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赫连漠田施施小说_壁咚千亿男神无弹窗小说阅读

赫连漠田施施小说_壁咚千亿男神无弹窗小说阅读

作者:火辣辣

类型:言情

大小:7.6MB

时间:2018/10/11 18:57:40

内容概述:赫连漠可以说是田施施捡来的准新郎,他本来是自己的堂...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3619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赫连漠可以说是田施施捡来的准新郎,他本来是自己的堂姐夫,因为爷爷的算计最终和田施施结婚了...赫连漠看着自己的小白兔一样小女人,脑子里想的就是吃了她吃了她...更多精彩请关注《壁咚千亿男神》

壁咚千亿男神by火辣辣在线阅读

第一章  镶了钻石?

“堂姐,你今天真漂亮。”

“堂姐,你可真幸福,能嫁给赫连漠。”

“堂姐……”

田韵坐在红色的床单上,接受着众人的赞美和羡慕。

田韵是田家的大孙女,今年25岁,今天,她就要嫁给赫赫有名的赫连集团的总裁——赫连漠。

赫连漠,赫连集团总裁,今年才27岁,在两年前接手赫连集团,连续拿下几个与政府的大合作,赫连集团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就从平城脱颖而出,成为名副其实的平城第一豪门财团!

田家也是平城豪门,田家最主要是做房地产,在二零零几年的时候赚了很多钱,可近几年,房地产不景气,田家也一落千丈。现在连工人的工资都快要开不出来了!田韵能和赫连漠结婚,田家就能凭着赫连漠三个字,在银行贷到巨额贷款。可以解田家燃眉之急。

田韵和赫连漠的婚姻,说简单点就是所谓的商业联姻。

不过,田韵是爱赫连漠的。

赫连漠这个男人,身份尊贵,容貌气度不凡,手段凌厉,在平城,想嫁给他的女人可以绕平城几个圈儿。

田韵坐在床上,精致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睛里亮晶晶的,充满了期待和雀跃。

田施施穿着伴娘礼裙,站在一旁,她是田韵的堂妹,也是今天的伴娘,今天一共有四个伴娘,四个伴娘都是田韵的堂妹。

田家这一代几乎可以说是女儿国。

田家的当家人田季强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没有,可他的三个儿子,结婚之后,给他生了五个孙女,却只有一个孙子。

阴盛阳衰。

“来了,来了,新郎来了。”有人在门外兴奋的叫着。

田韵一下子紧张起来。

田施施和另外三个姐妹也紧张了起来,她们今天是伴娘,要负责拦门的。

外面突然就热闹了起来。

田韵她们知道,是赫连漠来了。

“新郎官来了。快开门。”有男人的声音大笑着说。

“红包,红包……”田甜她们笑着说。

“好,好……”门外有人把红包从门下面塞了进去。

田施施她们拿了红包拆开看了一眼,很丰厚的红包。

伴娘们得到了家里长辈们的招呼,不准为难新郎,给了红包就开门。

田施施她们打开了门。

打开门就看见站在外面的一群精英男人。在这群精英男中最显眼的就是穿着一身纯白西装的赫连漠。185的身高非常显眼,再加上俊美的容颜和冷漠的神情,让他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赫连漠以冷漠和狠辣在上流社会和商圈闻名。

田施施她们几个都有点儿不敢直视赫连漠冷漠不带一丝感情的双眸。

“快去,去抱你的老婆……”单城笑着调侃着赫连漠。

赫连漠进了屋,来到床边,弯腰,把田韵抱了起来,朝门口走去。田韵红着脸靠着赫连漠的胸膛,双手圈着他的脖子,兴奋激动的心如擂鼓。

赫连漠抱着田韵下楼,后面跟着伴娘伴郎和看热闹的宾客。

赫连漠抱着田韵下了楼。准备出门。

“等等……”突然有一个略显稚嫩的男孩子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回头,就看见了别墅大厅站着的一个男孩。

十五岁的田荀,田家这一代的唯一一个男孩。在田家受尽宠爱。

田荀走了上来,看着赫连漠说:“你就这样把我姐姐带走了?”

田荀是田韵的亲弟弟。

赫连漠冷冷的看着田荀,没有说话。

“不然呢?小弟弟,要怎样才能把你姐姐带走?”单城笑着问。

“给我们田家十亿。”田荀仰着下巴骄傲的说。

“……”

田荀这话一出口,现场就瞬间寂静了下来,田施施她们几个面面相觑,田荀这闹的又是哪一出?

