一边的女人,两指钳着沈小初的下巴吻了过来。

一股浓重的酒味从他的鼻息窜入她的呼吸里。

沈小初用力推了推,挣脱开,小声道:“厉斯年,你醉了。”

“醉了不是正好,没醉我怎么碰你这种恶心的女人。”厉斯年的手摸着她的腿,伸了进来,扒着她最后的底限。

这不是第一次他对她恶语相加,可沈小初的心脏还是狠狠抽痛了一下。

三年了,他给她毁灭性的折磨。

她想过,重逢以后这个曾经把她宠在手心里的男人会跟她解释,却万万没有料想到是如此绝情冷漠的对待。

沈小初告诉自己,心已经死过一次了,就不要在复燃了。

沈小初按住他的手,警告道:“你别太过分了!”

“过分?”厉斯年嗤笑了一声,一脸玩味的看着沈小初,“这就过分了,那你沈小初做的又算什么?恶毒吗?”

“厉斯年,我已经答应协议了,你还要我怎么做?!”沈小初简直快要崩溃了。

厉斯年抱着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大掌一用力就把**扒到了她的大腿间,戏谑道:“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履行协议吧。”

这个包厢里人不少,厉斯年正好处在一个比较暗的地方。

虽然都在各玩各的,没有人注意过来,但是沈小初还是觉得一股强烈的羞耻感从胸腔里溢出来。

她站起来,拽着裙子把**提好,对上厉斯年恨意入骨的眼眸:“厉斯年,你够了!”

沈小初两只手拽的紧紧的。

她在忍,她一直在忍。

为了弟弟,也为了尽早从这场折磨里逃脱。

可是,她沈小初也是个人啊!也需要尊严!

厉斯年拽着她往沙发上一扔,身体扑了过来,面目狰狞,咬牙道:“沈小初,这怎么够呢?一切才只是刚开始而已。”

他的吻犹如野兽的利齿,一寸一寸撕咬着她的脖子。

他的手像是刀刃,沿着她美妙的曲线游走,一点一点毁掉沈小初的骄傲和自尊。

“厉斯年,你放开我!”沈小初浑身颤抖,她害怕厉斯年真的会当场要了她。

“闭嘴!”厉斯年吼道,动作没有停下。

沈小初的胸前半漏,长裙已经到了大腿间,她甚至已经感受到了他跨间的灼热。

男人和女人原始力量的差距,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推动厉斯年。

“厉斯年,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沈小初咬牙问道。

“做错了什么,呵,沈小初,你还有脸问!三年前我就看清你了!**!”厉斯年双眸猩红,仿佛一头被激怒的野兽。

沈小初紧紧蹙眉,什么意思?三年前,难道不是他对不起她吗?

包厢有人看了过来,兴奋的吹了吹口哨。

厉斯年像是瞬间被激发了野性,大手一伸,毫不犹豫的扯掉了她的**,双腿的灼热瞬间抵住了她。

不要——

沈小初所有的尊严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他真的想这样当众要了她!

这一刻所有的理智不复存在,沈小初猩红了眼,双手用力挣扎着,不,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慌乱间,她竟然摸到了一把水果刀!

她瞬间紧紧攥住了刀柄,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厉斯年,这是你逼我的!

她闭上通红的双眼,带着绝望,咬牙用力把刀送进厉斯年的身体里——

一声吃痛的闷疼声。

鲜血瞬间染红了衣服。

包厢里,一片尖叫的刺耳声。

“杀人了,杀人了……”

第五章

"怎么?难道你想靠着孩子一直留在斯年的身边吗?"于芊芊一脸的嘲讽.

"我没有."沈小初的双手紧握成拳,眸子往下一低,冷然道:"我会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离的远远的,不会打扰你们.""带走斯年的孩子,这样你就可以一直跟斯年联系了,沈小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于芊芊站起身,看似无意的朝着正坐在楼梯上玩玩具的小包子走过去.

沈小初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紧张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不能让你得逞了!"于芊芊恶狠狠的道,脸上的表情阴狠无比.

"就是因为这个小畜生才惹来这么多事,把他解决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没有存在价值了!"话落,她突然朝着小包子狠狠一脚踹了过去!

沈小初不可置信的瞪大眸子,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这个女人,她竟然要杀了小包子!

"啊!"小包子手上的玩具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稚嫩的一声惨叫像根针一样扎进了沈小初的心脏.

沈小初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纵身一个飞扑过去,紧紧抱住了他.

两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摔在了一楼的草坪上.

尽管沈小初一边抱紧小包子,一边护住自己的肚子,撕心裂肺的疼痛还是如期而至.

腹部剧烈的刺痛感,疼的她眼前只有模糊一片的世界.

沈小初抱紧了怀里昏迷过去的小包子,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呼喊着:"救命!救命!快来救救我们……"没多久就有下人跑了过来,沈小初的意识撑到了一个极限,终于彻底陷入了黑暗.

三天后,沈小初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就看见小包子一张放大的脸.

小包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的说:"妈咪,你终于醒了."沈小初揉了揉他的脸蛋,然后视线左右瞟了瞟.整个病房里除了小包子和她再没有任何人.

一种失望的感觉从心底里浮出来.

沈小初意识到这种滋味蔓延的时候,下意识的一怔.

期待厉斯年会来看她?

该死的,她在乱想些什么!

病房门的突然被打开,厉斯年走了进来,小包子被助理给抱走了,整个病房里只剩下她和他两个人.

沈小初能猜测到厉斯年想说什么,救小包子纯属是她下意识的行为,所以……沈小初脑子里那些胡思乱想还没想完,厉斯年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开口了:"为什么把予余推下楼梯?""厉斯年,你说什么?"沈小初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几天没说话嗓子嘶哑着问道.

"沈小初,你的心怎么这么狠!为了不救予余,连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的命都不顾了!"厉斯年大声吼道.

这下沈小初听的清清楚楚的,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笑道:"是于芊芊说的?"厉斯年没有回答,沈小初对上他恨意的眼睛,又笑了笑.

她抬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眼神中空洞一片,轻声说:"对,就是我推的!我不要生出肚子里的孩子给别的女人,所以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厉斯年,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超神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