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唐晚晚靳墨彦小说_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小说阅读

唐晚晚靳墨彦小说_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小说阅读

作者:陵水黎

类型:言情

大小:13.3MB

时间:2018/11/08 17:55:41

内容概述:主角是唐晚晚靳墨彦的小说名叫《靳先生的霸道小姐》,...

手机APP阅读 49095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主角是唐晚晚靳墨彦的小说名叫《靳先生的霸道小姐》,是一部非常精彩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唐晚晚知道靳墨彦对自己并无感情,也知道自己不过是唐家依附靳家的一个牺牲品,可在这段婚姻中究竟是谁最后动了情?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唐晚晚靳墨彦by陵水黎在线阅读

第一章  这就挨不住了

六月的江城,天气变脸比翻书还快。

轰——

从公车上下来,电闪雷鸣不到两分钟,狂风就开始大作,吓得一路上山的唐晚晚不得不加快速度。

可尽管这样,当最后一只脚歪歪斜斜的踏上靳家别墅门口的台阶,她整个,除了怀里的文件夹,仍旧被淋湿了个透!

“……亲……爱……的……”

湿哒哒的衣袖还贴在手腕上。

唐晚晚握住房门钥匙的手下意识的收紧,漆黑的一双瞳孔微眯,视线锐利的落在刚刚揭开了一条缝的门楣。

“不要吊人家胃口了成吗?快点啦!”

声音娇媚……

是他好的那口!

刚刚从雨幕里逃出来的激动没了,唐晚晚抿了抿轻颤的嘴唇,刚想抽回钥匙。

“吱嘎!”

这么豪华的别墅,偏偏这扇门跟年久失修了似的!

脑门瞬间被一股热血侵占,听到里面的娇软的嗓音也同时戛然而止,唐晚晚扭头瞅了一眼屋檐外的瓢泼大雨,洁白的贝齿咬了咬下唇,下一秒,她推门而进。

“……这就挨不住了?”

男人嗓音低沉、惑人,带着暗哑的磁性,如同从弦上新鲜流淌出来的音乐声。

唐晚晚没有关门,微微傻眼的看着欧式长沙发上交叠的两具身躯。

“放眼江城,哪个女人能挨得住靳少你呀!”

唐晚晚手指紧扣在掌心里,看着被压在沙发上的女人,露肩衬衣远远看起来,好像衣衫半褪,露出白皙的肩胛骨和胸前皮肤,充满了邀请的含味。

对方却仿佛没发现她进门似的,娇滴滴的一口台湾腔:“人家快受不了啦!”

“哪里受不了?”

裸露的雪白小臂顿了顿,后轻轻敲打在男人胸前,“靳少,你……讨厌!”

“是吗?”

“……嗯,坊间传闻靳少那方面威风凛凛,人家就是想要……”

想吐!

原本想快步上楼,可脚上一时之间,竟然好像灌了铅似的,挪不动了。

瞧着女人那双白皙的小手臂,耳朵里回味着她暧昧到露骨的指向,唐晚晚脸色一阵惨白,胃里狠狠翻涌。

“……靳少,怎么?”

唐晚晚死死咬住嘴唇,墨黑的瞳仁冰冷的对上突然扭头看向玄关的男人。

半晌,撕开了那层斯文表象的男人忽然勾唇冷笑。

看着唐晚晚,修长的手指却轻佻的勾起身下女人秀巧的下巴,“主动权交给你?”

唐晚晚艰难的吸气,呼气……

两秒后,当陌生女人刚点头娇羞称“好”,唐晚晚怀里的文件夹,也应声,一声脆响的磕在鞋柜上。

“嘶……”

仿佛没看见女人受惊的模样,裸露在湿透了的裙摆下的一双小腿,连脚上的高跟鞋也没换,快步迈向楼梯。

“打扰了别人,连句道歉都不会?”

强忍住心头恶心和难受,唐晚晚又走了两步,才慢慢转身,居高临下看着沙发上视角更清晰的男女,“脏了沙发还需要我花时间去换,该道歉的人是你们!”

“如果我没记错,这套别墅,包括这别墅里每一样物品,都记在我名下?”

