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都市 >

夏梦琪叶天翊by玉灵_裁的百万秘妻

夏梦琪叶天翊by玉灵_裁的百万秘妻

作者:玉灵

类型:都市

大小:10.4MB

时间:2018/09/14 18:37:18

内容概述:夏梦琪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她竟然睡了叶天翊......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7089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夏梦琪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她竟然睡了叶天翊...可这男人却偏偏缠上了她...《总裁的百万秘妻》值得一看的现代言小说...

总裁的百万秘妻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一夜露水

"唔……"

口唇被堵住,一股烟草裹扎着的酒气霸道的冲入鼻端,像是这个人霸道至极的行为.

不过瞬间,夏梦琪就觉得胸腹间的氧气被一点点抽干,她浑身乏力,不知所以.

今晚是A市最尖端的商业晚会,她好容易混进来,不过是为了得到一次采访叶天翊的机会.

可谁知道,居然刚进门,就被人按住了?!

夏梦琪瞪着一双眼看着尽在咫尺的男人.

房间内昏黄暧昧的光线下,他五官俊挺,眼眸深邃,帅得让人无法呼吸,可夏梦琪此时此刻根本没有半点儿心情欣赏,因为对方的手已经顺着她修长的腿,一点点的往上撩.

晚礼服的裙裾被撩起,凉风嗖嗖,吹得夏梦琪一阵瑟缩.

该死的!

她紧咬牙关不给对方半点儿机会,同时屈起右膝朝着对方某处顶过去.

几乎就在她行动的同时,夏梦琪觉得唇上一痛,耳边就听见了磁性得要命的声音:"没看出来,还是只小野猫."对方说毕,幽幽笑了起来,低沉的嗓音回荡在耳际,夏梦琪的脸无端就红了起来.

"乖,我会很温柔的."

他说着,继续凑过来,将夏梦琪狠狠压在墙壁上,炽热的呼吸吹拂在夏梦琪的颈部,她浑身一个哆嗦,急忙伸手用力顶住对方的胸膛.

"先生,误会,我们之间有误会."

夏梦琪尽量让自己的声线镇定,可微微的颤音还是听得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欲拒还迎.

"哦?"

对方并没有停下动作,一只手握住了夏梦琪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另外一边细密的吻顺着夏梦琪的项颈一路往上,含住了她珍珠般的耳垂.

夏梦琪浑身一抖,偏头要躲,下颌却被对方狠狠掐住动弹不得.

"我的耐性是有限的."

这一次,他的声音带了点儿不悦,随着那一丝若有还无的不悦,夏梦琪只觉得无端的威压瞬间扑面而来,带着上位者惯有的威严.

夏梦琪瞬间觉得自己像被猎豹惦记上的猎物不敢动弹,可不过瞬间,她又恼了.

对方凭什么不悦?!不悦的该是她才对吧?!

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挣开对方的钳制怒道:"你再不放开我,我报警了!"似乎是震慑住了对方,他停下了动作,一双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子.

鹅蛋脸,俊秀的五官带着点儿女子少有的英气,挺直的鼻梁下是一张丰润的唇,线条纤细优美的项颈下是剧烈起伏的胸膛.

低胸的宝蓝色晚礼服将她一身白皙如玉的肌肤衬托得越发撩人.

叶天翊双眸微微一眯,唇角勾起:"欲擒故纵玩一次可以,再多就没有意思了."夏梦琪翻了个白眼,转身要走,这男人还真有够自恋的.

"一百万."他忽然开口.

夏梦琪回头,看见对方眼底的嘲讽.

"当然,如果你伺候得好,可以再加一百万."

他当她是什么人了?!

一股怒火悚然蹿起,夏梦琪怒极反笑:"一千万!等你入土那天,本小姐一定烧给你."夏梦琪说毕就要拉门,身后一股劲风忽然扑过来,她想也没想就扑到门边,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啊!救命!"