十亿?

谁说的要十亿?

田韵紧张的抱着赫连漠……她不知道这十亿是怎么回事,但……她想知道赫连漠会不会给这十亿,如果赫连漠给了,就代表他很爱她。如果不给……都说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一个女人,就看这个男人舍不舍得为这个女人花钱。

赫连漠会不会为了她,给田家十亿?

“十亿?”赫连漠冷冷的看着田荀。

赫连漠冷漠的眼神强大的气场让田荀有点儿害怕,有点儿退缩,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对,十亿!你娶我姐姐,没有给聘礼,赫连集团这么大的财团,不会连十亿聘礼都给不起吧?”

田韵很着急,她整个人在赫连漠的怀里,她可以感觉到赫连漠的不悦。

怎么回事?

爷爷和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说过聘礼的事情。

他们田家现在这样的情况,她能嫁给赫连漠,简直是祖上烧高香了,哪里还敢要求要聘礼?

可现在田荀是闹的哪一出?

“田荀,你不要胡闹!”田韵紧张着急的瞪着田荀。

田荀作为田家这一代唯一的男孩,受尽宠爱,虽然田韵是他的姐姐,他也根本不把田韵放在眼里。

“我没有胡闹!你是我们田家的大小姐,给十亿聘礼又不多。”田荀看着赫连漠说。

赫连漠冷着脸没有说话,把田韵放了下来。

田韵心里很不安,看着赫连漠:“漠……你不要听田荀胡说,他还是一个小孩子,他在胡说八道。”田韵着急的解释着。

田施施她们都低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怎么办?

赫连漠看上去非常不高兴,接下来要怎么办?

家里的长辈完全没有跟她们说过这件事情啊。难道真的是田荀自作主张?可田荀再怎么在田家受尽宠爱,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自作主张,所以……要聘礼十亿,是田家的长辈们决定的?

可为什么在谈婚事的时候没有说聘礼的事情,却在今天这个时候让田荀一个小孩子说出来。

赫连漠一直冷冷的看着田荀,没有说话。他这样子一言不发,更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里怎么想的。

“十亿?”崔俊青勾唇,嘲讽的看着田荀:“就田家的大小姐,也值十亿?难道她的逼是镶了钻石的吗?”

崔俊青是今天的伴郎之一,也是赫连漠的好哥们,从小一起长大。崔家在平城也是呼风唤雨的大家族。

“……”

崔俊青羞辱的话一出口,现场更是寂静的连落下一根针都能听见……

第二章  伴娘团中挑一个

田施施她们觉得崔俊青这样说很过分,可她们却不知道怎么反驳,田家和赫连家联姻,是田家的大事,她们如果贸然说出什么毁了这门婚事,田家的人是不会饶过她们的。

田韵涨红了一张脸,又气又羞,虽然田家这几年是落寞了,但她作为一个千金小姐,从来都没有被这样羞辱过!

崔俊青实在是太过分了!

还有赫连漠……崔俊青这样侮辱她,赫连漠为什么依旧冷淡平静,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崔俊青侮辱她?她可是他的老婆。

田韵着急羞愤,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走。”赫连漠冷冷的说,就只有一个字,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让人不寒而栗。

赫连漠转身就走。

伴娘们都不屑的看了田韵一眼,跟着赫连漠走了。

“……”

田家的众人傻眼了。

赫连漠不要田韵了?

就这样走了?

婚不结了?

“漠……”田韵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想追上去,可刚跑两步,就被长长的婚纱给绊倒了。哭着看着赫连漠冷漠决绝的背影。

“赫连总裁,等一下……”有人出声叫住了赫连漠。

赫连漠停下,转身。看见田季强从楼上走下来。

“……”

田季强是田家现在的当家人,田韵她们的爷爷,今年七十岁,头上的头发都全部白了。

看到田季强的瞬间,田施施她们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要十亿聘礼,并不是田荀一个小孩子说着玩的,而是田家的长辈们决定的。

结婚当天要巨额聘礼这种事情,田家的长辈们说不出口,就让田荀一个小孩子说出来,赫连漠给了就最好,不给的话的田家的长辈们也可以说是田荀小孩子不懂事,开的玩笑!