唐晚晚眯了眯眼,终于看清楚了从男人身旁探出的女人脸孔。

当红明星,颜容?

“喂!靳少在跟你说话呢!”男人态度不客气,颜容当场也冰了脸,轻斥这无端出现在靳家别墅的年轻女人:“你懂不懂礼貌?”

他所有的女人,都比她强?

唐晚晚嘴角轻微抽搐,“不懂,但我也不需要插足别人婚姻,给有妇之夫当情,妇的颜小姐教我!”

第二章  她想离婚

“你……”

卧在男人身下,前一刻还柔软如水的当红明星,下一秒揪紧了布艺沙发,扭头委屈的看向身上的男人:“靳少……”

“对他撒娇也没用,脑子和嘴都长在我自己身上。”

眼神冷清的扯了扯唇角,对上楼下的两双视线,唐晚晚继续往楼上走,“靳墨彦,玩够了,我在书房等你,要紧事。”

……

楼下好安静!

……

坐在书房窗前,将文件夹里散发着墨香的文件看了一遍又一遍。

十分钟后,唐晚晚抬起头,目光锐利的落在书房门口。

“这么快?”

脚步声带着主人下一秒落入了她的视野,唐晚晚冷嗤了一声,想到刚才两人皆是衣衫不整的样子,细长的手指立即捂住了鼻尖。

男人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刚才凌乱的衬衣西裤,换成一身灰色的居家服。

应该刚洗过澡,额前的几缕半长发正滴着水珠。

顺着水珠滚落的方向,唐晚晚瞅见他突出的锁骨,还有露在居家服面前的大片蜜色胸膛,皆湿漉漉的,不时,还有水珠暧昧的滑入衣服里。

“我快不快,你最清楚!”

唐晚晚眉头紧锁,刚刚无意识的浮想联翩迅速止住。

瞧着嘴角抿着一抹似笑非笑的靳墨彦,慢步朝她走来,她吸气,站起身。

下一秒,手中散发着墨香的文件递出去,面无表情:“看看吧,有不满意的地方,这会儿时间还早,还来得及。”

“离婚?”

不到五秒,两个人的距离贴近得连一米都没了。

手上的文件没有被接走,唐晚晚手指轻颤,咬唇,抬眸,“嗯,成全你。”

“成全我,这种方式?”

男人低哑的嗓音凑近,震得唐晚晚耳膜发麻。

但手中在同一时间一轻。

她眼神微闪,看向文件被刚刚捏过颜容下巴的手抽走,心脏刚要放松,不料,被她辛辛苦苦琢磨了好几天的文件,转瞬间就被垃圾一样的揉成了一团,精准的掷进了垃圾桶:“换个方式。”

“靳墨彦!”

“你不说成全我吗?成全一个人,当然要用他喜欢的方式。”

男人嘴角的弧度充满了讽刺,看得唐晚晚瞳孔紧缩,“非得这样互相折磨吗?”

“互相折磨?”

唐晚晚胸膛高低起伏了几秒,抿着唇没说话。

靳墨彦迫近,讥嘲的凝着她:“怎么,我都没觉得折磨,你嫁给我,委屈你了?”

“……”

“委屈你当初就不该在结婚协议上签字!”瞧着她神情微微恐慌的后退,男人嘴角笑意越肆意,盯着只到他下巴的娇小身躯,“要是忘了,回头好好读读咱们的婚前协议,卧室左边最下面的那只抽屉。”

就算他所有的情分都不属于她,但当他渐渐靠近,她后退得不能再退。脊背紧贴在冰冷的墙壁上,他身上强势的男性气息,仍旧扑面而来。

水珠还没凝固。

唐晚晚紧张的咽下一口唾沫,鼻尖和她一样的沐浴乳的清香,拼了命的往她脑袋里钻。

眼前蜜色的结实肌理晃得她眼睛有点花。

居高临下,紧盯着她尖尖的下巴的一双视线,终于嘲弄的笑了。

“……唔……”

下巴倏地被捏住,往上一提,唐晚晚吓得几乎惊叫出声。

惊惶的视线一阵闪烁,好几秒才落在了一双深眸似乎要盯进她内心深处的靳墨彦身上。

不光修长挺拔的身躯很能吸引女人,那张脸,更是不同寻常的出类拔萃。

可此时此刻……

下颚骨传来刺痛,唐晚晚艰难的哼声:“你放开我!”

