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妃你不可皇上靠边站在线阅读_宇文煦离苏慕染小说阅读

妃你不可皇上靠边站在线阅读_宇文煦离苏慕染小说阅读

作者:紫荆

类型:言情

大小:7.9MB

时间:2018/09/14 18:38:06

内容概述:《妃你不可:皇上靠边站》是由“紫荆”所著的一本小说...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5881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妃你不可:皇上靠边站》是由“紫荆”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宇文煦离、苏慕染,二十一世纪的医科大高材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古代,还变成了人人可欺的弃妃,不过可好,她也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妃你不可皇上靠边站在线阅读_

第一章:一觉醒来在冷宫

“娘娘,奴婢偷偷去御膳房偷了点儿参汤,您大病初愈,还是多吃点儿滋补的东西吧。”

贴身婢女翠儿的声音将苏慕染从昏睡中唤醒,她打起精神从破烂不堪的床上坐起来,接过那杯参汤闻了闻,脸色大变:

“参汤从哪儿来的?”

“御膳房给丽妃娘娘熬了参汤,奴婢趁人不注意......悄悄偷来的。”

翠儿有些惊慌地看着苏慕染:“娘娘,这参汤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她大病初愈,要是能喝一碗参汤提神补身,那就再好不过了,可这参汤里加了剧毒的夹竹桃,要是喝下去,不出一个时辰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夹竹桃在外人看来是无色无味的,也只有她苏慕染才能分辨出来,她在心里思索着翠儿的话,脸色严峻。

丽妃。

自己穿越到这里的那一天,把毒药掺在食物里企图害死这个身体的人,也是她。

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安慰已经被吓坏的翠儿:“别怕,既然我知道了她毒害我的手段,就有千万种方法来保护自己,只是你要记得,以后再也不要轻易去拿外面的东西,你仔细想想,丽妃那么得宠,御膳房给她做吃的,怎么敢不派人小心守着?她分明就是故意支开了人,好借你的手来害我!”

翠儿被吓得眼泪直流,当下就要跪下来磕头认错,苏慕染连忙拦住她,柔声劝着: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在这个冷宫里,咱们就是彼此的依靠,我怎么会怪你呢?”

她说这番话,绝对是出于真心,一个月前她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座冷宫,还差点被丽妃的毒药害死,好在她以前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冷宫附近又种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名贵药材,这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在养病的这一个多月以来,翠儿一直悉心照顾着她,也就是从她口里,苏慕染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不仅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容貌,连名字都是一样。

只可惜原本的苏慕染是个被打入冷宫的弃妃,活得窝囊不说,连保命都难上加难,她身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现代女性,怎么可能让自己过得这么惨!

如今她身在后宫,最能保全自己的方式,就只有一个,那就是......

苏慕染眼眸深沉,看着翠儿翠儿:“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皇上身边的高公公,有很严重的哮喘病?”

见翠儿点了点头,她微微一笑,低声吩咐道:“三日之内,你想个法子把高公公引到冷宫来,这是咱们活下去的最后希望。”

翠儿是个聪明的丫鬟,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娘娘是想借高公公来引起皇上的注意?”

苏慕染笑而不语,翠儿欢呼一声,顺手将参汤倒掉,开心的说:“娘娘马上就要见到皇上了,奴婢这就想办法找些滋补的东西给您吃,好让您变得光彩照人,一举俘获皇上的心!”

苏慕染看着翠儿兴奋的背影,神色渐渐变得复杂起来。她以前看各种古装电视剧和言情小说时,对三宫六院的皇帝总是不屑一顾。

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她居然会穿越成皇帝的妃子,还是那种刚进宫几个月就被打入冷宫的宫斗输家,她一个医学院的高材生,要不要这么惨啊!

不过苏慕染向来是一个“既来之,则安之”的乐天派,对于眼前的处境,她只能用最有效的方法来脱离困境,况且......