夏梦琪尖叫,十指疯狂的抓向叶天翊的脸,叶天翊利落的躲过,将夏梦琪狠狠摔在大床上.

水床软得要人命,夏梦琪拼命挣扎都爬不起来,就在她好不容易扣住床沿,男人却已经俯身压了下来.

"整个A市,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他冷冷道.

"我就是说了,怎么样!"

夏梦琪回手就是一个耳光,叶天翊却轻松的握住了她的手腕:"说了,就要付出代价."夏梦琪眼睁睁看着他英俊的五官在自己眼前放大又放大,紧接着她的唇再度被他攥住,炽热的烟草气息攻进她的口腔.

她要反抗,可双手被叶天翊轻松的禁锢住举到头顶,两条修长的腿也被他的腿压住.

水床起起伏伏间,他们无数次的亲密接触,哪怕隔着衣服,夏梦琪也感觉到他身上炽热得要烫死人的热度.

这个男人,一定是疯子!

夏梦琪悲剧的想,怎么就能让自己撞上这样的霉运?!

她不甘心的看着自己的裙子被男人一点点褪下,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床头硕大的水晶烟缸,几乎想都没想,夏梦琪抄起烟缸就朝着男人后脑砸下去.

砰!

闷响声里,男人抬头,狭长的眼眸里满是要杀人的怒火.

夏梦琪两手一松,烟灰缸掉落在床上,砸得水床一阵起伏.

夏梦琪这才醒过神来,从男人腋下钻出去就要逃,可脚踝一紧再度被男人握住,随即他用力往回一拉,夏梦琪落入他的怀中.

"好,你很好."

叶天翊笑得邪魅,眼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怒火.

整个A市,他叶天翊说一就没人敢说二,如今居然有个女人如此不知死活,他觉得很有必要让她知道点儿厉害!

叶天翊二话不说,粗暴的扯开夏梦琪的衣裳,晶莹剔透的肌肤在月色下散发着珍珠般的光泽,柔软而流畅的线条将他体内的男性荷尔蒙都尽数点燃.

他再也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行为,粗鲁的就那么生硬的挤了进去.

尖锐的痛楚传来,夏梦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把利剑生生剖成了两半.

她倒吸一口冷气躬起身,想要尽量缓解那样的疼痛,可男人却冷冷一笑,越发用力的冲撞起来.

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中夏梦琪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房间内空无一人.

夏梦琪想要坐起身,这才发觉四肢乏力,浑身像被人拆散了重组的一样.

她缓了很久才坐起来,空气中残余的暧昧气息让她反胃,她跌跌撞撞冲到马桶前一阵呕吐,脑海里回忆起的是刚才那些不堪的画面.

夏梦琪打开莲蓬头对着自己一阵猛冲.

20年来她守身如玉,甚至还被闺蜜嘲笑她是老修女,可谁知道自己如此珍视的东西,居然在一夜之间就丢给了一个陌生人?!

夏梦琪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她扶着浴室的墙壁,任由炽热的水珠打在身上,可她却还是觉得冷.

都不直到过了多久,一阵门铃声将夏梦琪近乎自残的洗浴打断.

她裹着浴袍打开门.

"小姐您好,这是您的新衣服,还有这个."

第二章  被绑架

夏梦琪疑惑的看着对方,服务员似乎见惯不怪,淡淡一笑将衣服放到桌上,然后躬身退出了房间.

打开信封,里头赫然是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支票下方的签名却让夏梦琪瞳孔猛的一缩.

叶天翊?!

她昨晚遇到的居然是叶天翊?!

夏梦琪脑子有一瞬间的死机,随即想起是同事李芳芳告诉她,叶天翊会在这里,甚至还帮她进了酒会.

难道……

夏梦琪迅速换上叶天翊准备的新衣服,可笑的是,这衣服从内到外居然尺码刚够.

这个无耻的男人!