压迫在她身前的身躯,更近了两分。

唐晚晚甚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胸膛传来的热度,她伸手推他:“靳墨彦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你……”

第三章  唐晚晚,你,很好

两秒。

暧昧的热气熏得唐晚晚脸皮子通红,连脖颈都染上了一层绯色。

她心跳加速,不敢置信的瞪着似笑非笑的男人,忽然加大了手中的力道,“你走开!”

“你是我的妻子,我往哪走?”一条长臂搭在了唐晚晚身后的墙上,居高临下,好像将她锁起来了似的。

唐晚晚一阵心惊肉跳。

男人余下的另外一只手,瞅准了机会,顺利的掐住了唐晚晚宽大的家居服里不足盈握的细腰,甚至坏心的在她颤抖的皮肤上狠狠捏了两下,“刚才打扰了我的好事,现在是不是该补偿给我?”

“我……”

说不出话来,唐晚晚只得努力试图从男人的禁锢当中挣扎出去。

“唔!”

紧贴在冰冷墙壁上的身躯一僵,唐晚晚不敢置信的瞠目,“靳墨彦……”

家居服领子宽大,从衣领探进去的大手半分没客气,直接控住了一边柔软。

眼看着唐晚晚目瞪口呆的模样,他嘴角扯开了一抹坏笑,坏心的狠狠捏了一下。

唐晚晚的脸皮子几乎快要燃烧了。

不是第一次,但男人大胆又下流的动作,却依然一路戳破她的底线。

“你放开我!”

另外一只控住她腰肢的大手,干脆撩起了衣摆,露出洁白平坦的小腹。

唐晚晚头皮发麻,被上下其手,她脑袋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了一样,想也没想的,她突然举起手,咬牙一巴掌冲面前的男人扇去。

啪——

清脆!

响亮!

空气在足足十多秒钟的时间里,静得落针可闻。

“……唐晚晚,你,很好!”

……

窗外雨声没有停歇,滴滴答答在雨棚上敲打了一夜。

而唐晚晚,一夜无眠。

清晨,她刚刚穿过空无一人的二楼,还没踏上楼梯,一楼的电话乍然响起。

“太太!”

佣人手忙脚乱的接电话,刚拿起话筒,很快又抬起头,“太……太太,找您的电话。”

“喂。”

佣人退后,听到话筒里传来温柔的讲话声,唐晚晚眉毛轻拧,“我白天还有其他事情。”

“但,是奶奶要请你回来,刚刚我已经打过电话给墨彦了。”电话里的女人如是说。

每次电话打给她,也不过是通知她一声。

他们永远都有得是办法,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给逼回去!

挂断电话,死死的咬了咬嘴唇,连早餐也不想吃了,回楼上换了衣服,唐晚晚白着脸下了山,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骊山。”

……

到骊山唐家别墅,也不过上午十一点的光景。

但出乎唐晚晚的意料,说好的靳墨彦,没来。

“刚刚打过电话,说晚点再过来,陪奶奶用午餐。”坐在唐家奢华客厅里,一身改良旗袍的女人,看见唐晚晚进门也没有起身,依旧慢条斯理的修理着自己的指甲。

唐晚晚微怔,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刚要进客厅。

“奶奶让你过来之后直接上楼,去她房间。”

唐晚晚脚步凝住,抬眸直视客厅里那道纤细婀娜的身躯。

不光被裹在改良旗袍里的身体漂亮丰满,连那微微低着的眉目,也妩媚动人,细细的眉毛又弯又长,连上挺翘的鼻子的轮廓。

从头到尾,她没有用正眼瞧她一眼。

咬咬牙,吞下了憋着的那口气,唐晚晚沉沉的应了一声:“好!”

下一刻,转身上楼。

“奶奶。”

“进来!”

已经六十多的老人,讲起话来仍中气十足。

唐晚晚尽量做到低眉顺眼,进门之后也没去看坐在躺椅上的老太太,恭顺的模样充满了乖巧,“奶奶叫我回来,有事吗?”