曾经的苏慕染受到的冤枉和委屈,她一定会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不得不说翠儿这个小丫头做事情就是伶俐,两天之后,冷宫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喧嚣,苏慕染掐着时间在冷宫里又等了一会儿,才慢慢走出去。

冷宫外面种着一丛鸢尾花,而花丛旁边,一群焦急的太监宫女围着一个身穿一品太监服制的老头,那老头倒在地上,呼吸急促脸色铁青,正是当今皇帝宇文煦离的贴身太监,高程。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在苏慕染的掌控之中,高程的哮喘平时全靠名贵药材养着,这下接触到鸢尾花的花粉,简直就是来势汹汹,她虽然被打入冷宫,可好歹还算是个妃嫔,那些小太监乖乖地在她的吩咐下把高程抬了进来,又喂他喝下苏慕染熬好的药,不到半个时辰,只见高程幽幽吐了口气,满脸感激之色:

“奴才多谢娘娘救命之恩。”

苏慕染微微一笑,亲自把药喂给高程,又命翠儿取来一个包扎好的纸包:“公公的哮喘是多年顽疾,好在我略通一些医术,公公若是信得过我,回去之后每日服用一次这些药,不出一个月,我可保公公哮喘痊愈。”

“娘娘是奴才的救命恩人,奴才怎么敢不信任娘娘!”高程见苏慕染竟然亲自喂自己喝药,心里多了几分感激,他环顾了一圈冷宫,只见这里破败不堪,冰冷潮湿,想了想,低声在苏慕染耳边说道:

“奴才斗胆问娘娘一句,娘娘可曾想过,有一日出了这冷宫?”

果然不出所料!

苏慕染心中砰砰直跳,面上却一派淡然:“皇上已经将我打入冷宫,心里必然对我厌恶不已,我在这冷宫之中修身养性倒也不错,公公千万不要为了我让皇上心生不满。”

“娘娘有所不知,皇上将您打入冷宫其实......”

高程像是猛然察觉到自己说漏了嘴,面上有些惊慌,见苏慕染一脸波澜不惊,这才放下心来:

“总之奴才可以告诉娘娘,皇上的心里对娘娘绝对没有半分不满,娘娘今日的恩情奴才记在心里,不出七日,奴才一定会好好报答娘娘。”

他所说的报答,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到了这一步,要是再装下去就显得矫情了。苏慕染索性点点头,大大方方道了谢,又亲自把高程送出门,这才心事重重地往回走。

穿越的这一个多月以来,她不是没有打听过曾经的一些事情,可问来问去,也只知道曾经的苏慕染是当今太后的侄女,父亲和太后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好,却也没有多差。

再加上这个身体的主人向来谨言慎行,温柔可亲,却在刚进宫不久,就因为和最受宠的丽妃戴了同样的珠钗被打入了冷宫,最为关键的是,丽妃的的父亲和太后也是兄妹,也就是说,丽妃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堂姐。

古代人最看重家族门阀的血缘了,一个做堂姐的,不但不帮着自己的堂妹说句话,反而想要毒死她,这个情况怎么想,都觉得完全不合理。

想到刚才高程的那番话,苏慕染陷入了沉思。或许她被打入冷宫,其实另有隐情?

不过不管怎么样,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在高程的帮助下,早日入了宇文煦离的眼,只要出了冷宫,一切都好办。

第二章:意外邂逅

对于高程的办事能力,苏慕染一点儿都不担心,像他这样身居一品的太监,必然有自己一番手段,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高程竟然对自己这么上心,不仅想方设法地命人送来燕窝鱼翅等补品让她滋补身子,还送来了许多胭脂水粉、衣裳首饰,这倒让苏慕染有些感动。

只可惜她一个冷宫废妃,要是让宇文煦离看到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肯定会疑心大起,这些东西,也只好暂时收起来了。

按照高程送过来的消息,明天下午的时候,他就会把宇文煦离引过来,苏慕染在心里盘算了一番,见翠儿一副兴致勃勃要把冷宫好好收拾一番的样子,连忙制止了:

“咱们住的是冷宫,只要干净整洁不脏乱就好,你要是打扫得太过,反倒显得不自在。”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如果高程的话是真的,宇文煦离并不讨厌她,那么看到她住在这样的地方,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愧疚,这份愧疚,就会让她的复宠多了一份胜算。

苏慕染在心里左思右想,确保自己的计划没有一点疏漏之后,才松了口气,可是心里却有些异样。性格使然,她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之后,很好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甚至对接下来的一切都有了打算,可是......

