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萌宝俏妈咪总裁爹地缠上瘾_言书雅封以朗在线阅读

萌宝俏妈咪总裁爹地缠上瘾_言书雅封以朗在线阅读

作者:紫铃音

类型:言情

大小:10.5MB

时间:2018/09/14 18:29:32

内容概述:《萌宝俏妈咪:总裁爹地缠上瘾》是由“紫铃音”所著的...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萌宝俏妈咪:总裁爹地缠上瘾》是由“紫铃音”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言书雅、封以朗,当年意外的一夜,言书雅带球跑路,回来时偶遇某人,发现冰山总裁居然失忆了。

萌宝俏妈咪总裁爹地缠上瘾_

第一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眼熟

“我说过了,不拍就是不拍,你们听不懂么?!”

在第二十八次被对方盛气凌人地拒绝后,现场的工作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

要知道今天这条广告的赞助商可是大名鼎鼎的封氏集团,据说那位传说中的封总可是个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的主,要是今天这条广告拍不了,那......

有几个胆子小的实习生已经吓得哭了出来,而一些年纪比较大的经验丰富的老员工则看了看渐渐漆黑的天色,有些心急地等着一个人的到来。

“吱”的一声响,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停在了片场,车门打开,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双穿着银色高跟鞋的美腿,修长笔直,美轮美奂,然后......

从车上下来的女人,一身白色的蕾丝裙子,华贵万千,显然是刚从什么晚宴上出来,更吸引人的却是她那张美艳非凡的脸庞,精致的眉眼即使是脖子上那串煜煜生辉的钻石项链,也不能夺走她一丝一毫的光彩。

看到女人向这边走来,几个员工热泪盈眶地扑上去,几乎要哭出来:“言总监,您总算来了!”

“之前本来一直都进行得很顺利,可是突然就......”

“现在都晚上九点多了,要是今天交不了差,咱们一定会被封氏集团整死的!”

“......”

叽叽喳喳的声音里,“封氏集团”那四个字显得格外刺耳。

言书雅刻意忽视了心中那一抹微痛,大步向今天的始作俑者--正漫不经心斜靠在躺椅上喝着果汁的大明星方若柏走去,淡淡问道:“怎么回事?”

方若柏没想到这个女人在自己这个大明星面前,竟然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倒也不觉得生气,而是坦诚地告诉她:“没有我喜欢的杯垫,这个广告我拍不了。”

言书雅毫不客气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心里非常恼火。要知道今天这个广告的拍摄机会,可是她和老板操劳了两个多月才拿到手的,要是拍摄顺利的话,利润会非常可观.

之前本来都进行得有条不紊,谁知道眼前这位大爷突然说什么“没有好看的杯垫就不拍”,这可是在荒郊野外,她上哪儿去给他找杯垫!

极力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言书雅试图跟方若柏沟通:“方先生,今天这则广告的主打产品并不是杯子,而是你身后的这些家具,我想......”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就一句话,没有杯垫,绝对不拍!”

眼前这张帅气无比的脸,即使随便拍一拍都会引发小女生们的尖叫,可在言书雅看来,这张脸却显得无比可恶,她咬着牙思考了很久,在众人惊诧的注视下,做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举动。

只听见“嘶”的一声响,一块洁白的蕾丝布料出现在言书雅手里,而与之相对的,则是她袒露在外的,比刚才还要夺目的美腿。

她把自己的裙子撕下来了!

“这样总可以了吧?”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可言书雅根本就不等方若柏开口,就自顾自地把撕下来的裙摆折叠整齐,垫在了杯子下面。曼妙精致的雪白蕾丝和室内简洁低调的装修浑然一体,更增添了几分温馨的感觉。

她做完这一切后面带挑衅地看着方若柏,只见对方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吩咐道:“好了,就从这里开始拍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纷纷向言书雅投去感激和崇拜的目光,而言书雅微微一笑,并不打算放过已经有些脸红的方若柏:

“方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上红的发紫的明星有很多,并不缺您这一个。我今天之所以会这样做,只是为了尽量止损,您不满意可以消极怠工一整天,让所有人都陪你耗着,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如果我们对您不满意,大可以换人再拍。”

毫不留情地怼人就是痛快!