“看看吧,这个。”

一份泛着墨香的报纸被丢了过来,唐晚晚措手不及,狼狈的扑腾了好几下,才成功的接到了手里。

“……”

屋子里,一时之间安静极了。

第四章  明码标价的牺牲品

老太太戴着老花眼镜,瞅着握紧了报纸半天没开口的年轻女孩子,“后面的内容就不用细看了。”

“是。”

牙齿咬得唇瓣阵阵刺痛,唐晚晚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笑出来,才慢慢抬头,“奶奶,这些八卦轶事,不用相信的。”

“八卦轶事!”

唐晚晚心尖轻颤,“墨彦有分寸,他不会做这样的事。”

“是吗?”老太太一声冷哼,“那是你以为他不会,你们都结婚两年了,靳家也时时刻刻都在盯着你的肚子!都怪你肚子不争气!”

唐晚晚脑袋垂得更低,在老太太面前,她向来不争辩半分。

老太太瞧着不吭声的唐晚晚,“还是你忘了你结婚当初我都是怎么跟你说的了?”

“记得。”

眼看着她跟靳墨彦大婚将至,某一天晚上,老太太将她叫到了房间里,语重心长的跟她强调过,只有她肚子里怀了靳家的孩子,这段婚姻才可能稳固下去。

靳家并非无懈可击,而唐家,这些年眼看着呈现衰势,他们需要靳家!

两家的关系错综复杂,她跟靳墨彦算联姻。

当然,她也是这段关系中明码标价的牺牲品。

“记得,你会这么长时间,没动静?”

老太太目光若有所思的瞟过唐晚晚平坦的小腹,“刚好明天我跟一个这方面的老朋友约着吃下午茶,你也别上班了,过来让她瞧瞧。”

“奶奶!”

唐晚晚终于抬起脑袋,眼底有难得一见的抗拒,“我两个月前才参加了体检,医生说我的身体没问题。”

“如果你的身体真没问题,难不成是靳墨彦身体有问题?”

老太太目光凌厉,看得唐晚晚胸口一堵,又垂下了视线,“我没说。”

“我看你就是这么个意思,要不要改天我请靳少也去医院瞧瞧?”

“不要!”唐晚晚终于急了,小脸苍白的看向老太太,“奶奶,不能这么做!”

老太太似笑非笑的瞅着唐晚晚拧成一团的五官,“他没问题,你也没问题,那你们怎么就生不出个孩子来?”

“……”

“还是,他把精力都给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了?”

就算他们都是怀着各自的目的结婚的,但唐晚晚仍旧不习惯当着别人的面谈到这样的问题,当场窘着脸摇头,“外面的都是花边传闻,昨晚靳墨彦在家里,根本没有出去!”

“是吗?”缓缓问出两个字,老太太态度明显的怀疑。

胸口好像被火在灼烧着似的,唐晚晚极不情愿,却必须表现得极度真挚,“昨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他害怕雷声吓到了我,赶回来了。”

老太太顿了顿,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明天下午,你必须出现!地址我会发给你。”

唐家老太太,话语权比实际掌握唐家的唐晚晚的父亲唐继德,还要大。

从老太太的房间出去后,唐晚晚脑袋里好像塞了一团棉花,昏沉得厉害。

想打电话给靳墨彦,楼梯的方向比她动作还要快一步,居然已经传来了那个女人尖锐轻佻的笑声:“墨彦啊,晚晚在楼上呢,奶奶好久没见她了,想跟她好好聊聊。”

靳墨彦来了!

第五章  人前恩爱夫妻

唐晚晚拿出来的手机重新塞回了衣兜,刚迈步,老太太明显在屋子里也听见了楼下的响动,叫了她一声,“还没走?进来扶我也下去!”

唐晚晚头皮发麻的扶着老太太下楼的时候,一身通体漆黑的手工定制西装的俊逸男人,已经坐在了唐家大客厅中央的沙发上。

那个女人陪着坐在旁边单人沙发上,脸色热络的似乎在说着什么。

但唐晚晚完全听不进去,她木然的扶着老太太下楼坐下,从始至终,都不敢对上他的脸。

“晚晚,怎么不坐?”