这里到底不是她熟悉的地方,如果明天的计划得以实现,那么以后,她岂不是要像古装剧里的女人一样,陷入永无休止的斗争?

还有,自己如果得了宠,那个名义上的堂姐丽妃会用什么手段来加害自己?高程那吞吞吐吐的神色背后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以及,她所谓的“丈夫”,宇文煦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越想越心烦,索性走出了房间,在冷宫的庭院外四处闲逛着,冷宫周围种植着大片的植物,和御花园里的奇花异草比起来,这些植物自然是登不上台面的东西,可在苏慕染眼里,这些可都是珍贵的药材。

也就只有在看到这些和自己职业相关的东西,她的心情才会稍微好一些。

中草药特有的香气让她心旷神怡,苏慕染情不自禁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慢慢凝滞。

这空气里,分明有血的味道!

天色昏暗,她借着月光在地上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处不显眼的血迹,顺着血迹往前走,果然在灌木丛的深处发现一个黑衣人,那个人浑身是血,神志倒还是清明,见到苏慕染靠近,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去拿身边的剑。

“别怕,我不会害你的。”苏慕染赶紧低声开口:“再说了,你虽然受了伤,也是个大男人,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打得过你?你告诉我你受了什么伤,我可以给你治疗!”

那个男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像是在犹豫什么,过了半天,才吃力地开口:“被毒箭射中了肩膀。”

中了毒?那可不能轻易移动,苏慕染毫不犹豫地解开男子的衣服,凑近伤口看了看,叮嘱了一句:

“你待在这里,千万不要动,不然毒气攻心就完了!我去找药,很快就回来!”

她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跑开了,而坐在原地的男子看着那个纤弱娇小的背影,蒙在面具下的脸闪过一丝深沉。

他当初本以为,将苏慕染打入冷宫后,这个娇滴滴的官家千金一定活不久了,心里还为此愧疚了几日,如今看来,这个小女子,比他想象中要厉害得多。

苏慕染捧着采到的药草回来时,那个男子果然一动不动地斜靠在一棵树上,露在面具外面的双眼十分幽深,她拿起一根药草吃了下去,低头靠在男子肩上,眼看着嘴唇就要碰下去,那男子被她吓了一跳,低声道:

“你干什么?”

“帮你把毒液吸出来啊!”

“胡闹!”男子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愠怒:“你把毒液洗吸走,那你的性命......”

“我实现服用过药草,不会有事的!”苏慕染不耐烦跟他磨磨唧唧,索性把头埋了下去,对着男子的伤口吮吸着。

肩膀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让男子不禁闷哼一声,下一刻,苏慕染把头抬了起来,吐出口中的毒液,又把药草敷在他肩上,这才笑着说了句:

“好了,你不会死了!”

男子眸色幽深地看着她,半天才沉声道: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大胆的女子,你可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

“等你保住性命,再跟我扯这些繁文缛节吧!”苏慕染麻利地为他包扎好,问:

“你有地方去么?如果没有,我想法子给你找个歇息的地方?”

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你既然身在冷宫,想必一定是皇上的妃子,你不怕我是一个刺客么?还是说在你眼里,根本就不在意你的丈夫?”

这些古代人,怎么这么难沟通!

苏慕染把绷带打好一个牢固的结,认真地看着男子的眼睛:“医者父母心,我看到你受伤了,就不会见死不救,同样的,如果皇上因为你受了伤,我会豁出性命去救他。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我只要尽了自己的力救人性命,就已经足够了。”

说完这番话,她把一起带来的水和食物放在男子脚边,站了起来:“我想你不会愿意在我的冷宫过夜,你的伤口已经没有大碍,就此别过吧。”

她就这么走了,也不问问自己姓甚名谁,也不跟自己要任何好处?

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男子微微蹙起俊朗的眉头,有些心神不宁,见苏慕染走远了,埋伏在附近的暗卫才纷纷出现,恭敬地问道:

“皇上,这个女子看起来十分可疑,是否要微臣灭口?”

