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悬疑推理 >

我从恐怖世界来by杨云最新目录在线阅读

我从恐怖世界来by杨云最新目录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8/08/10 18:25:00 作者:杨云

《我从恐怖世界来》是由作者“杨云”所著,小说主要讲述了你想梦想变为现实吗?但是你需要付出一点,代价....感兴趣的读友跟着小编阅读下去吧....

我从恐怖世界来

第1章:恐怖故事集

“恭喜你,成为恐怖故事集的候选作家,现实与虚拟,金钱与权力尽在一笔之下。在你成为正式作家前,需要通过一个测试,是否开始测试?”

办公桌上,手机屏幕自动亮起,浮现出一段字。

“无聊。”

青年没在意,继续埋头工作,唉,昨晚通宵做出来的文案又被经理毙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秦天,你妹妹秦雨欣在我手上,不想她出事的话,就在明天之前把你们欠我家的钱连本带利打到我账上。不然,就拿秦雨欣抵债。来,让你哥哥听听你的叫声。”

“啊,你们别碰我,不要动那里,张扬你住手!啊,不要。”

秦天听得脸色狂变,冲着手机大吼:“张扬,你别乱来,不就是钱么,明天之前我一定给你,一定!”

秦雨欣是家里收养的孩子,但是秦天从小就把她当亲妹妹对待,小妮子打小就长得俊俏,追求者无数,现在更是师范大学的校花。

张扬是妹妹的追求者之一,校董事的儿子,纨绔跋扈,一直觊觎秦雨欣。

他绑架秦雨欣可不是为了钱,而是想拿秦雨欣抵债,强行得到她。

“秦天,你最好速度快一点,不然你那细皮嫩肉的妹妹就要被我们,嘿嘿。”

“雨欣,你等我,我一定有办法的。”

秦天狂奔出公司,打电话找人借钱,可不是假装不认识的,就是冷眼旁观的。

打遍了所有认识的人的手机,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他。

他心中苦涩,到此时此刻,他还有一个人没去找,未知的希望,但他为了妹妹,能试的他都会去试!

陈家栋,曾经是父亲公司的副总,也曾是父亲最信任的人。

可是自从秦天父亲死后,所有财产包括公司就莫名地转移到了陈家栋名下,其中的猫腻大家心知肚明。

到了别墅外,秦天被保安领进去,见到了他。

“这不是秦家大公子吗?怎么有空来我这?”

“叔,我妹妹被绑架了急需要一笔赎金,我想问你借点钱,到时候会按照银行利息还给您的。”

“这样啊,赎金要得不少吧?请问大公子你要如何还?”

“叔,只要你愿意帮我,我给您当牛做马,一定还你!”

“当牛做马,你配吗?”他踱步到秦天面前,啪地给了秦天一记响亮的耳光。

秦天的脸瞬间肿了一小片,他愣是忍着痛没吭声。

“想要钱也可以,跪下。”

“好。”秦天低着头,噗通一声双膝落地。

他愣了一刹那,没想到秦天会跪得这么干脆利落。

“哈哈哈,秦震,你看到没有,当年你看不起我,现在,你儿子像条狗一样跪在我面前求我,过瘾,过瘾啊!”

秦天咬牙忍耐着:“钱的事。。。”

“给我滚出去,”他不屑地冷笑,“你就是一条狗,真以为跪了就有钱?立马给我滚蛋,别再让我看到你。”

“可你明明答应的。”秦天猛地站起来,眼睛红了一圈。

“滚出去。”

“我是来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你这么做,对得起我爸吗!”

保安过来架走了秦天。

秦天失魂落魄地回到家,看到家里一团糟,桌椅被打翻在地,锅碗瓢盆也都摔得到处都是,母亲正坐在角落里埋头抽泣。

“讨债的人又来了?”