言书雅气定神闲地说完一番气场强大的威胁话语之后,再也不看方若柏一眼,转身在拍摄范围外找了个凳子坐下,亲自监工,手里还不忘从桌子上翻出半个面包,大口大口地吃着。

她今天谈了一天的生意,晚上又要参加晚宴,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被夺命连环电话叫过来救场,整整一天都没吃东西,真是要饿死了!

在言书雅身旁不远处,一辆黑色的限量版劳斯莱斯慢慢关上了车窗,面容俊美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坐在后座上,只有他微微蹙起的眉头暴露了一丝内心的情绪。

“封总,您又头疼了么?”

坐在前排的助理面带关切,已经准备去拿药箱,却被封以朗沉声制止:“你现在去查一查,这个叫言书雅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什么......”

为什么他一看到这个女人,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这个女人被刻在他骨子里,只要看上一眼,心就会沉沉地痛?

“封总,在她代表兆华公司来签约的那天,您见到她之后已经让我去查了一下。”

助理端详着封以朗的神色,小心翼翼地说:“调查结果您也看到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单亲妈妈,和您并没有什么联系,您......”

“你在我手下这么多年,我以为你应该很清楚,我所指的调查究竟是什么。”

男人冰冷的声音回荡在车内,带着一丝危险的压抑。

助理的手微微抖了抖,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封总。”

说完这句话后,助理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询问着男人的意见:“您今天晚饭没有怎么吃,需要我吩咐别墅的厨师为您准备宵夜么?”

“我刚才说的是,让你现在就去调查。”

封以朗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声音淡漠地在耳边响起,助理脸色变了变,低低地答应了一声就下了车。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外看了许久,才拨通了一个电话:

“有一个叫做言书雅的女人,兆华公司的部门总监,我需要你帮我查明她的来历。”

“你说我的助理?那是以前我父亲留下的人,我......信不过他。”

第二章:公司被收购了?

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言书雅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本来以为儿子已经睡着了,一进门却看见他穿着卡通图案的睡衣,正坐在床上看着动画片,稚嫩的脸上满是困意,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困极了。

“天天,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言书雅心疼地把儿子搂在怀里,疼爱地摸了摸他的头:“是不是妈妈不在,你害怕了?”

“才不是呢!”

天天的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我已经是五岁的男子汉了,才不是胆小鬼呢!我是担心妈妈,外面的天好黑,要是你回到家还是黑漆漆的一片,肯定会很害怕,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有接,所以我只好等着你回来。”

言书雅一听,下意识地掏出手机看了看,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估计是在片场太吵了没有听见。

看着儿子熬红的双眼,她心里满是愧疚,为他盖好了被子:“谢谢宝贝儿,妈妈一点儿都不害怕了,你也快睡觉,好么?”

到底是小孩子,又熬了这么久,还不到五分钟,天天就睡着了。

言书雅温柔地轻轻拍着他的背,看着儿子恬静的睡颜,思绪却飘回了很久以前。

那个时候她为了赚生活费,没日没夜地出去打工,每次深夜回到家,都能看到一脸困意却仍在等待的封以朗。

“你不喜欢花我的钱,那......我等你回家总可以吧!”

记忆中的他虽然对待外人冷漠疏离,可在自己面前却温柔得不像话,有时候甚至像个幼稚的大男孩。

言书雅想起签约那天见到的封以朗,心里一阵一阵的疼。

五年了,外界纷纷传言封氏集团的总裁封以朗是个淡漠疏离,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商场冷面修罗,她总是不以为然,可真正见到了他,才发现事情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

当初那个阳光的封以朗似乎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封氏集团总裁。

自责和心疼一起涌了上来,言书雅不知不觉留下了眼泪,她很明白,封以朗变成今天这样,完全是由她一手造成的,她连心疼他的资格都没有。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做他生命中的陌生人和过客,才是她言书雅这个罪人最好的选择。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言书雅看着坐在餐桌前乖乖喝着牛奶的天天,向他保证:“妈妈今天一定会早点儿回来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妈妈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好!”天天开心得眼睛都笑得弯弯的,言书雅看到儿子笑得这么开心,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早餐在一片温情中结束,出门的时候,天天还乖巧地拿起挂在衣架上的薄纱外套递给她:“妈妈,你的衣服。”

即使是在夏天,言书雅也会穿着外套,绝对不会露出肩膀,这一点儿子很清楚。

言书雅笑着接过衣服把外套穿上,却听见天天嘟囔了一句:“妈妈肩膀上就算有疤痕,也是最漂亮的妈妈。”