田施施她们都能想到,赫连漠这种男人,更加清楚田季强的手段和目的。

“赫连总裁,怎么了?要走了?”田季强看着赫连漠淡淡的问。

赫连漠点点头。

“赫连总裁,田家和赫连家联姻的事情,整个平城都知道,现在,田家外面围满了记者,赫连总裁就这样一个人出去……对我们田家和赫连家的影响都不好。”田季强看着赫连漠说。

像赫连集团这样的大集团,赫连漠一个动作,都有可能引起赫连集团股票的动荡。

“所以……田老爷子是笃定了我为了赫连家的声誉,会乖乖的当冤大头给这十亿?”赫连漠看着田季强冷冷的问。

“赫连总裁……”田季强还想辩解。

赫连漠冷冷的打断他:“田老爷子,大家都不是笨蛋,不要再解释什么了,田家大小姐在我眼里,不值十亿!还有,田家的作为让我恶心……至于我一个人走出田家,会对我赫连集团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这就不用田老爷子操心了。”

赫连漠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田季强急了,想不到赫连漠是这么难搞定的男人。

田季强看着赫连漠真的走了,着急了,大喊着:“十亿聘礼不要了。”

赫连漠的脚步没有停。

“你既然不喜欢田韵,那田家的女儿……你可以另外挑选一个。”田季强着急的说。

他这话完全是情急之下没有经过大脑就喊出来了!

他不能让赫连漠这样离开田家。田家一定要抓住赫连漠。

和赫连集团联姻,是田家唯一的机会,让赫连漠离开,田家就真的完蛋了,会破产,也许还会背上巨额债务,一辈子都无法翻身了。

和荣华富贵比起来,名声面子声誉都不算什么。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

田施施她们都不敢相信的看着田季强。

想不到爷爷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最不敢相信的是田韵,她想不到爷爷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要她,让赫连漠在她的堂妹中挑选一个?

这么荒唐的话,爷爷也说的出口?

田家几十年的声誉,爷爷就不要了吗?

赫连漠停下,转身,冷冷的看着田季强。

在众人惊讶的视线下,田季强脸上闪过一抹难堪,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对田施施她们说:“田甜,田艳,清瑶,施施你们站出来。”

“……”

田施施的脸上闪过难堪,在众目睽睽之下,爷爷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丢脸了。

可只有田施施觉得难堪,田甜,田艳,田清瑶三人却迅速的站了出来,脸上还带着浅笑,她们的心‘咚咚咚’的跳的很快,如果她们能被选上,嫁给赫连漠,那她们的人生就完全不一样了。

田施施轻咬了一下嘴唇,低着头,也站到了田甜她们身边。

她不敢忤逆爷爷。

爷爷是这个家的绝对主宰,在田家,积威已久。

四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站成一排,穿着一样的伴娘礼服,梳着差不多的头发,看上去很养眼。

众人都看着赫连漠。

他真的会接受田老爷子的提议,在田家其余的四个姑娘之中挑选一个结婚吗?

田韵哭着紧张又害怕的看着赫连漠。

“不要……漠……不要。”田韵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冲到赫连漠身边,抓住他的手,哭着乞求着:“漠……不要……不要。”

在结婚当日被抛弃……她以后还能嫁人吗?她会成为平城上流社会的笑话的。

赫连漠冷冷的看着她:“田韵,你觉得……你值十亿吗?”

“不……”田韵哭着说。

“看吧,你也觉得自己不值得。”赫连漠冷冷的说:“田家都放弃你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放弃你?”

“……”田韵哭着看着赫连漠,满脸的绝望悲伤,不敢相信。仿佛……她这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以前引以为傲的未婚夫,究竟是一个多么残忍又冷酷的男人。

田施施她们看着,都有点不知所措。赫连漠……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冷漠。

他会在她们之间选一个结婚吗?

跟这样的男人结婚,虽然会让很多女人羡慕,但跟这么冷酷无情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她们……有点害怕。她们担心,今天田韵的下场就是以后她们的下场。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赫连漠,忐忑的等待着这个男人的选择!

“田老爷子,我挑了。”赫连漠看着田季强淡淡的说。

第三章   把婚纱脱下来

田季强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难看,但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

赫连漠的目光从田甜,田艳,田清瑶,田施施四人脸上一一掠过……

田施施几人感觉到赫连漠冷漠又锐利的目光停驻在她们身上,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最后,赫连漠的目光停在田施施身上,对田季强说:“田老爷子,就她了。”

所有人都顺着赫连漠的视线看去。

“……”

田施施!