夏梦琪暗暗咬牙,打了出租车就直奔编辑部.

《星刊》是在A市以八卦闻名的杂志,夏梦琪一路直奔李芳芳的办公室,却不见人.

她转头,立刻看见总经理办公室.

房门紧闭,却听得见里头悉悉索索的声音,娇俏的女声不是李芳芳又是谁?

夏梦琪深吸一口气,伸手敲了敲门.

"谁?!"

经理的声音带着不悦,夏梦琪可管不了那么多,一脚踹开了房门.

李芳芳正斜倚在总经理怀中,两个人衣衫不整,瞎子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你,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总经理将李芳芳往旁边一放,嗖一声拉起了拉链.

"无礼者人恒无礼之!"

夏梦琪说得风轻云淡,可一双眼底却满是怒火.

"夏梦琪,你够了啊!"

李芳芳率先发难:"这是你的辞退信,还有,考虑到你今后的生计,老总可是特地发了三个月的工资给你呢.""辞退?"夏梦琪几乎从牙缝里迸出这两个字.

李芳芳轻蔑的一笑:"难不成你忘记了?昨晚你可是写了军令状,采访不到叶天翊就卷铺盖走人."夏梦琪紧握双手,是啊,若非如此,她又怎么会着了这些人的道?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笑了:"谁说我没采访到的?""你!"李芳芳脸上刚变,就被老总拉住了.

"夏梦琪,不要胡搅蛮缠."

"我可没胡搅蛮缠."

夏梦琪轻蔑的一笑:"我不仅采访了他,还很受他的亲睐,辞退我,你是想星刊关门大吉吧?"夏梦琪不等对方反应,从包里掏出支票砸过去:"给我看清楚,这是叶天翊给我的,还有这身衣裳也是他买给我的,不信你们可以问问酒店服务台."夏梦琪说毕,冷冷一笑:"相信以你们和酒店服务台的关系,要打听到这些应该不难."总经理和李芳芳面面相觑,捧着支票看了半天,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说吧,昨晚是谁出的主意?"

夏梦琪坐下来,冷冽的目光扫过总经理肥胖的脸和李芳芳浓妆艳抹的脸.

她顺手抄过桌上的指甲锉,轻轻矬着指甲:"我家天翊说了,无论是谁,都算是我俩的恩人,他可是要亲自当面道谢的."总经理脸上的肉忽然抖了抖,叶天翊是谁?A市的王者,他当面道谢?做梦呢吧!

办公室内气氛压抑,夏梦琪耐住性子等待着这两个人自圆其说的说辞.

就在此时,夏梦琪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摸出来一看,是辛梓晨,她的好闺蜜.

"死丫头!你快看新闻头条!"

电话刚接通就听见辛梓晨的咆哮,夏梦琪心底顿时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来.

她点开总经理电脑,屏幕上赫然是一行红色的炫目大字:"叶天翊一夜露水觅新欢."而新闻下方详细的说出了昨晚在酒店内的事,更有一小段视频,水床上的激烈程度亚于地震,而男人只露出健硕的背影,女人的脸却是如此清晰.

夏梦琪只觉得胸口一阵窒闷,险些昏倒过去.

"梦琪,梦琪,你听我说,昨晚的事都是老李的主意,他说总部有提拔你当副经理的意向,所以才让我给你铺路,把你……"李芳芳看着夏梦琪苍白的脸,越说声音越小.

夏梦琪缓缓抬眼,双目赤红,李芳芳吓得一个激灵:"可我们真的没有录像,我们不过是想要你采访失败,自己走人.""是吗?"夏梦琪冷然一笑,一把甩开李芳芳的手,指着屏幕道:"那这东西是哪儿来的?!""这……"总经理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我们也不知道.""不知道是吧?"

夏梦琪怒了,胡乱拨下一串号码,恶声恶气的道:"要不然,你亲自给叶天翊解释一下?"总经理急忙按了夏梦琪的电话,几乎带了哭腔:"小祖宗,我们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把叶天翊的视频放到网络上啊!"夏梦琪看着总经理不似作假的表情,也相信了几分.