“不用。”

暗卫们面面相觑,说了句遵旨,又跪下来请罪:

“臣等救驾来迟,好在赶到的时候那女子去找药草了,皇上的伤势很重,苏太后宫里的毒药最是厉害,若是皇上龙体有损,臣等就是死了也无法弥补过失!”

“你们是有错,不过也算是错有错招。”

修长的手指摘下银质面具,露出男子俊逸邪魅的面容,在血迹和月光的掩盖下带着一丝迫人的杀气:

“今夜朕受了伤,已经让太后对朕放下了一丝戒备,今后要韬光养晦为上。”

第三章:做回嫔妃

救了那个奇怪的男子后已经是大半夜,苏慕染随便睡了一会儿,就再也睡不着了,而是起身在冷宫里四处转了一圈,翠儿跟在她身后,见她忧心忡忡的样子,忍不住安慰道:

“娘娘别担心,您生得美若天仙,又有高公公暗中相助,今天一定可以达成所愿的,到时候丽妃娘娘再想害您,可就难了!”

苏慕染闻言,转身郑重地看着翠儿:

“你觉得我今天一定就能复宠么?”

翠儿忙不迭点头,苏慕染叹了口气,冷冷道:

“那复宠之后呢?帝王之心最是难测,他以前可以废了我,今后就可以杀了我,况且今天要是一着不慎,那咱们便是满盘皆输,你还觉得能够高枕无忧么?”

翠儿瞠目结舌,半天才犹犹豫豫地说:

“太后她老人家是您的姑母,一定会......”

话说到一半,她看着苏慕染冰冷的眼睛,这才反应过来,太后如果真的把苏慕染这个所谓的侄女放在眼里,当初就不会让她进冷宫,更不会纵容丽妃一次又一次地加害与她!

看着翠儿变了的脸色,苏慕染叹了口气,柔声道:

“翠儿,在这个宫里,你就像我的姐妹一样,我知道你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可是你的性子太过大大咧咧,不管今天我能不能复宠,你都要答应我,以后少说话,一切低调行事,好么?”

翠儿的脸色白了白,终于重重地点了点头。

苏慕染心中松了口气,这一个月以来她早就看透了翠儿的性子,这丫头忠心护主,只是太过单纯毛躁,她特意在今天把话说清楚,为的就是替未来铺平道路,免得节外生枝,好在翠儿聪明伶俐,一点就亮,倒也没费什么心思。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高程约定好的时辰,苏慕染压抑着紧张的情绪,让翠儿把古琴放在正厅,十指拨动,弹奏着一曲《春江花月夜》。

这种套路她以前在小说里看到的时候,还觉得十分可笑,没想到今天自己却用上了!苏慕染把曲子弹得行云流水,心里却忍不住地吐槽着,不过小说里通用的套路就是管用,不一会儿,她便听见沉稳的脚步声走了进来,一个身量高大的男人停在她面前,声音低沉悦耳:

“抬起头来。”

苏慕染依言,慢慢抬起头,只见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贵气的龙袍,眉眼俊逸,一双丹凤眼霸气而邪魅,倒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这种感觉,可能是从前身体的主人残存的记忆吧,苏慕染这样想着,起身下跪,盈盈行了个礼:

“罪妃参见皇上。”

罪妃?

宇文煦离唇角微弯,他昨晚见到这个小女子时,她那副义正言辞胆大包天的模样,可丝毫没有罪妃的样子!

苏慕染心里跳得厉害,只是面上不显,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而接下来宇文煦离的动作却让她有些惊讶,他竟然伸出手来,亲自把自己扶起来,还说了一句:

“爱妃免礼!”