“不可以。”田韵哭着叫喊着。

众人都诧异的看着田施施。

田施施当场就懵逼了!呆呆的看着赫连漠……

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

她……她从来没有想过嫁给赫连漠。

从来没有想过赫连漠会选择她。

赫连漠的眼神冷酷,看着她……并没有喜悦和喜爱。

她……就要和这样的男人结婚了?过日子了?

“……爷爷。”田施施机械似的转过头,红着眼眶看着田季强。

她不想嫁给赫连漠。

她才十八岁,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

她的人生有自己的规划,大学毕业学习自己喜欢的服装设计专业,然后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

婚姻……她才十八岁,从来没有考虑过那么遥远的问题!

可现在,她……就要嫁给赫连漠了?

田季强看了一眼田施施,对化妆师淡淡的说:“把她带上去重新化妆……田韵,把婚纱脱下来,给施施。”

“爷爷……我不要,不要……”田韵哭着乞求的看着田季强。

“把大小姐拉上去,把婚纱脱下来。”田季强对两个女佣冷冷的说。

“是。”两个女佣强行拉着田韵上楼。

“爷爷……不要这样对我……不要……爷爷……我求求你,不要……爷爷,不要……”田韵哭着挣扎着。可最终还是被两个女佣给拉上了楼。

田季强看了田施施一眼,对化妆师说:“把六小姐带上去,化新娘妆。”

“……”

田施施呆呆的被几个化妆师给拉着要走。

“爷爷,我……”田施施红着眼眶为难的看着田季强。她……不想嫁给赫连漠。

赫连漠冷冷的看了田施施一眼。

田施施眼神害怕的闪烁了一下。

田甜来到了田施施身边,靠近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施施,在田家,你没有资本反抗爷爷,为了爸妈……”

田甜和田施施是亲生姐妹,她们的爸爸是田季强的第二个儿子。

非常尴尬的位置。

大儿子被寄予厚望,小儿子因为年纪小,受尽宠爱……只有夹在中间的第二个,爹不疼娘不爱。尴尬的存在。

她们二房在田的地位,确实是很尴尬,田家其他的人都能时不时的奚落贬低她们。

几个化妆师拉着田施施上楼了,田施施没有反抗,乖乖的跟着她们上楼。

姐姐说的对,在田家,她没有反抗的资本。

……

田施施乖乖的坐在镜子面前,几个化妆师在她的脸上头发上捣鼓着。

没一会儿,佣人就拿着田韵的婚纱来了。

“新娘换上婚纱吧。”化妆师笑着说。

田施施看着女佣手上的婚纱,这婚纱非常漂亮,是田家专门为田韵定制的。一切都是田韵的尺寸。

田家的人,真残忍。

这样对大堂姐,大堂姐,以后在上流社会这个圈子里还怎样做人?

田施施被化妆师推进了试衣间,两个化妆师帮着田施施换婚纱,婚纱是抹胸的拖地长尾。很漂亮。

化妆师看着穿着婚纱的田施施,笑了笑说:“好像有点儿小……”

田施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胸……发育的比一般人要好。

这样的身材让她在学校里很尴尬,上体育课的时候,操场旁边总是站着一排一排的男生,在她跑步过去的时候,对着她大声的吹口哨起哄。

“走吧。”化妆师笑着说:“六小姐的身材真好。”

田施施红着脸被化妆师拉着走出了房间,下楼……

……

赫连漠坐在沙发上,尊贵优雅,冷漠大气。

田老爷子也坐在沙发上,神色正常。

“新娘来了。”化妆师笑着说,扶着田施施缓缓的下楼。

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缓缓下楼的田施施。很多人眼里都闪过一抹惊艳。

浓妆艳抹的田施施漂亮的惊人,身材也棒。

“漠少……眼光毒辣。”崔俊青对着赫连漠竖起了大拇指。

田施施下了楼,双手紧张的互相扭搅着,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她很尴尬,更多的是紧张害羞与害怕茫然。

赫连漠站了起来,来到田施施面前。

田施施睁着大大的眼睛紧张忐忑的看着他。

赫连漠突然弯腰,把田施施打横抱了起来。

“啊……”田施施惊呼一声,双手条件反射的紧紧抱住了赫连漠的脖子。看着赫连漠……好像看见赫连漠的嘴唇轻轻的勾了一下,有点像在笑……

“哇嗷……”伴郎团们吹口哨起哄。

田施施的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再也不敢看赫连漠,恨不得把头给埋进胸口里。

赫连漠低头看了一眼田施施的胸口,轻轻的勾了一下嘴角。

“走吧走吧,快来不及了。”众人催促着。

赫连漠抱着田施施朝门口走去。

田施施整个人靠在赫连漠的怀里,她可以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可以感觉到他抱着自己的双手充满力量……好像轻轻一捏,就能捏死她。