这个肥硕油腻的中年男人,经营着一家不死不活的八卦周刊,要说他敢惹叶天翊也的确不可能.

可要不是他,那会是谁?

夏梦琪想不出,整个A市还有谁敢去摸叶天翊的老虎屁股.

"小祖宗,求你赶紧和叶少解释一下,真的不是我们啊!"总经理一边说,一边狠狠扇自己耳括子:"我错了,今后你的工资我照发,您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用来……"夏梦琪看着总经理,冷冷吐了一个字:"贱!"

走出编辑部,阳光炫目,夏梦琪一阵发晕,这才想起自己从昨晚到现在几乎什么都没吃.

她摸着肚子正打算去编辑部旁边的小食摊找点儿东西吃,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骤然停在她跟前,车门打开,不等夏梦琪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人黑布罩头丢上了车.

手脚迅速被捆住,她被人丢在了车子最后面.

夏梦琪慌乱的心跳鼓噪着,她用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尽量镇定的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儿?谁派你们来的?"车内分明有三四个男人,可他们谁都不理她.

"是叶天翊吗?"

夏梦琪思来想去,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作为当事人之一,看见那样的视频,恐怕第一时间也会想到自己.

"别以为你们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一定就是叶天翊!"

夏梦琪还要诱供,对方却塞了一团东西到她的嘴里.

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夏梦琪一阵干呕.

车厢内顿时再度安静下来,这样的静让人害怕.

第三章  灭口

她素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何况如今还涉及到她的名誉问题,想到叶天翊那种恶虐的个性,夏梦琪觉得要跟他解释清楚不是自己干的,恐怕比要他相信母猪会上树还难.

思及此,夏梦琪抬腿就往车壁上蹬.

她要逃!

眼看她就要将玻璃窗踢碎,对方一把按住了她的腿,冷声道:"老实点儿,否则杀了你."冰冷无情的威胁,终于让夏梦琪安定下来,她不敢动,只能侧耳倾听.

车子似乎在市区绕了几个圈儿,最后才开始朝南行驶,因为阳光正好照在她的左侧,而现在是早上十点左右,只有朝南行驶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A市的南部,是一大片富人的别墅区.

想到或许对方是叶天翊,夏梦琪就觉得生不如死.

然而她又有什么办法?

虽然在星刊的这几年,她也算叱咤江湖,认识了一大帮的朋友,可谁敢惹叶天翊?更何况还是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她!

又过了十几分钟,夏梦琪终于被带进了一个房间.沙发很软,房间内带着一股清爽的柠檬香.

夏梦琪嘴里的布团被拿去,可手脚和头套依旧还在,她正准备松一口气,忽然警惕的转向正面.

细微的呼吸声从正前方传来,对面有人!

然而对方显然不想率先开口,夏梦琪想了想,柔声道:"叶先生,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我昨晚不过是被编辑部安排采访您,却阴差阳错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刚才已经和编辑部确认过,不是我们录的影."回应夏梦琪的依旧是死一般的沉默.

最大的蔑视就是无视,而最大的恐惧就是不明白对方到底要干嘛.

夏梦琪有些心虚,她吞了口口水继续道:"当然,只要给我点儿时间,我一定会查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给您一个交代.""是吗?"

突兀的女声传来,夏梦琪愣住.

不是叶天翊,绑架她的居然是一个女人?!

"如果你还在A市,天翊要查出来是谁捣鬼倒也简单."女人的声音温婉大方,像在和姐妹拉家常:"可如果你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你觉得天翊又会怎么想?"还能怎么想?一定觉得自己拿了钱远走高飞了呗!