这个计划,进行得未免也太顺利了吧!苏慕染偷偷去看高程,只见他也是一副不敢相信而又欣喜若狂的样子,当下也不表露出来,只是看着宇文煦离:

“皇上突然驾临,罪妃这里实在简陋,没什么好招待皇上的,请皇上恕罪。”

不动声色的一句话,就将宇文煦离的注意力转移到冷宫的环境上,这冷宫的墙都是透风的,器皿陈旧,十分破败,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映衬着庭院外的草木别有一番风味,也显示了主人不俗的品位。苏慕染打量着宇文煦离的神色,见他一副愧疚中略带欣赏的模样,心中一喜。

在高程的暗示下,翠儿和其他宫女太监通通退了下去,空荡荡的房内顿时只剩下了两个人,苏慕染轻咳了一声,柔声道:

“罪妃给皇上弹奏一曲吧。”

宇文煦离既然是被她的琴声吸引而来,那么她当然要再添一把火,让他彻底对自己上心才好!想到这里,她深吸一口气,正要弹奏,不妨身子一轻,却被宇文煦离拉进了怀里:

“琴声可以以后再听,朕许久不见爱妃,想和爱妃说说话。”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有意无意地把苏慕染往自己的肩膀上带,果不其然,怀里的小女人那双眼眸,很快浮起了一丝不敢置信。

宇文煦离肩膀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草药香气,分明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

难怪......苏慕染脸色苍白,难怪自宇文煦离进来的一瞬间,她就隐隐觉得有些熟悉,那双眼睛,那个声音......

昨天晚上自己救下的那个人居然是他?他一个堂堂的皇帝,怎么会穿着夜行衣出现在冷宫,还受了伤?自己知道了这个秘密,他会怎么处置自己?!

苏慕染的双手微微颤抖,脸上却露出娇媚的笑容:

“皇上想和罪妃说什么?”

宇文煦离凤眼微亮,沉声道:

“不如请爱妃向朕展示一下,你这一手好医术是从何而来吧!”

果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苏慕染的心脏狂跳,几乎只犹豫了半晌,就直直地看着宇文煦离的眼睛:

“罪妃的医术虽然不佳,不过能为皇上分忧就是罪妃的福气,皇上的伤口今天可还疼么?”

苏慕染不同于常人的坦诚和大胆,倒让宇文煦离有些吃惊,他本以为苏慕染为了保命,一定会装糊涂,没想到这个看似娇弱的小女人,倒有着出乎意料的足智多谋和勇敢。他眸色幽深,弯起了唇角:

“爱妃的医术十分高明,朕很是欣慰。”

苏慕染猜不透宇文煦离的心思,只好自己铺好路:

“皇上的伤口,只有罪妃这里的药草效果最好,太医们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方子,臣妾斗胆,请皇上给罪妃一个治愈龙体的机会,臣妾向来不爱多言,能治好皇上的伤,就是臣妾的福气。”

一句话,把底牌亮的明明白白,你的伤只有我能治,我什么也不会说,你也要保全我的性命!这个小女人,竟然还敢跟他叫板!

宇文煦离眸色幽深,忍不住把苏慕染拉得更近一步,之前选秀时,他半点没有放在心上,再加上昨夜的天色太暗,也没有好好打量,仔细算来,苏慕染进宫这几个月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认真打量她的模样。

眼前的小女子长发微微挽起,梳着最简单的堕马髻,戴着最简单的银凤镂花长簪?,身上穿着粗布衣裙,半点没有沾染上后宫女人穿金戴银的俗气,倒像一支空谷幽兰,十分清雅动人。

男人阳刚沉稳的怀抱让苏慕染很不适应,当然,她也没傻到主动挣脱,正浑身不自在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低沉的声音:

“朕从前不知道爱妃竟然是个可人儿,今日一见,倒是十分倾心,你一口一个‘罪妃’的自称,让朕十分心疼,从即日起,你就搬出冷宫,做回朕的妃嫔吧。”

苏慕染来不及狂喜,就觉得身子一软,下一秒,宇文煦离温热的嘴唇就吻了下来。

第四章:盛宠的贤昭仪

宇文煦离的这个吻,一开始完全是出于莫名的心动,本来以为只要浅尝辄止就好,可这个小女人的樱唇实在太过诱人,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清香也让人心醉神迷,他忍不住加大了力度,唇舌攻城略地般的肆虐着,直到感觉到苏慕染已经呼吸机急促,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

苏慕染满脸通红,心里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要知道在现代,她苏慕染可是个连恋爱都没谈过,只知道学习的三好学生啊!这个男人如此霸道的行为,让她觉得不适合害怕,可是,却没有半点厌恶和反感。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容她多想,宇文煦离的嘴唇再次吻了上来,可这一次却比刚才温柔了许多,几乎要让她沦陷进去,还是那股药草味让苏慕染清醒了过来,她红着脸推了推宇文煦离,轻声提醒着:

“皇上,冷宫环境恶劣,您肩上还有伤!”