孩子还小,只以为她是爱美,所以才不愿意把伤疤露在外面让人家看到,其实她是不想看到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每次一看到,她就会不可控制地想起封以朗,想起曾经的一切,想起当年那场车祸。

那一次的挺身而出,恐怕是自己这么久以来,为封以朗做过的第一件事。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可走进公司却敏锐地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几个刚入职的年轻小姑娘叽叽喳喳地围在一起,脸上的表情又激动又害怕,还隐隐约约透着一丝向往,老员工们神色复杂,像是在忧虑着什么,又像是得了什么天大的好处,而老板则笑眯眯地站在员工中间,显然是刚刚交代完什么事情。

言书雅疑惑地走上前去,老板一看见她就乐开了花:“哎呀书雅啊,你昨天立了那么大的功,就应该在家好好休息嘛,以你的能力和身份,要是不想上班,根本就不用请假的啊......”

这个老板什么都好,就是一激动起来就一堆废话,言书雅干咳一声,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直截了当地问:“是宣布了什么消息么?”

“我今天早上6点多的时候就已经给你发了邮件,你没有看到么?”

老板简直眉飞色舞了:“没看到也没关系,我现在就告诉你,咱们兆华公司被封氏集团正式收购了!”

“什么?!”

这个消息就好像晴天霹雳一般,让言书雅震惊不已,老板看她一脸不可置信,还以为她是高兴得疯了,喋喋不休地继续念叨着:

“想不到吧,我也没想到啊!之前哪里敢想这样的好事?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凌晨两点,我接到了电话,一大堆内部文件和收购金额的百分之三十,我的妈呀,咱么这个小破公司,原来值那么多钱,整整三个亿啊!”

“书雅,这里面肯定有你一半的功劳,说不定是人家封总裁认可你的工作能力,这才......”

喧闹的人声落在耳朵里十分刺耳,言书雅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发闷,兆华公司被封氏集团收购了,那她以后岂不是成为了封以朗的员工?

她很清楚,以她的能力和资历,一旦进入封氏集团,一定有很不错的职位。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很有可能在今后的日子,每天都要见到封以朗。

想到这里,言书雅只觉得心慌意乱,封以朗为什么突然收购兆华公司?他该不会是想起什么了吧?!

巨大的恐惧在心中翻涌,言书雅的手一抖,包包掉在了地上,偏偏她今天居然忘了把包扣起来,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

她有些呆滞地蹲下去一样一样捡着,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面前突然出现一双锃亮的皮鞋,周身被强势雄厚的男性气场包围,她慢慢抬起头,正正对上了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容。

封以朗的手里,静静地躺着她放在包里的口红,看到言书雅有些失神的样子,他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却不表露出来,只是淡淡地看着她。

“言小姐的工作能力很强,希望以后你进入封氏集团后,可以再接再厉。”

第三章:我们以前究竟是什么关系?

封以朗这句话,一下子就让言书雅放下了心。

看他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什么都不记得的情况,如果自己的心理压力过大,表现得太过时常,反而更让人怀疑。

言书雅在心中给自己做了一个短暂的心理建设,慢慢站起身来,笑着向封以朗伸出手:

“你好,封总,我是言书雅。”

封以朗的头又开始疼起来了,眼前这个场景似乎无比熟悉,好想很久以前,也有这么一个女孩在他的注视下大大方方伸出手来,做了自我介绍,可是......

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怎么他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

封以朗的自制能力一向强大,此时也只是不动声色地揉了揉太阳穴,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公司的老板早就点头哈腰地围了上来,封以朗皱了皱眉头,淡淡开口:“关于收购事宜,我会让专门的负责人来跟你洽谈,我今天来只是要确认一件事,那就是......”

他看着言书雅,缓缓吐出几个字:“收购结束之后,我希望言小姐可以进入封氏集团的核心部门负责工作。”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言书雅察觉到已经有人用暧昧的目光在她和封以朗两个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她压抑住情绪,大方得体地微笑回应:“那是当然,谢谢封总对我工作上的肯定。”

“优秀的人才不应该被埋没。”

说完言简意赅的最后一句话,封以朗不再留恋,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而经过这两句对话,在场的人们看向言书雅的目光,就少了很多意味不明的揣测。

果然嘛,封总对言书雅的特殊礼遇完全是基于她的工作能力,他们之前根本就是想太多了。

言书雅虽然年轻漂亮,可到底是个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和封总也才刚刚认识不久。

再说了,像封以朗那样的身家地位,什么样的女人不是招一招手就自动投怀送抱了!