夏梦琪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或许就是罪魁祸首:"是你!是你录的影吧?""倒也不傻."女人得意的笑道:"可惜你偏偏惹到了我."她说话间,冰凉的金属触感紧贴夏梦琪的脸,她甚至能感觉到那匕首的锋利,每一根汗毛都不受控制的直立而起.

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夏梦琪急忙道:"我也是受害者,我根本不想和叶天翊有任何交集.""每个女人都那么说.可还是前赴后继,想方设法的趴上天翊的床.""我没有,我是被迫的."

"被迫?"

女人笑了起来,带着一贯的温柔:"夏小姐,你这是要告诉我,你是被天翊强暴的?""当然!"夏梦琪想都没想的回答,倒让对方有些意外.

她摩擦在夏梦琪脸颊上的匕首顿了顿,然后道:"我要怎么相信你呢?"夏梦琪愣了片刻道:"我可以告他!"

对方闻言,再度沉默了.

房间内瞬间落针可闻,越发显得压抑,夏梦琪大气都不敢出,等待着对方的选择.

说不准今天她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想到爸爸妈妈,想到这短暂的20年人生,天不怕地不怕的夏梦琪忽然怕起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脸颊上的匕首突然收回,夏梦琪听见她道:"我就相信你一次."夏梦琪正要松口气,又听对方道:"但是,夏小姐,我希望你不要给我耍花样,在A市我也不是一个打酱油的.""我知道,我不会食言的."

"很好."

女人说毕,拍了拍掌,房门打开进来刚才的几个男人,再度将夏梦琪丢到了商务车的后座上.

这一次,夏梦琪没有闹,而是认真的倾听着身边的每一个声音.

车子很快停下,夏梦琪被人丢在路边.

她一把扯下头上的头套,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租住的公寓楼下,可见对方对自己了解甚微.

夏梦琪不敢造次,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忍不住再度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一封写好的诉状,告的就是叶天翊强暴.

这女人……真可怕!

夏梦琪转身跑回公寓,一头栽进柔软的床铺,熟悉的气味让她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脑海里那些逝去的理智也逐渐回归.

她翻身看着屋顶,回想起刚才的一切.

别墅一定是在南部富人区,女人一定是富家千金,并且对叶天翊有着强烈的感情,无论是爱或者恨.

而女人势力很大,对自己了若指掌.

夏梦琪心底盘算了一番,觉得自己胜算几乎为零.

怎么办?!

她焦躁的抓着头发,门铃忽然急促的响起.

夏梦琪不耐烦的用枕头盖住脑袋.

对方却一直坚持不懈的按铃,夏梦琪终于忍不住打开门,一道红色的旋风裹扎着淡淡的花香味顿时迎面而来.

这熟悉的味道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辛梓晨来了.

"姑奶奶,当缩头乌龟有用吗?"

辛梓晨一口气喝光了桌上的格瓦斯,舒坦的打了个饱嗝,这才看向夏梦琪.

"我说你真看不出来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都攀上叶天翊了.""滚!"

夏梦琪心情不好,将诉状丢给辛梓晨:"帮我起诉."

辛梓晨美目扫过,惊叫:"夏梦琪,你没疯吧?"

夏梦琪挥开辛梓晨按在自己额头的手,揉了揉跳动的太阳穴,将事情说了一遍,问:"你说,我现在除了按照约定告叶天翊,还有其他活路吗?""没有."辛梓晨如实道.

"那不就结了."

"可告叶天翊……"辛梓晨将波浪长发甩到背后:"我觉得你会比落在那女人手里还惨.""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两害相权取其轻,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找叶天翊呗."夏梦琪一愣:"找他?"

第四章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一个小时后,寰宇国际集团大楼下.

夏梦琪看着高耸入云的大楼,深深吸了口气.

她推了推墨镜,左右看了一下,见没人认出自己,这才小心翼翼的朝里走.

"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一个保安拦住了夏梦琪的去路.

"呃……"夏梦琪犹豫半秒,笃定的道:"有!"