她再傻,也不会感觉不到这个男子身上的反应好吧!即使她下定决心要做他的妃子,这也未免太快了!

好在宇文煦离很听她的劝,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又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了许久,才沉声道:

“以后朕不许你再以‘罪妃’自称,你自己也说冷宫环境恶劣,稍后便让内务府的人过来帮你收拾东西,今夜就住进明光宫去吧!”

说完这句话,宇文煦离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苏慕染呆呆地在殿里站了很久,直到高程带着内务府的奴才们过来收拾东西,她才缓过神来。

“奴才恭喜昭仪娘娘!”

高程响亮的一声喊,让苏慕染愣了愣,昭仪?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昭仪可是九嫔之首,现在宇文煦离宫里,除了他还是皇子时就纳的淑妃之外,就只有一个丽妃,这样一算,她这个昭仪岂不是后宫里第三大的位份?

然而宇文煦离带来的震撼还不止于此,高程满面喜色地告诉她:

“娘娘,皇上亲自给您赐了‘贤’的封号,要知道在这后宫里,可是按照‘贤良淑丽’的次序排的,您虽然只是昭仪,可有了这个‘贤’字,就已经和淑妃丽妃两位娘娘平起平坐了!”

内务府的奴才们一片恭维讨好之色,和之前一个月的冷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苏慕染心情复杂,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苏慕染承认,她想要依靠宇文煦离的宠爱,在这个陌生的环境活下来,可是按照她之前的设想,宇文煦离最多会封她做一个品级较低的位份,新鲜几天也就过去了,到时候她又不引人注目又不构成威胁,大可以好好活下去。

谁曾想到,宇文煦离这个人竟然这样难对付,还给了她这么高的位份!看来以后的日子,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苏慕染突然得了宠,明光宫自然是布置得无比奢华,到了夜里,她在嬷嬷们的伺候下沐浴更衣,披着一身怎么看怎么羞人的轻纱,犹豫了半天才从浴池里走出来,刚走进寝殿,就愣在了原地。

烛火通明的寝殿内,宇文煦离负手站在床边,听到动静后转过身来看着她,眼中一片晦暗不明。

“罪......臣妾参见皇上。”

她差点又以“罪妃”自称,好在很快就变了过来,宇文煦离亲自把她扶起来,两个人离得很近,近得她几乎能感受到,宇文煦离投射在他身上,炙热的目光。

对于“苏慕染进宫”这件事,宇文煦离一开始其实很是不满,后宫已经有了一个苏家的太后,也有了丽妃苏如燕,难道苏家还是不满意,一定要权倾天下才够么?

正因为这样,苏慕染进宫几个月以来,他不过草草宠幸了一两次,而在得知苏慕染的父亲苏元道和苏后不和时,更是借着丽妃的手把她打入了冷宫,好从内部离间苏家,只是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苏慕染竟然会救了他,更没想到,他会第一次对一个女子这样心动。

目光在她轻纱掩盖下的美妙娇躯游走着,宇文煦离声音暗哑:

“爱妃这样......很美。”

短短一句话,就让苏慕染红了脸,她想了想,决定暂时岔开话题:

“臣妾看看皇上的伤好了些没有。”

不提伤还好,一提起伤口,宇文煦离好不容易温和一些的眼眸瞬间又浮起一层寒冰,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慕染,缓缓开口:

“说起来,朕与爱妃的缘分还要感谢这道伤口,若不是想着让爱妃帮朕敷药,今日高程便是说破了嘴,朕可能也没甚么心思去冷宫。”

盛夏的天气本来很热,可苏慕染听了这番话,却是如坠冰窟,原来宇文煦离知道自己和高程背后的动作,他只是装作置身事外的样子,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演戏!