“赫连漠!”女人尖锐的叫声在楼上响起。

赫连漠抱着田施施转身,看着二楼的田韵。

田韵穿着随意的家居服,脸上的妆花了,头发也乱七八糟的,跟她平时端庄大方的模样截然不同。

田施施有点不敢直视田韵的目光。

“赫连漠,你这个绝情冷酷的男人,你是不会幸福的,我诅咒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田韵用尽力气朝着赫连漠嘶吼着。

田施施的心一颤,圈着赫连漠脖子的手紧了紧,田韵眼中充满了恶毒与愤怒。

赫连漠冷冷的看了田韵一眼:“你还没资格掌握决定我的人生。”

说完,抱着田施施,步伐坚定的走出了田家别墅。

第四章  婚礼

“赫连漠!”

身后,是田韵愤怒的尖叫声。

田施施小心翼翼的看着赫连漠……大堂姐在刚才之前都是赫连漠的未婚妻,可转眼之间,他就对大堂姐这么无情,这个男人,真的绝情冷酷的让人害怕。

赫连漠抱着田施施上了婚车。

婚车缓缓的朝教堂开去。

主婚车是一辆豪华的林肯房车,田施施和赫连漠并排着坐着。

赫连漠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轻的饮了一口,看着身边的田施施。她的双手一直紧张的互相扭搅着。

“你很紧张?”赫连漠淡淡的问。

“……啊!”田施施好像惊弓之鸟一般吓了一跳。

赫连漠淡淡的勾了一下嘴角,拿着红酒,给田施施倒了一杯:“喝一口吧,喝了就不紧张了。”

把酒递给田施施。

田施施有点慌乱的接过,然后一饮而尽……

“咳……咳……咳……”喝的太急了,被呛到了。有红酒顺着下巴一直流到了胸口,最后……消失在了深深的沟壑之间。

赫连漠的眸色不着痕迹的深了下去,抽了一张纸巾,给田施施擦下巴上的红酒污渍。

田施施受到惊吓,缩了一下。

赫连漠的手停留在半空之中。冷冷的看着田施施。

“……”田施施轻咬了一下嘴唇,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缓慢的把自己的下巴……送到了赫连漠的手下。

还算识时务。

赫连漠满意的给田施施擦着下巴上的污渍,擦完了下巴,手就朝下移动,纸巾停留在了田施施的胸口!

田施施呼吸一窒,身体瞬间变的僵硬……轻轻的含着胸,连呼吸都不敢。

赫连漠的手拿着纸巾轻轻的擦拭着她的胸口。

红酒顺着她的胸口流进了深深的沟里面。

赫连漠的手拿着纸巾越擦越下……

田施施屏着呼吸,憋红了一张俏脸,低着头,睁大了眼睛盯着赫连漠的手……他的手如果再下一点,就伸进她的衣服里面了。女人最美丽的地方,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过……她紧张又害怕,还有羞涩,双手紧紧的抓着婚纱,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赫连漠淡淡的看了田施施一眼,田施施一直憋着呼吸,一张俏脸都憋的红彤彤的。看了一眼被她的手抓的皱巴巴的婚纱。

田施施察觉到赫连漠在看自己的手,手下意识的慢慢的松开……被她抓皱的婚纱慢慢的恢复原状。

赫连漠淡淡的勾了一下嘴角,收回了手……只是这样就紧张成这样?那晚上怎么办?会不会紧张的晕过去?

赫连漠收回了手,田施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胸剧烈的起伏了一下。

赫连漠看了一眼田施施剧烈起伏的胸。

好凶!