秦天沉着脸扶起母亲,眼中带着说不清的情绪。

这时,张扬再次打来电话。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秦天去屋外接了电话。

“你可没多少时间了,我已经让人去买药了,到时候给你妹妹吃下去,啧啧,保证她爽上天,真是让人期待啊。”

“畜生!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

电话被挂掉了。

“妹妹,是我没用。”他痛苦地呢喃着,不敢想象妹妹那边在发生着什么。

他不知道妹妹被张扬绑去哪了,有心无力。

放下手机,秦天买了瓶酒,失魂落魄地在马路边走着喝着。

“我真没用,23了还一事无成,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爸,您在天之灵看到我这么没用,一定会失望的吧。”

喝着喝着,他就醉了,倒在马路上,想就这么死去。

恍惚间,他看到了死去多年的父亲,还看到了曾经温馨的家被查封,和妹妹母亲租廉价房度日还债。

最后,他看到了那个光鲜瞩目的小男孩长成了一个没用的废物青年。

视线越来越模糊,意识也在沉沦。。。

“叮。”

掉在马路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恭喜你,成为恐怖故事集的候选作家,现实与虚拟,金钱与权力尽在一笔之下。在你成为正式作家前,需要通过一个测试,是否开始测试?”

突然点亮的屏幕吸引了秦天的注意力,一模一样的信息,这是今天第二次出现了。

白天他上班的时候,手机上也出现过这条提醒,当时他以为是骚扰信息就没理会。

秦天拿起手机点了一下屏幕,一本黑色的书的图案浮现出来。

可他明明没有下载这个程序。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秦天神不知鬼不觉地点开程序。

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血红色的字:恐怖故事集。

“是一部恐怖小说?”秦天继续点击。

屏幕发生变化,紧接着又出来一段字: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每一段经历都是一个剧情,人死后会成为一本书,书里的内容就是死者的生平,有人成了名著,有人成了禁书。整个世界就是一座图书馆,剧情和现实在互相影响着。”

“你是否想改变现实,让自己笔下的情节成为现实,一笔成龙凤,一笔杀仇敌?”

屏幕上这最后一句话,像是梦魇一般笼罩了秦天,落笔成真不正是他一直幻想的吗。

秦天瞬间清醒了,立马爬起来坐到马路牙上。

他爱好写恐怖小说,找了个传媒公司的职务和文字打交道,不就是在现实里不得志,才想在幻想世界里开启不一样的生活?

只是可惜,他好像没有写作方面的天份,写出来的稿件没有一个是成功的,早上刚刚被经理砸了一脑袋的稿件,被骂是废物,同事都瞧不起他。

“我想。”秦天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他想要自己写出的东西成为现实。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妹妹也许有救了。

片刻后,屏幕再次发生变化:

“测试开始。”

“来吧。”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秦天继续点击屏幕。

“作为一部恐怖小说的作家,需要具备异于常人的思维和世界观。”

紧接着,屏幕上的字迹发生了变化:

儿子问爸爸: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没有啊,儿子,你听谁说的?”

“咱们家保姆说这世界上有鬼。”

爸爸慌忙让儿子收拾东西,儿子问为什么,爸爸说:咱们家没请保姆。

儿子回到房间收拾东西遇到保姆,大惊。

保姆问:怎么了。

儿子说:我爸没请保姆,你究竟是什么!

保姆出神:你爸爸已经死了4年了。

儿子愣住了,恍惚中摔倒在地撞倒旁边的桌子,花瓶从桌上落下,粉碎。

屋外碰巧有人路过,大惑:这屋子5年没人住了,怎么还有声音传出?

此时,字迹再度变化:“请问,故事中谁是鬼。”

“特别提醒:当前有多位候选者在进行测试,竞争唯一的资格,请尽快作答。”

秦天不自觉地皱眉抿着嘴唇,这个问题难倒他了。

如果这个情节出现在恐怖小说里,就是一个开放性的剧情,谁都可能是鬼,包括屋外路过的人。

但这里要限定某个人是鬼,那就要换个思维了。

他还在思考这个问题,手机屏幕上已经浮现出了一行字:我觉得爸爸是鬼。

几秒钟后,屏幕上飞速掠过一行行字,代表了不同的回答,有说爸爸是鬼的,有说保姆是鬼的,也有说屋外的人是鬼,甚至有机灵的人说爸爸和保姆都是鬼。

这些是其他候选者给出的答案,秦天有些慌了,没想到他们回答得这么快,而且人数如此多。

“要尽快了。”他心中发紧。

秦天联想到屏幕上提醒过作家需要有独特的思维,再反复推敲,终于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绝大部分人都不会怀疑儿子,因为儿子在故事里是一无所知的旁白人物。”