对于这样一个心思深沉,工于心计的人,自己完全就是个小白嘛!仅剩不多的经验告诉她,在这种腹黑得根本看不透的大神面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坦诚。想到这这里,苏慕染咬咬牙,缓缓下跪:

“臣妾承认,之前因为救过高公公的性命,所以才有了今天到的事情,皇上若是要怪,只要责罚臣妾就够了,千万不要连累别人!”

宇文煦离脸色平淡,漫不经心道:“那你为什么要出冷宫?”

“臣妾想活着。”

苏慕染一字一顿地说:“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磨难,但只有有一线生机,就有从头再来的机会。臣妾想复宠,并不是因为冷宫环境恶劣,而是只有出了冷宫,臣妾才能活下来。”

活着。

宇文煦离的心被这两个字微微震撼,脑海里回想起了母妃的绝笔信,那上面只有很短的一句话:“望我儿性命无虞!”,母妃当初可以赴死,可以让自己去做仇人的儿子,不正是为了让自己活着吗?!

眼前这个小女人,没有说出那些一听就假的要命的花言巧语,而是坦诚地告诉他最原始的想法。

心里闪过一丝连自己都不能察觉的悸动,宇文煦离的声音平淡如一口古井:

“朕很欣赏爱妃坦率的性子,朕答应你,既然让你出了冷宫,就一定不会再让你回去,更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苏慕染心知宇文煦离根本不可能完全信任自己,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自己眼下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暗暗松了口气,盈盈笑道:

“臣妾多谢皇上!”

第五章:苏太后

宇文煦离走近,伸出手虚扶,若有若无的挂着笑意说道:“爱妃欢喜便好。”

苏慕染莞尔一笑,心里却一直暗想,已经入夜了,此时不走莫不是要在这里留宿?

想到自己前世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少女,在他跟前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有些心慌,不知道该怎么是好。

“夜已深,爱妃早些就寝。”宇文煦离扔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去。

谢天谢地!

苏慕染暗暗松了口气,侧身行礼道:“臣妾恭送皇上。”

直到确认他离开房间,苏慕染这才坐了下来,拿起手旁的茶杯一饮而尽。

“娘娘,上次您吩咐的事情有些眉头了。”高程看了看门外,悄声走了过来,“那日午后并无他人出入过,只是……”

“只是什么?”苏慕染眼睛微眯,用手绢拭去嘴角的水渍,挑眉问道。

高程弓腰低下声道:“只是有人说看到了丽妃娘娘身旁的月珠出入过御膳房。”

月珠,丽妃的贴身丫鬟。

果然不出她所料,在参汤中下毒的就是丽妃无误!

“辛苦公公了。”苏慕染看了看一旁的小翠,淡淡笑道,“本宫能从冷宫中出来,也是多亏了公公,这些公公莫要嫌弃,当是喝茶了。”

高程收下银两,便退身离开,赶上皇上的仪仗。

小翠立马露出愤怒的神色,忍不住道:“娘娘,丽妃娘娘未免也太狠毒了,更何况她还是娘娘堂姐!”

苏慕染摩挲着茶杯的边沿,一言不发,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凝滞住,满是寒意:“不急,这些总归是要还回去的。”

看着眼前的主子,小翠不由后背发麻,总觉得娘娘这一个来月变化了太多,不过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以后这些话莫要让外人听到,这幅神情也莫叫他人看见了。”苏慕染走向雕花木床去,摸着这鎏金纹花的围帐,光滑舒服,此后的一切将会逐渐改变,“歇息吧。”

小翠放下帘子,灭了红烛,屋内黑暗一片,便退了出去。

苏慕染重新得宠,封为贤昭仪且入住明光宫之事,一时之间传的极快,在宫中掀起不小的波澜,唯有这明光宫中仍是平静如水。

两日清晨,慈宁宫内。

“太后娘娘万福,丽妃娘娘携冯婕妤前来请安。”

丽妃一早便得知苏慕染的事情,在重华宫险些没将一口银牙咬碎,混入夹竹桃的参汤竟是没将苏慕染毒死,竟是还复宠了,心下知不妙。

苏太后虽是已经有了三十来岁的人了,可人保养的极好,跟个二八年华的姑娘似得,皮肤细腻光滑,见此面上欣喜,道:“平身,今日怎么来我老婆子这儿了?”