赫连漠把站着酒渍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背靠着沙发,端着红酒又轻轻的喝了一口。

田施施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喘息着……刚才她一直憋着气儿,差点儿就把自己憋死了。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

大概四十多分钟后,到了教堂,车子停下,副驾驶的人下来打开了房车的门。赫连漠先下去,然后站在车边,一只手背在身后,微微弯腰,一只手放在田施施面前。

田施施红着脸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放在了赫连漠的大手里。

他的手微微弯曲,握住她的小手。

田施施的脸更红,感觉赫连漠的手好像发烫一般……她提着婚纱裙摆,小心翼翼的下了车,挽着赫连漠的手,站在他身边。

赫连漠带着田施施,一步步的朝教堂走去。

田施施很紧张,被动的跟随者赫连漠的步伐,一步步慢慢朝前走去……

两人慢慢的进了教堂,小花童拿着花篮,在他们身后塞下各色的玫瑰花瓣……

田施施进了教堂,就在寻找自己的爸妈……找到了。

她看到了爸妈,爸妈坐在教堂观礼的第一排,在爸妈身边还坐着田家的其他人。

田家的人看着她的目光有愤怒,有担忧,有羡慕……

愤怒的是大堂姐田韵的爸妈,大伯母和大伯发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一般,田施施有点害怕。下意识的抓紧了赫连漠的胳膊。

赫连漠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两人终于到了神父面前。

宾客们从田施施和赫连漠进入教堂的时候就震惊了,诧异了,彼此窃窃私语。

和赫连漠结婚的不是田家的大小姐吗?

田韵经常在上流社会走动应酬,基本上的人都认识她……而田施施,是田家女儿最小的一个,还没有开始在上流社会走动应酬,只有很少数的几个人认识她,基本上的人都不认识她。

新娘子从田韵变成了一个很陌生的女孩儿。

宾客们怎能不诧异?

神父看着赫连漠和田韵,浅笑着点点头,拿着一本书,开始念一段冗长的祝词。

田施施很紧张,神父念的什么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神父在念完了冗长的祝词之后,开始正题了。

“赫连漠先生,你愿意娶田施施女士为妻吗?照顾她,陪伴她,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健康还是疾病,不离不弃,你愿意吗?”神父问赫连漠。

观礼的宾客们这才知道田施施的名字。

田施施?

姓田。

而田家的人也在观礼,并没有愤怒的离开。

看来,这个田施施也是田家的人。

只是,本来是田韵,为什么换成了田施施?发生了什么?

宾客们收到的请柬上面写的都是田韵的名字……到结婚这一天,却变成了田施施。

换亲?

宾客们只想到了这个词。

“我愿意。”赫连漠看着神父认真的说。

神父浅笑着点点头,又问田施施:“田施施女士,你愿意嫁给赫连漠先生为妻吗?照顾他,陪伴他,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健康还是疾病,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不离不弃?

田施施看着神父……她和赫连漠,以这样的形式开始的婚姻,会不离不弃吗?

赫连漠今天那么无情的抛弃了大堂姐……

他和大堂姐订婚一年多,在他们看来,赫连漠和大堂姐的感情不错,经常一起吃饭,一起约会,赫连漠也会送贵重的东西给大堂姐。

可今天……他就那样,无情的抛弃了大堂姐。

第五章   奇怪的妈妈

她很担心大堂姐的今天就是她的明天。

赫连漠这个男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无情的翻脸。

神父和赫连漠都没有等到田施施的答案,都看着她……

田施施回过神,看了赫连漠一眼……赫连漠冷冷的看着她。她下的缩了一下脖子,看着神父,小声的说:“我……愿意。”

神父浅笑着点点头:“现在,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小花童们拿着戒指走了上来,赫连漠拿着戒指给田施施戴上。

田施施看了一眼……她是见过大堂姐的婚戒的。很大的鸽子蛋,但却不是这个戒指……

戒指换了一个,比大堂姐的那个戒指更漂亮,尺寸是她的尺寸。

田施施看了一眼赫连漠……他是什么时候换的戒指?又是怎样知道她的尺寸的?

田施施拿着钻戒,一只手轻轻的握着赫连漠的手,小心翼翼的把戒指戴上了他的无名指。

“新郎,现在,你可以拥吻你美丽的新娘。”神父笑着说。

田施施听了神父的话,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赫连漠要亲她了!