唐晚晚被惊醒,看了一眼讲话的漂亮女人,又挪过视线看向挺直了脊背,就算坐着,也一身尊贵不凡气场的男人。

靳墨彦黑色手工定制西装里,今天搭配了白衬衣,领口系了深蓝色领带。

骨节分明的双手放在大腿上,露出手腕上沉黑色的腕表,看不出品牌,但,看得出价格不菲。

而他脸上,昨晚她留下的巴掌印,似乎已经不见了。

“怎么不过来?”

就在客厅里的气氛渐渐沉下去,老太太拧了眉心,准备开口。

靳墨彦突然抬起戴着腕表的左手,凝着一身白衬衣水洗蓝牛仔裤,却意外的蹬着一双高跟鞋的唐晚晚,招手,“晚晚,发什么呆?”

“哦!”

唐晚晚脸皮子一红,迅速绕过了老太太,埋着脑袋走到了靳墨彦身边。

靳墨彦自然而然的执起她的手,拉着她在自己的右手边坐下来,一边微微皱眉,“手怎么这么凉?”

唐晚晚心跳加快了速度,却又不得不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才淡淡的回答:“天气有点冷。”

“出门的时候也不多穿点。”

低沉的男音充满了磁性和宠溺,随手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唐晚晚身上。

男人自然而然的关怀,看得另外一边,年轻漂亮的女人和老太太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底看见了惊诧。

唐晚晚垂着脑袋,没有注意到客厅里的异样。

她不冷,但盖在她肩膀上的大手十分沉重,她也就乖巧的接受了西装外套,“下次记得了。”

“那就好,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跟你说了,下次我会记得提醒你。”

老太太刚刚还紧绷的脸皮子,听到这里,终于彻底融冰了,笑着打破了客厅里的沉静:“现在八卦狗仔就是是非多,晚晚刚刚也跟我说了,墨彦你昨晚分明就在家里面,这要是不成,咱们直接起诉他们造谣,编造虚假新闻得了!”

面前的小女人也说了,昨晚他在家里面?

前一刻还在扮演着暖男人设的靳墨彦,只微微顿了顿,很快反应过来,“既然知道是虚假新闻,由着他们去。”

“但……”

“如果连奶奶您都相信了,那澄清一下也是对的。”

唐晚晚嘴角微微一抽,悄悄瞄了一眼老太太沉下去的脸色,继而拽了拽靳墨彦手臂,“墨彦,奶奶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

“就是就是!”

一直坐在老太太对面没吭声的女人,终于找准了机会,讪笑着道:“我们全家都是相信墨彦你的,刚刚晚晚的父亲还打电话给我,说现在外面这些狗仔太可恨了,让我好好陪陪你们,安抚一下你们情绪呢!”

老太太刚刚被卡住的面子,终于找了一步台阶,“我也就担心这样长此以往,假的都要被渲染成真的了。”

“有晚晚在我身边,她相信我,就行了。”

“……”

“就在前面,放下我吧。”

一餐午饭,唐继德市委开会没来得及赶回来,自始至终就唐晚晚夫妻,还有老太太婆媳。

吃完饭,靳墨彦借口还有要事要办,老太太也不好留人。

唐晚晚坐在靳墨彦车子副驾上,两个人一路无话的到了骊山山下,她想了想,开口。

刺啦——

唐晚晚张大眼睛,在那短短瞬间,双手倏地紧抓住胸前的安全带,整个朝着车前玻璃狠狠撞去。

“咳,咳咳!”

是紧急刹车,她没撞上!

但尽管如此,被安全带拉扯回来的身体,还是蜷缩着难受了好一阵,才勉强缓过神来,紧跟着扭过脑袋怒瞪着驾驶座面无表情的男人:“靳墨彦你疯了你!”

“你全家都疯了。”

唐晚晚闭嘴,努力平息下激烈的喘息声,弹开安全带就要下车。

“……下次,不要再用这样的小事来耽误我的时间。”

唐晚晚一条腿已经迈出了车门,闻言倏地转过身,盯着也冷冰冰的瞧着他的男人:“如果不是你传出的花边新闻,今天也不会占用到我的时间!”

“下车!”

小说暂无资源,喜欢的小伙伴敬请期待!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