“父亲说没有请保姆,保姆又说父亲死了,说明这两人中肯定有一个在撒谎。”

“我如果用普通人的思维考虑问题,那么就会在父亲和保姆之中选一个,思维再灵活一点的话,可能会同时把两个人都选为鬼。”

“但是灵异作家需要有悖于常人的思维方式,那么我觉得看似无辜的儿子才是最可疑的!有时候往往最没有嫌弃的人恰恰就是嫌疑犯。”

“再结合屋外人的言论,我猜测这个故事里的儿子死了很久,并且死后逗留在房间里不肯离去,父亲和保姆是商量好编造谎言来骗儿子的鬼魂离开房屋,去他该去的地方。”

秦天面沉如水,毅然在手机上敲出“儿子是鬼”,这也是他的最终答案。

一直过了十多秒,手机屏幕上的字还在飞速滚动,也有人说儿子是鬼,但都在秦天后面。

秦天其实也不太确定答案的正确性,此刻有些紧张,毕竟这个问题开放性太大,而且他隐隐觉得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还有转折。

就在这时候,手机屏幕上滚动的字突然消失,而后闪耀出强光:

“时间到,未作答的候选者视为弃权,最先回答正确的候选者将胜出,结果公正在公布中。。。”

秦天不禁屏住呼吸,寂静得能听到自己加快的心跳声。

几秒钟后,“叮”地一声,他的手机屏幕冒出了血红色的提醒字样。

“恭喜你通过测试,从众多候选者中脱颖而出,正式成为恐怖故事集的作家。”

“我答对了?”

秦天心中又惊又喜,紧接着想到的是:那些答错了的候选者会怎样?

等他再次点击黑色的书本标识时,页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恐怖故事集:灵异恐怖类小说

人气值:0

作家:秦天

今日点击:0

总点击:2340

今日评论:0

总评论:3条

打赏:暂无

现有剧情:午夜14路公交

(每天晚上10点,都会有一辆破旧的公交车准时从8号公馆发车,直达终点站火葬场,千万别中途下车。评价:稚嫩的文笔,糟糕的剧情,毫无技巧可言。恐怖指数:半星)

主线任务:每隔一段时间自动生成,难度分为普通,困难,噩梦。任务完成后,可将任务中的剧情场景移植到小说中。

(警告:任务失败或者没有接取任务,将会被剥夺作家资格。)

道具商城:暂未开放。

剧情获得方式:1,完成主线任务。2,作家自行创造。3,强行干预现实闹鬼事件。

秦天看得直皱眉,这个软件像是一个游戏,玩法就是充实小说的剧情,但又没这么简单。

他平时也经常玩游戏,习惯性地到处翻看页面,偶然间发现在作家名字那一栏可以点进去。

进去后,是一个新界面:

秦天:菜鸟作家

经验值:0/50000

天赋:无

简介:谨慎沉稳,忍耐力顶级,决断力不足,思维能力一般,文笔稚嫩,剧情把控能力低下,综合评级:半星。

特别提醒:菜鸟作家权限低下,只能将现实中的人代入书中的剧情,不能干预剧情或者人物。

“说我文笔稚嫩我也认了,那是事实。只是我都通过测试了,思维能力才得到一般的评价?”

秦天心中涌出了无数想法,一时思绪万千。

就在这时,手机里“叮”地一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凑过去一看,秦天瞬间冷静了。

“由于你首次成为恐怖故事集的作家,拥有一次抽奖机会,是否立即开始抽奖?”

第2章:第一个实验品,张扬

“抽奖?”

秦天诧异地盯着手机屏幕,他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游戏的玩法了。

“不知道能抽到什么。”

出于好奇,他顺手点击开始抽奖。

屏幕中光芒不断地闪烁,一件件东西如胶片般飞速掠动,秦天没有看清,最后光芒消失。

“恭喜你获得天赋:中级作家之心。”

中级作家之心:一个精彩恐怖的剧情离不开作家严谨老练的文笔,和牢靠稳定的剧情把控能力,本天赋能增强你的写作技巧和经验。

这是什么?