“姑妈,瞧你这话说的,好像如燕无事便不来了似得。”丽妃苏如燕走了过去,瞥了一眼冯灵依,撒娇道,“姑妈保养的甚好,这肌肤如燕瞧着都有些嫉妒呢。”

“就你这丫头嘴甜。”苏太后自是欣喜不已,拉过她的手,二人本就是有血缘关系,素来便疼如燕一些,更是聊的欢。

一旁的冯婕妤冯灵依也附和着笑道:“那可不,不知道的人,怕是以为太后娘娘还是刚及笄的姑娘啊。”

说着,冯灵依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故作姿态的说着:“听闻皇上将贤昭仪赐入住明光宫,怕也是凭着那光滑细腻的皮肤呢。”

“冯婕妤莫要胡言!”苏如燕出言斥责道,但似乎一早便料到一般,又看了看苏太后。

苏太后颇敛住笑意,有些好奇,问道:“贤昭仪?”

冯灵依闭了嘴不敢言语,见太后问起,又看了看苏如燕,低下头道:“是居在冷宫中的废妃苏慕染。”

“皇上定只是觉着堂妹漂亮,在冷宫中冷清,才将堂妹从冷宫中移了出来吧。”苏如燕淡然笑着,看似在为苏慕染开解。

“才不是呢。据说贤昭仪那日可是特地在让人引了皇上去的,在冷宫中弹琴故作清高,又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蛊惑了皇上。皇上那日出了冷宫,便封为贤昭仪,还入住了明光宫,此后皇上便一直去那处,哪儿也不去。”冯灵依愤愤不平,丝毫不留余地抹黑着苏慕染,跟真真儿瞧见了似得。

苏如燕拿起手绢,擦了擦眼角挤出的晶莹泪珠,看着让人心生怜意:“这也是臣妾无福了,可是从未得过皇上宠幸,堂妹倒是连着两日便受了皇上的宠幸。”

说罢,还有些羡慕和可怜。

苏慕染这般受皇上宠爱?

被打入冷宫的原由苏太后也有耳闻,如若当真受宠爱,怎会因为一根珠钗便打入冷宫,只是入了冷宫,还重新得宠,能将皇上蛊惑这才是真本事。

听着二人一唱一和,苏太后啜饮口茶水,有意无意听着二人说着,道:“贤昭仪若是这般能耐,哀家倒是要见一见了。”

“说到这儿,贤昭仪复宠数日了,怕是还未曾来慈宁宫给姑妈请安。”苏如燕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深意,皱眉斥责道,“若是因为得了盛宠,这未免也有些不成体统!”

冯灵依连忙接住话茬,频频点头道:“对啊,贤昭仪也太目中无人了,更何况还是太后娘娘的侄女呢,却不知比丽妃姐姐差了多少。”

这话捧一个踩一个,既污蔑诽谤了苏慕染不孝,也让苏如燕成了孝顺、遵循礼仪之人。

“丽妃娘娘在同太后说什么,瞧着极是欢喜啊。”一道清越的声音传来,让人感觉在这炎热的夏天也有些清凉。

苏如燕话音刚落,闻言,脸色霎变,僵住片刻便很快恢复,朝门口处看去。

苏慕染出现在三人跟前,看着太后蹲身行礼,恭敬道:“臣妾参加太后娘娘,前两日身子不适,耽误了给太后娘娘请安,还望太后娘娘恕罪。”

“好孩子,平身。”太后坐在榻上,伸手虚扶,示意她起身,“赐座。”

此处只能容下两处座,苏如燕和冯灵依各占了一处,自然是按位份只有婕妤的冯灵依让座。

冯灵依面色一僵,却又不得不起身,谁让她位份不如昭仪高呢,连忙笑道:“姐姐请坐。”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夏至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