赫连漠看着田施施,突然伸出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朝自己压近……

田施施惊讶的睁大了眼,眼睁睁的看着赫连漠冷漠的俊脸在自己的眼前放大……紧接着,两篇冰冷的嘴唇贴上了她的薄唇。

田施施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一片,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倾占了她的呼吸……男人味儿太浓了,让她晕乎乎的。

只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赫连漠就放开了田施施。

田施施扑闪着大眼睛看着赫连漠。赫连漠也正看着她……猛然对上赫连漠的视线,田施施慌乱的别开了视线,这下……连耳根子都红了。

赫连漠看着田施施红红的耳垂,淡淡的勾了一下嘴角。

“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和真诚的心来祝福这对新人。”神父神圣的说。

宾客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婚礼仪式完成了,紧接着就是去酒店参加婚宴。

……

田施施坐在酒店套房的床上,她已经换上了红色的敬酒旗袍,这旗袍……田施施可以感觉到,这旗袍非常的合身,刚才的婚礼胸部有点紧,因为是田韵的尺寸,而身上的旗袍,却完全是她的尺寸。

田施施看着身上的旗袍,忍不住出神……也许,跟赫连漠结婚也没有那么糟糕。

赫连漠这个男人虽然冷漠无情了点,但她如果乖一点,不要忤逆他,不惹他生气……日子应该也不会难过吧。

赫连漠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应该说,赫连漠除了性格冷漠无情了点,其他的……都非常不错,英俊,富有,没有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办事情也非常的靠谱……比如,她的尺寸的钻戒,她的尺寸的旗袍……

这些,都是赫连漠做的吧。

这个男人,虽然外表冷漠,但内心,应该还是温暖的吧。不然,不会注意到钻戒和旗袍这些小细节。

田施施深呼吸一下,让自己不要紧张,不要胡思乱想,她现在跟赫连漠结婚了,田家的人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和赫连漠离婚的,如果没有意外,她和赫连漠会在一起过一辈子。

一辈子的时间很长也很短。一辈子……如果一定要和赫连漠过一辈子,她希望自己能和赫连漠开心快乐恩爱的过一辈子。

从今天起,她的任务就是和赫连漠开开心心的。

她不应该害怕赫连漠,不应该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现在,她已经和赫连漠结婚了,事情已经成了定居,就凭自己,是不可能改变目前这个情况的……

以后,她就安安心心的和赫连漠过日子,努力的让自己过的开心快乐。

日子就是这样,开心也是过,不开心也是过。

她自然是希望自己能过的开开心心的。

‘叩叩叩’有人敲门了。

田施施身体一下子就绷紧了,慢慢的才松懈下来。深呼吸一下:“进来。”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人进来了。

看到进来的人,田施施松了一口气,是她的妈妈,吉美。

“妈妈……”田施施笑着看着吉美。

吉美关上门,来到田施施身边,神情很是焦急:“施施,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嫁给赫连漠?”

田施施苦着一张精致的小脸,无奈的说:“爷爷要十亿聘礼,赫连漠生气了,不娶大堂姐……爷爷就让赫连漠在我们田家姐妹里面挑……赫连漠挑中了我。“

吉美紧紧的皱着眉,脸色非常难看。

田家那么多姑娘,四五个,田施施是最小的一个,而且还是个学生……赫连漠怎么就偏偏挑中了田施施?

“施施,记住妈妈说的话,一定不要和……赫连漠发生关系。”吉美认真的说。

“……”田施施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吉美。

妈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她和赫连漠结婚了,结婚了就是夫妻,夫妻之间发生亲密关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妈妈为什么会让她不要和赫连漠发生关系?

“妈妈,为什么?”田施施疑惑的问。

“你现在年纪还小,还在上学……万一你怀孕了怎么办?难道要休学生孩子吗?施施,记住妈妈说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的亲朋好友有多么强大,都是靠不住的,女人,真正能靠的就只有自己,你虽然嫁给了赫连漠,但至少……你也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听妈妈的话,不要过早发生关系,更不要怀孕,至少……要等到大学毕业之后,有了自己的事业,再考虑生孩子的事情。”吉美认真的说。

“……”田施施看着吉美。

她只是年纪小,但年纪小不代表笨。

妈妈的话……其实很多破绽。

他们田家现在这样的情况,能和赫连家联姻,她应该做的就是赶紧怀孕,生下孩子,巩固自己的地位。她如果真的等大学毕业,有了自己的事业再生孩子……至少也是七八年以后的事情了……

妈妈的话……

“施施,妈妈是为了你好。”吉美看着田施施认真的说。

田施施放下了自己的疑惑,笑着点点头:“妈妈,我知道了。”

妈妈是为了她好。

这个世界上,最爱孩子的,就是母亲了。

吉美看着田施施,还想说什么。可已经有人推开门进来了。

“施施,该你去敬酒了。”是田甜。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欢看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