秦天还在疑惑中,屏幕上的中级作家之心就消失了,紧接着他感觉自己心里好像多出了一些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等他再点开作家介绍时,惊讶地发现在作家简介那一栏有变化。

秦天:菜鸟作家。

经验值:0/50000

天赋:中级作家之心

简介:谨慎沉稳,忍耐力顶级,决断力不足,思维能力一般,文笔一般,剧情把控能力中等偏上,综合评级:一星。

最明显的变化是,多出来一个天赋,而且他的综合评级从半星升到了一星。

文笔和剧情把控能力都变高了,尤其是剧情把控能力连跳了两个级别。

“不知道文笔和剧情把控能力是依据什么来评判的。”

秦天一边嘟囔着一边继续翻页面,没能再打开新的界面。

目前他能打开的有4个界面,分别是:恐怖故事集的概览,作家信息,主线任务和写作界面。

自从看到恐怖故事集的描述后,秦天心里就一直有个疑问:明明他还没动笔,为什么总点击有2340?而且还有3个评论。

带着疑惑,他点开小说概览里的“评论栏”。

三条文字信息映入眼帘:

“我终于找到你了,破旧的危房里,蜡黄的电灯下,埋头盯着手机,是你吗?”

“垃圾作者,烂尾的死太监,以后都不会再看你的书。”

“作者还有几个坑没填呢,司机究竟是人是鬼啊?”

这三条评论明显不是给秦天的,难道说之前也有人写过这个恐怖故事集?而那2340点击和3条评论就是上一个作家留下的?秦天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可是那个作家去哪了?

他把评论看了好几遍,被第一条评论里没头没尾的内容惊得浑身不自在,就关掉了评论栏。

主线任务暂时空白,估计是还没生成任务,秦天随手进入写作界面,屏幕上跳出来一行字:

添加人物即可开始写作,但只能写已有的剧情。等级不同的作家,可干预的剧情程度也不同。

(警告:一旦写作开始,人物和剧情可能会失去控制,所引发的一切后果由作家承担)

“如果我真的能把写出来的情节变成现实的话。。。”

秦天心跳加快,情绪有些失控,直接进入写作模式,界面被设计成实体书册的样子,每打完一页字就会自动翻页。

让他惊讶的是,扉页居然有字:

“阴暗的角落,画着一个永远无法逃离的圈,低沉诡异的音乐悠然回荡,坏掉的挂钟再也没能响起,上面躺着风干的鸟尸,白色的头骨里住着假的公主,始终保持着自杀的姿势。”

这段诡异的文字内容让秦天大皱眉头,然而紧接着的一段字却把他看得心惊肉跳:

“不要进来!不要动笔写下第一个字!跑,有多远跑多远,它来了,就在窗外。往外看!看到没有,它的眼珠。”

这两段话让秦天心绪不宁,他不知道这是谁留下的,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但也不至于被吓到,好歹他经常写恐怖小说,心理承受力还可以。

秦天想把两段文字删掉,但是没有成功,它们就像是烙印在这本书里的一样,深刻,无法动摇。

“不能乱来,这部手机来历不明,处处透漏着诡异。”

秦天躁动的心被那两段文字浇灭了许多,但是不经意间看到了文档最上面的标题:午夜14路公交。

标题之后还有一小段字:一个铃铛,两个铃铛,叮铃叮铃唱起歌来,不要怕,我们很快就到家了。

这是恐怖故事集里唯一的剧情,只要秦天愿意,他可以把任何人写进剧情,让对方搭乘去往火葬场的14路公交,吓破对方的胆。

酒劲一阵阵上头,恍惚间,秦天看到了张扬压在秦雨欣身上狰狞地笑着,撕扯着她的衣服。

秦天还没筹到钱,距离最后的期限不到10小时,但是只要他能拖住张扬,那么妹妹暂时就是安全的。

“这就是你欺辱妹妹的后果。”

秦天沉着脸回到家里,毅然在空白的手机文档里,输入“张扬”二字。

然而界面没有任何变化。

沉吟片刻,秦天重新输入:滨江师范大学学生张扬。

这一次,空白的页面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一个一个的字自动浮现出来,如魔鬼一般在死寂的文档中起舞。

秦天大惊失色,连忙要输入文字却发现输入法被锁死了,他没法在文档上打字。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菜鸟作家只能把现实人物加入剧情,不能干预人物和剧情。

“也就是说,我把张扬写进午夜14路公交之后,就只能干瞪着眼看?”