一整天的工作结束的很快,在简单地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会议后,老板正式宣布,从明天起,大家就都是封氏集团的员工了。

言书雅有些心不在焉地把自己办公室的东西收拾好,抱着一个沉重的箱子好不容易才走到停车场,一上车却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

车没油了。

这些天她快要忙疯了,加上因为见到封以朗,一直有些心绪不宁,竟然蠢得连汽车的油盘都不看!

她在停车场里看了看,发现相熟的同事都已经开车走了,只好费力地抱着箱子走出停车场。

箱子太重,她只得放在地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些沮丧地想,现在只能先打车回家放好东西,再去幼儿园接天天放学了。

不等她伸出手,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就停在了面前,车窗缓缓要下,露出了封以朗淡漠的面容。

“上车吧。”

她下意识地要拒绝,可是看了看时间,只好咬咬牙,就要弯下腰去搬箱子,不过封以朗的司机动作很快,早就先她一步抱着箱子放好,还主动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言小姐请。”

车内的空间有些逼仄,言书雅坐在封以朗身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有些不安地低下了头,却听见男人低沉浑厚的原因:

“言小姐,其实本次收购兆华公司,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

言书雅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我知道,所以我非常感谢封总对我工作能力的肯定。”

“并不只是因为这个。”封以朗看着她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火气:

“我说话不喜欢遮遮掩掩,索性就跟言小姐问个明白,我们以前......是不是曾经认识?”

言书雅心里“咯噔”一声,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千万不能慌乱,于是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封总怎么会这么说?”

“五年前我出过一场车祸,醒来之后丧失了一些记忆。”

封以朗神色淡漠:“所有的人都说那段记忆无关紧要,忘了也没有关系,可我隐隐约约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上个月签约时见到了言小姐,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所以我希望你实话告诉我,你以前,和我究竟是什么关系?”

“封总说笑了。”言书雅笑容恬静,“如果能够跟封总早些结实,那才是我莫大的荣幸呢!只可惜我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五年前拿到全额奖学金出国留学,去年才回国。”

封以朗不说话,只是目光如炬地盯着她,却从那张精致绝伦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他有些气恼不甘地攥紧了拳头,终于决定不为难言书雅。

“抱歉,是我唐突了。”

“没有关系,我还要谢谢封总送我回家。”

言书雅不露痕迹地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远了一些,指着前面的路口:“从那里拐过去就是我住的小区了,麻烦司机先生把车停在路边就好。”

她本来想赶快从这个迫人的环境逃走,没想到封以朗却并没有让司机停车,而是看着她:

“言小姐的孩子还在幼儿园吧,不如过去接了他放学,再一起送你们回来?”

“谢谢封总关心,不过我儿子他们今天放了假,不用特意跑一趟了。”

“你的箱子很重,我让司机帮你拿上去?”

“不用麻烦了,小区的保安会帮忙的。”

“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耽误言小姐时间了。”

“封总客气了。”

两个人像陌生人似的,说了几句干巴巴的客套话,言书雅才从车上下来,她的手心早就汗湿一片,却仍旧得体地笑着向封以朗告别。

直到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开得远了,才筋疲力尽地松了口气,准备回去收拾一下后再到幼儿园接天天放学回家。

看着言书雅抱着箱子艰难行走的纤弱背影,那丝莫名而又熟悉的疼痛再次浮现,这一丝疼痛伴随了他五年,在见到言书雅之后变得更加清晰。

这种感觉这么明显,他们两个之间怎么可能没有关系!

封以朗从不怀疑自己的高智商和超群的判断能力,他微微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思考了一瞬间,再次拨通了之前的电话。

“这个女人非常聪明,你在调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要是被发现了我饶不了你。”

电话的那一头,他的多年好友林木森笑出声来。

“您封大总裁的交代,我哪儿敢不听啊!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坑你的!”