"那请问小姐约的谁?"保安面无表情,似乎见惯不怪.

夏梦琪想也没想道:"叶天翊."

"嗞."

保安倒吸一口冷气,在寰宇国际集团大楼里敢直呼叶天翊的名字,这女人……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夏梦琪,忽然双眼一亮,如梦大醒,一拍胸脯立正站好.

"小姐,请跟我来."

保安将夏梦琪一路护送到一把电梯前,恭顺的道:"总裁办公室在最顶层,请放心,这部电梯是总裁专用,绝对保密."保安说毕,朝夏梦琪谄媚的眨了眨眼:"我叫王保安,小姐要记得我啊."电梯门将保安阿谀奉承的脸隔绝开来,夏梦琪心底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很显然对方已经认出自己,甚至因此给了自己方便,一想到是因为那不堪的视频而得到的优待,夏梦琪就有些抓狂.

物似主人型,这个该死的男人,用的保安都这么变态!

夏梦琪在电梯里一阵腹诽,可看着电梯数字一路攀升,她的心却又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昨晚在酒店的那些画面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转动起来,夏梦琪只觉得头皮一跳一跳的疼起来.

叮!

电梯门打开,夏梦琪抬头,豁然瞪大了一双眼.

对面,男人英挺冷峻的面容不带一丝波澜,直勾勾的盯着夏梦琪的眼眸里,燃着零星的火苗.

不过短暂的四目相对,夏梦琪就感觉到叶天翊很生气.而传说中,叶天翊27岁的生涯里,真正生气不超过两次.

第一次是他12岁时,父亲遭遇车祸身亡,他却只凭借一己之力,将意外变成了证据确凿的谋杀,并且逮到了杀人犯.

第二次是在他18岁接任公司的时候,亲自将那些不支持他的老臣扫地出门,也就是震撼整个A市商界的寰宇股东事件.

而如今,她是否真的要面对第三次?

夏梦琪缩了缩脖子,她突然有些后悔听了辛梓晨的话,因为此时此刻的叶天翊比那个女人似乎更可怕.

"进来."

短暂的沉默后,叶天翊转身离开.

夏梦琪愣神片刻,抬头看见秘书小姐意味深长的笑容:"小姐请到总裁办公室,另外请问您是要喝花茶还是咖啡?""随便."

夏梦琪急忙跟上叶天翊,心底忐忑万分,却又似乎没有退路.

"关门."

叶天翊坐到他的专属座位上吩咐.

夏梦琪却犹豫了,这关起们来似乎危险就更多了几分.

"我的话不说第二遍."

夏梦琪闻言抬眼凝视着叶天翊,这才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看他.

这个在A市几乎已经是传说的人物,从来不参加任何大范围的活动,从来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甚至就连签约也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

此时此刻,他慵懒的靠在椅子里,一双剑眉淡入鬓边,深邃的眸子看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夏梦琪被那目光一盯,顿觉紧张,目光不由得就下滑了几分.

他有一张薄薄的唇,此时微微抿着,越发显得凉薄,想到母亲说过,有这样嘴唇的人多半是情分凉薄,夏梦琪的心情顿时黯然几分,目光继续下落.

他的肩颈线条十分优美,哪怕隔着衬衣也看得出隐隐的力道,那是专属男性的力量.

夏梦琪无端就想起那晚自己的处处受制,脸颊忍不住一红.

"过来."

叶天翊冷冷开口,声线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夏梦琪抬头,却没有动,手指互相用力的绞着,琢磨着最适合的语言组合:"叶总,那个……我,我有事想说.""说."叶天翊的干脆利落,倒让夏梦琪有些意外.

"我想问问你,最近你有和谁结怨吗?特别是女的."

叶天翊眉角一挑:"什么意思?"

"那个……今早有个女的绑架了我,让我去法院起诉你强暴我,否则就要杀了我.""你告诉我这个干吗?"叶天翊反问,语调嘲讽.