在秦天诧异之时,文档上的字还在不停地生成。

他凑过去看了一眼,震惊得无以复加。

文档里写得太真实了!透过文字,他仿佛能看到那个场景。

“张扬从一间破旧的民房中走出来,脸色难看:死到临头了还嘴硬,说什么哥哥会救你,我呸,他那个穷鬼哪有钱赎你?反正天亮之前没钱过来,老子就办了你。”

他走到路边停下,准备等家里的司机过来接他回去。

突然间,张扬的手机响了,是他爸打过来的,司机路上出了点小事故一时半会来不了,让张扬自己坐车回去。

“这破地方,哪来的车?”张扬忍不住抱怨。

正在这时,昏暗空旷的街道尽头,缓缓驶来一辆老旧的公交车,车体都生锈了,一边开一边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公交车在张扬面前停下,年久失修的车门震了两下才打开。

“算了,将就一下吧。”张扬烦躁地上了车。

。。。

手机屏幕上的字还在不断地掠动。

秦天看到张扬上车后,酒劲又上来了,视线里的字扭成一团,晃得他头晕,还没坚持着看完后续发生的事,就噗通一下子倒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秦天猛地惊醒,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立马打开手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提醒:人气值:272(点击和评论量越多,人气值越高,可触发奖励)

今日点击:232

总点击:2572

今日评论:4条

总评论:7条

打赏:暂无

“这是怎么回事?”秦天一头雾水。

平白无故多出了232点击和4条评论,这至少说明昨晚发生的事都是真实的,可是秦天没有把文章发表出去,哪来的点击和评论?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秦天点开评论。

“现在的内置广告太无良了啊,老子正在看小姐姐直播热舞,弹出来一条消息说点击可看主播果照,我点进去之后却不是果照,而是这本小说。还我小姐姐!”

“楼上+1,一个人的夜,我正在看积极向上的视频,不小心点了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的横幅广告,然后页面就跳到这本小说了,把我给吓痿了,强烈建议众筹打死作者。”

“吓尿了,又怕又想看,作者大哥,你怎么写到一半就没了?后面呢?张扬后面怎么了?赶紧更新啊。”

“你又出现了,我听到你心跳的声音了,往外看,看吧,你很快就会看到我。”

第3章:死寂电梯

秦天看得直皱眉,从前面三条评论上看,他们似乎是通过某些网站或者软件里的内置广告看到这本书的。

可是他昨晚并没有把文章上传到网上,难道恐怖故事集有自动上传功能?

还有个最大的疑问是:恐怖故事集发布到了哪里?哪个网站?

秦天百思不得其解,当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最后一条评论时,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你又出现了,我听到你心跳的声音了,往外看,看吧,你很快就会看到我。”

这条评论的风格像极了这本书原先遗留下的一条评论,莫名其妙的文字,让人毛骨悚然,浮想联翩。

“往外看,能看到你?”

秦天迟疑中打开窗户往外看了一眼,什么都没看到,不由摇头。

“可能是有人恶作剧留下的评论。”他没多想。

仔细检查整个页面,秦羽惊奇地发现,作家介绍也发生了变化:

秦天:菜鸟作家

经验:232/50000

其他地方都没有变化。

以他多年的游戏经验,很快就推算出了结论。

恐怖故事集每获得一个点击,他就能得到一点作家经验。

“不知道经验值到了50000后,会发生什么。”

秦天开始觉得有意思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利用恐怖故事集救妹妹并惩治张扬。

想到张扬,秦天眼睛一瞪,赶紧进入写作界面,看到了一篇只写了一半的文章。

剧情没有结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中断了,昨晚秦天中途昏睡了过去,对此一无所知。