“知道了。”

封以朗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他想起刚才和言书雅的交谈,又补充了一句:“她五年前出了国,你帮我查一查,她究竟为什么要出国,还有......她出国的时间,和我出车祸的时间,相差几个月。”

第四章:游乐场偶遇

言书雅忙了这么久,难得有一个可以放松的星期六,她当然没有忘记和孩子的约定,一大早就起来收拾东西,又做好了丰盛的便当,带着天天开开心心地往游乐场去。

周末的游乐场人很多,随便玩一个项目就要排很长时间的队,言书雅却一点也不觉得厌烦,看着天天坐在旋转木马上兴奋的笑脸,她只觉得无比幸福。

是她不好,犯了这么多错,才让封以朗变成现在这样,也让天天成了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

不过还好,封以朗忘了她,忘掉了那段痛苦的回忆,而她以后,也会尽她所能让天天快乐,不因为父亲的缺失而有阴影。

“妈妈,你陪我去坐那个好不好!”

天天指着悬挂在半空中的过山车,兴奋地看着言书雅:“我听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说,这个可好玩啦!”

“这......”言书雅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着点头答应了,她本来以为给小孩子玩的过山车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可坐上去才发现,这个过山车又高速度又急,简直让人心惊胆战。

她顾虑着一旁的天天,连叫都不敢叫出声来,好不容易坐完了,她还强打起精神把天天从座位上抱下来,脚尖好不容易碰到实地,她只觉得浑身发软,差点就要跌倒在地。

“小心。”

一双强健有力的手稳稳扶住了她,言书雅在头晕眼花之间看清了那个人的脸,瞬间清醒过来了。

封以朗!

她慌乱地从封以朗怀里挣脱出来,勉强笑了笑:“封总怎么回来这里?”

“公司考虑在这一带建设开发区,我今天闲着没事,就过来看一看。”封以朗不动声色地撒了个谎,其实他今天一早起来,就觉得心里一阵发慌,不知不觉就闲逛到这里来,一走进游乐场,就看见言书雅坐在过山车上紧闭双眼的害怕模样。

只要有她在,自己总会被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所包围,他就不信他们之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既然害怕就不要坐了,都已经是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

平静无波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关切,言书雅身子一僵,正要笑着回应,可是不等她开口,天天就已经跑到封以朗身边,大大方方地跟他打招呼。

“叔叔好,我叫天天,是妈妈的宝贝儿。”

小孩子童稚天真的话语非常有趣,封以朗只觉得心中一软,也蹲下了身子笑着摸了摸天天的头。

言书雅心里一紧,连忙把天天拉到身边,柔声道:“天天,这是封叔叔。”

“封叔叔!”

天天甜甜地叫了一声,封以朗微微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这声“封叔叔”听在耳朵里,似乎有些不自在,不过他也来不及细想,因为言书雅的脸色愈发不好,甚至有要晕倒的趋势。

他下意识地扶住言书雅,找了个长椅坐下,又买来了热饮料让她喝下,这才稍微好些。

“总是这么麻烦封总,真是不好意思。”

热饮料在手里暖暖的,言书雅心里却一片荒芜冰凉,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刚才她让天天叫出那一句“封叔叔”时,心里究竟有多痛!

他们是血浓于水的父子,本应该像天底下所有家庭一样幸福,可全都是因为她,才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想到这里,言书雅一阵窒息的心痛。

她勉强平复了下情绪,见封以朗和天天相处得十分融洽,只好拿出包里面的便当盒,轻声叫着儿子:“天天,不要打扰封叔叔了,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咱们吃午饭吧。”

她本来以为自己这么一说,就算天天不听话,封以朗也会识趣地离开,可没想到天天竟然紧紧拉着封以朗的手。

“封叔叔跟我们们一起吃吧,我妈妈做的饭菜可好吃啦!”

而封以朗似乎也并没有拒绝的意思,他甚至在言书雅身边坐下,问了句:“可以么?”

他的话都说到这一步了,自己要是再拒绝,岂不是显得更加可疑了!

言书雅无可奈何,只好递给她一双筷子:“一些家常小菜,不知道封总吃不吃得惯。”

芝麻饭团,海苔寿司,煎鸡蛋,培根芦笋卷和凉拌鸡胸肉,确实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小菜了,可封以朗却觉得十分美味,那种该死的熟悉感再次浮现起来,他不动声色地咀嚼着,状似闲聊地开口:

“没想到言小姐不仅工作能力出色,连做饭的手艺也很棒,想必你从小到大就一直很能干吧。”

这样的试探,言书雅当然听得出来。

“封总太抬举我了,其实我以前也不会做饭,后来是因为出国了,迫不得已才学了几样简单的小菜。”

这句话的意思,无非是在说,她言书雅的厨艺是在五年前才有的,自己之前根本不可能吃过她做的饭菜。

可是,为什么这种奇妙的感觉却一直挥之不去?!