"我……"

夏梦琪语塞,没想到绯闻男主居然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的声誉,难道他不怕寰宇估价大跌?或者董事会问责?

仿佛是看透了夏梦琪的想法,叶天翊大咧咧的将修长双腿往桌上一放.

"第一,标题虽然写了是我,可视频并没有正脸.第二,我身为寰宇的总裁有点儿绯闻才表示我性取向正常不是吗?第三,董事会如果有资格问责我,还会等到今天?至于股价嘛,起起伏伏最正常不过."夏梦琪一头黑线,这男人可真心大啊!

她深吸一口,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亏了她来时还那么紧张,谁知道对方居然如此不在意.

既然如此,那她就直接起诉他得了!

"好的,那么打扰叶总了."

夏梦琪转身正要走,却听见叶天翊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我办公室是菜市场?"夏梦琪也恼了,回头道:"那你要怎样?"

叶天翊起身走到夏梦琪身边,手背划过她光洁的脸颊:"让我来告诉你,你今天为何而来."骤然喑哑的声线,像一根羽毛划过夏梦琪的心底,她忍不住退了一步.

叶天翊似乎非常满意夏梦琪这样的表现,跟着进一步.

一退一进间,夏梦琪膝窝忽然撞到沙发扶手,脚一弯跌进沙发,而她还未起身,叶天翊已经压了下来.

专属的男性荷尔蒙散发开来,尽在咫尺的鼻息撩在脸颊,夏梦琪觉得脑子里忽然炸了个雷,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商界的规矩."

叶天翊磁性的嗓音在夏梦琪的耳边响起:"如果一百万不够,再想要,同样也要付出相应的回报."叶天翊修长的手指挑开了夏梦琪的领口,一线锁骨露出来,精致得让人垂涎.

第五章  未婚妻

叶天翊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感觉到体内不受控制的热度,艰难的移开目光.

"当然,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次性给你一千万……"

他埋首在她的柔软之中贪婪的嗅着属于她特别的香味,常年失眠的他,昨晚却睡得极好,似乎这香味功不可没,又或者,这女人功不可没?

思及此,叶天翊脑子里冒出个想法来,他充满蛊惑的道:"只要你,做我的女人……""啪!"

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了叶天翊的话,他冷冽的眸子盯着夏梦琪.

此时此刻,她脸上浮动着羞怒的酡红,越发衬托得肌肤吹弹可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越发的圆,水汽氤氲,却又让人觉得心疼.

叶天翊皱眉,狠狠攥住夏梦琪的唇,柔软的触感让他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焦躁的声音.

"叶小姐,总裁在会客,此时真的不方便见你."

叶天翊意犹未尽的松开夏梦琪,将她像小鸡一样拎起来,顺手就甩进了总裁室旁边的休息室,休息室房间关起的同时,总裁办公室大门被豁然推开.

叶天翊看着长驱直入的叶沛凝,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天翊,你没事吧?"

温柔的声音让夏梦琪浑身一怔,转头掰门缝.

门外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穿着一身香奈儿限量的小裙子,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在日光下闪烁着炫目的光泽.

此时她背对着休息室站在叶天翊身边,可光一个背影已经让夏梦琪觉得,这必定是个美人.

只是,美人的声音,为什么会和今早绑架自己的那个女人的声音如此相似?

难道……

夏梦琪更加紧贴门缝,关注后续.

"我能有什么事?"叶天翊语调冷漠.

"我看见新闻了,妈被气得七窍生烟,扬言要家法处置你,我就赶紧来找你."叶天翊偏头看了叶沛凝一眼,这个叶家的养女,什么事都不用做却享受着比他更好的待遇,从她进家的哪一天起,叶母就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宠溺来抚养她.

叶天翊有时候甚至怀疑,这个养女才是妈亲生的,而自己,才是那个被收养的.