封以朗觉得胸口有些发闷,他不再和言书雅说话,而是笑着看向天天:“你接下来还想玩什么?”

“我还想玩过山车!”

天天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句,又担忧地看着言书雅:“可是,妈妈她会害怕......”

“那,封叔叔陪你坐好不好?”

同样的一句话,让天天开心得几乎跳起来,却让言书雅心慌意乱,她试图想个理由来阻止,可现在的封以朗比五年前还要霸道,根本听不进她的话,直接就抱着天天上了过山车。

她无可奈何,只好像所有的妻子和母亲一样,拿着东西等在外面。

过山车的每一次加速,都会引发一阵欢呼,其中最响亮的就是天天的声音,他兴奋地坐在封以朗旁边,童稚的脸上满是笑意。

而封以朗坐在一旁,脸上也挂着笑,手还不忘贴心地护在天天身边,言书雅看着看着,思绪不由得飞回了她和封以朗还在恋爱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就像现在的天天一样,吵着要让封以朗陪她去坐过山车,封以朗一向不喜欢这种人多嘈杂的游戏,却也陪着她去了,一趟过山车下来,她脸都白了,而封以朗一边笑话她笨,一边心疼地给她拍着背。

那天自己也带了便当,封以朗狼吞虎咽的样子,她到现在还记得。

第五章:不堪的回忆

从游乐场出来已经是很晚了,天天趴在封以朗肩膀上睡得很熟,脸上挂着言书雅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

那是小孩子在见到爸爸之后,才会露出的幸福笑容。

言书雅心中苦涩,却只能客气地对封以朗道谢,把天天接过来抱在自己怀里,悄悄擦去了眼中的泪水。

眼前这个女人,和那天在办公室谈判时一副杀伐果决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她穿着柔软的棉布裙子,长发披写在肩膀上,脸上满是柔情,怎么看都是他曾经见过并为之痴狂的样子。

封以朗有些痴痴地看着言书雅,忍不住想:眼前这张脸,他究竟什么时候见到过?那张红润的樱唇,他是不是曾经亲吻过?

他的脑袋一阵“嗡嗡”作响,身体却无比诚实地靠近了言书雅,在她唇上落下了一个吻。

言书雅的身子一僵,手上抱着孩子,也无法推开他,这反而给了封以朗趁虚而入的机会,男人灼热的双唇攻城略地,带着霸气和掠夺在唇齿间游走,和当初的无数个亲吻一样让人沉溺。

言书雅几乎要溺死在封以朗的热吻下了,好在她很快清醒过来,挣扎着硬是抬起脚踢了封以朗一下。

封以朗这才意犹未尽地把她放开,语气带着一丝性感的喘息:“你并没有抗拒我的亲吻,对我而言,这已经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言书雅心里一紧,正要开口解释,可封以朗却已经默不作声地把天天抱在怀里,送她们上了楼,临别时,还轻声说了句:

“晚安。”

门“咣当”一声关起来,封以朗只觉得有种莫名的情绪在自己心里燃烧着。

他的头再次疼了起来,如果是以前的话,他早就按耐不住要吃药了,可是这一次他倒宁愿头多疼一会儿,只要能让他想起来。

言书雅......

他默念着这个名字,眼眸里一片幽深,他很肯定,自己对这个女人心动了,不管她从前是不是和自己有关系,都不会改变这份心动。

脑子里的沉思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所打破。

封以朗拿出电话,看着屏幕上那个让人厌恶的名字,皱了皱眉头:“有事?”

“瞧你说的,没事就不能找你么?”

电话那头的丁若莹声音温柔甜美,听在封以朗耳朵里却格外刺耳。

“我下个星期才能结束公务回国,你也不主动给我打电话,所以我就只好打给你了啊。”

“我既然没有联系你,你就应该识趣地想到,我并不想和你有太多牵扯。”

封以朗冷的像冰锥一样的声音让丁若莹愣了愣,随后又恢复了正常。

“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还好么?有没有按时吃药,我回国的那天你可以来接我么,我......”