一向对叶沛凝不冷不热的他,想到今早助理递过来的关于视频的调查结果,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么多年来,他同情母亲守寡独居,对她的要求千依百顺,而想到有了叶沛凝的陪伴,母亲心情也会好许多,便对叶沛凝也多有放纵.

可到头来,叶母居然要求自己娶了叶沛凝!

从小到大,叶沛凝对他的心思他不是不明白,可哪怕是养女,也是自己的妹妹啊!

叶天翊冷冽的目光掠过叶沛凝满是关心的脸,突然觉得恶心.

或许,是时候给这两个女人一点儿警告了,否则,在叶家到底谁说了算,她们都快搞不清楚了.

"找我?"叶天翊冷冷一笑:"找我给你擦屁股?"

"天翊,你什么意思,我可是关心你啊."

"是吗?原来你找人上我的床,录我的视频,发到网上坏我的名声,甚至要挟那女人起诉我,是对我的关心?"夏梦琪倒吸一口冷气,喵的,原来叶天翊早有准备.

"我……"叶沛凝没想到会被叶天翊看穿,一时语塞.

"没事的话,就给我滚."

叶天翊语调不善,挥手就要叫人,叶沛凝却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整个人已经变了一副模样.

"天翊,你为什么要这么冷冰冰的对我?我这么做也是因为爱你,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啊!"她不提还好,一提叶天翊脸色更差,他起身道:"叶沛凝,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在我这里,你只是我的妹妹.""可妈妈已经答应了,她也同意让你娶我的!"

叶沛凝说得万分委屈,温婉的脸上挂着泪痕,看起来楚楚动人,可偏偏她此时站在叶天翊身侧,只露出一半侧颜.

夏梦琪怎么掰门缝也看不见全脸,急得满头大汗.

她素来不是个八卦的人,可事关自己,怎么也得看清楚,省得下次这女人又绑架自己,自己谈判也有点儿资本.

就在夏梦琪要看清叶沛凝时,猛的身前一轻,门扉承受不住她的大力打开,她猝不及防的,就那么华丽丽的摔在了叶沛凝的脚下.

抬头,夏梦琪对上了那双满是水雾的眼睛.

"嗨."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清晰的看见那双人畜无害的眼底划过一抹狠辣.

随即,叶沛凝转头看向叶天翊:"天翊,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叶天翊淡然起身,将夏梦琪温柔的搀扶起来,右手随即搂住了夏梦琪的腰肢,唇角挂着一抹淡淡笑意,目光专注的看向夏梦琪道:"如你所见,这才是我的未婚妻.""胡……"

夏梦琪话未出口,已经被叶天翊吻住,炽热的气息席卷而来,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浑身酥软,若非叶天翊还搂着她,她恐怕就要软到地上了.

该死的!没出息!

夏梦琪恨自己无能,却听叶天翊用一种只有他们两个才听得见的声音道:"好好配合,我可以把视频删除,还你清誉."夏梦琪愣怔了一下,挑眉,目光满是怀疑.

"在A市,没有人会怀疑我叶天翊的承诺."

"成交."

夏梦琪转头,看着叶沛凝笑道:"叶小姐,不好意思,你今早绑架我,其实也是天翊早就设计好的.""骗人!"

"骗你干什么?要不然你以为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在天翊的房间安装摄像头?他不过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婉拒你罢了.""天翊?"叶沛凝求助的看向叶天翊.

叶天翊冷漠无情,没有一丝表情.

"叶小姐,我劝你死心吧,虽然你和天翊没有血缘,可怎么说也是多年兄妹,你总不想让寰宇闹出乱伦绯闻,股价跌停吧?""不,不可能."叶沛凝不住摇头,喃喃自语.

她看着夏梦琪,涣散的目光突然收紧聚焦一点,只那么一瞬间,这个理智近乎崩溃的女子忽然恢复了正常.

她看着夏梦琪,幽幽一笑:"是吗?"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柚子文学网”,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