“丁若莹!”

封以朗骤然开口,语气里毫不掩饰他的不耐和厌恶:“请你适可而止。”

电话那头的丁若莹似乎抽泣了一下,声音都带着哭腔:“以朗,你怎么可以这样啊?五年前我救你的时候......”

“你到底有没有救我,恐怕只有你自己知道。”

封以朗神色暴戾:“况且,就算你救了我,我也还得够多了,不然你以为,你们丁氏集团还能存活到现在?”

“以朗,我......”

封以朗没有忽略丁若莹声音里那丝一闪而过的惊慌,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天色黑了下来,他站在言书雅的楼下,抬头看着窗户里的灯暗下去,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温暖。

在游乐园玩了一天,言书雅累极了,因此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可是这一觉却睡得并不踏实,因为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到了从楼上一跃而下的父亲,鲜血流了满地,也梦到了被拔掉氧气管的母亲,一点生机都没有了,还有......

她梦到封以朗对着她笑,不顾身份地背着她在校园里奔跑,贴心地为她带来早餐,怕她拒绝,就悄悄地在她钱包里塞上银行卡。

这一切都那么真实,和五年前一模一样,她的心一阵疼痛,想要赶快逃脱封以朗的温柔,这样才能去复仇,可是她做不到。

言书雅,你不能爱上仇人的儿子,你不能!

耳边骤然响起刺耳的声音,将她从噩梦中吵醒,言书雅猛然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是有人打了她的电话。

她有气无力地接了起来,刚说了一个“喂”?电话那头就响起了激动的声音。

“你终于接电话啦,我还以为你讨厌我讨厌到电话都不接一个!”

她看了看陌生的来电显示,有些疑惑:“你是谁?”

“是我,方若柏啊!”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羞涩:“咳,是这样,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你......不要挂在心上啊。”

短短几分钟之内,言书雅很快理清了思路,又做回了那个精明强干的言总监。

“没有关系,我也有言辞不当的地方,方先生能够主动打电话给我,我很高兴。”

她这番话说的公事公办,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不这么想:

“你真的不生我的气啊,那太好了!我星期一没有通告,请你吃顿饭好不好?”

她只好委婉地拒绝:“这样不好吧,你一个大明星,要是被拍到......”

“哎呀你不用担心,我会找一个隐秘的地方的!”方若柏快活地笑着:“那就说定了哦,星期一中午不见不散!”

还不等言书雅开口拒绝,对方就挂断了电话,她握着手机愣了愣,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本来以为方若柏是个拽到没边的小鲜肉,现在一看,其实根本就是个长不大的大男孩嘛!

他都这样说了,那这顿午饭当然是非吃不可了。

言书雅放好手机,起身到卫生间里冲了个澡,或许是因为做了噩梦的关系,她无法自拔地想起了她五年前和封以朗摊牌的那一天。

那天夜里下着很大的雨,封以朗开着车送她回家,两个人一路无语,因为当时她已经向封以朗提出了分手,可是封以朗怎么也不肯答应。

她在心里犹豫了很久,终于一字一顿说出了真相。

那时候封以朗脸上的痛苦,言书雅到现在都忘不了,她在那一刻其实已经决定放弃复仇了,可是下一秒,封以朗的车就撞上了对面的卡车。

她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封以朗。

醒来之后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星期,封以朗的父亲,那个为了钱出卖商业机密逼死爸爸的仇人,坐在自己床边告诉她,封以朗已经失去了和她有关的所有记忆,他希望言书雅可以出国,从此不要再和封以朗有任何联系,而所有的事情,会由他来一手安排。

她只觉得讽刺,眼前这个人害死她的父亲母亲,害得她一无所有家破人亡,如今怎么还能轻描淡写地在自己面前说这样的话?!

颤巍巍的老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苦笑着摇摇头:“孩子,我知道你恨我,这些年我也过得很遭罪,总是觉得自己见不得光,其实我现在已经是肺癌晚期,只是还没有让别人知道,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在言书雅震惊的目光中,封老爷子带着恳求的语气:“以朗这孩子从小就冷淡,你是他第一个这么看重的女孩,他有多爱你,受到的伤就有多重,我求求你,有什么恨冲着我来,放过以朗,好不好?”

这番话过了五年,言书雅还记得清清楚楚,。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夏至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02758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