“公交车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他一目十行,飞快地浏览内容,看着看着就变了脸,看到最后更是倒吸一口冷气。

剧情中断是因为张扬中途下车,被吓跑了。

公交车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异常,顶多是因为破旧而发出吱嘎声,搞得张扬坐在车里大发牢骚,但是车内的乘客没人理会他。

路过一个站台时,张扬看到站台上坐着一个美女,但是司机没停车,径直开了过去,引来张扬的不满。

于是他去司机那找茬,结果司机却说没看到站台上有人。

事情发展到这里,还没什么,没有出现吓人的点,顶多是气氛有点诡异。

真正吓人的在后头。

张扬和司机吵了起来,让司机分了神,“砰”地一声闷响,撞到了什么东西。

下车检查却没有找到异物,而这时候,公交车里的一个孕妇受到惊吓早产了。

事发突然,车里刚好有个干过接生婆的妇人,就在车里给孕妇接生。

张扬好奇之下也凑过去看,整个剧情最恐怖的点就在这里。

孕妇生出来的不是人,而是一只洋娃娃!孕妇抱着洋娃娃问张扬,孩子好不好看?

张扬吓得当场跳车跑走,剧情也就在这里中断。

“他应该没有大碍吧?可别吓出什么病来。”

秦天嘀咕着想把那段剧情再仔细看一遍。

可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文档里的文字在飞快地消失。

秦天明明没有删除文字,他也没法阻止文字消失。

几秒钟的时间,文档里就只剩下了标题和引言,关于张扬的剧情消失得干干净净。

“怎么回事?”

他之前看剧情的时候只看了个大概,很多细节没看,现在后悔不已。

犹豫片刻,秦天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可是没人接电话,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没打通。

“该不会是被吓出病来了吧?”

秦天担心妹妹的安危,没心思上班,请假去师范大学找人打听一下:张扬没去学校,据说是疯了。

妹妹依旧不见踪影,但是秦天稍微安心了一些。

张扬一直在追求秦雨欣,他不在的话,手下的喽喽可不敢碰秦雨欣。

可是妹妹一直被绑架关在陌生的地方也不是个事,秦天必须想办法尽快把她救出来。

报警肯定不能,张扬家势力太庞大。

秦天废了好大劲才打听到张扬的住址,想去找他问出妹妹的关押地。

他刚拦下一辆车准备去找张扬,手机突然“叮”地一声响了。

秦天下意识看了一眼屏幕,顿时色变。

“一直没有动静的主线任务,居然在这种时候出现了。”

他点开任务: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鬼吗?作为一名悬疑作家,你需要拥有不同于常人的世界观和开阔的眼界,本任务将会带你见识到这个世界的另一面。”

“中午12点整,乘坐东方大厦的电梯,按下所有层数,记住,中途不能睁开眼睛也不能离开电梯,直到电梯回到1层,才算任务完成。”

紧接着,屏幕上的字又出现了变化:

普通难度:按照以上描述完成任务即可。

困难难度:电梯启动后,不能说话。

噩梦难度:电梯启动后,不能说话也不能移动身体。

注意:不同难度的任务完成后,奖励也不同,难度越高,奖励越丰厚。

到最后,秦天看到屏幕上如水波般浮现出来一行血红色的字:

严重警告:任务失败或者不做任务,将会被剥夺玩家资格,失去玩家资格的后果极其严重,请谨慎对待每一次任务。

“现在已经11点半了。”

秦天皱起眉头,任务是在12点开始,中间只留给他半个多小时,这点时间不够他去找张扬的。

思来想去,秦天还是决定先做完这个任务再去找张扬救妹妹。

从张扬被吓疯的事件中,秦天看到了恐怖故事集的不可思议,再结合任务奖励和任务失败的警告,使他不得不按照任务上的去做。

“妹妹,等我。”

东方大厦是一座综合性的商业建筑,其中上班族居多,这天中午时分,一个穿着休闲装的青年行色匆匆,一边看表一边跑进大厦。

“还好赶上了,11点57分,还有3分钟。”

秦天环顾四周,发现大厅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进入电梯后,偌大的电梯也只有秦天一个人。

他很满意,这样的话,等会就算发生了离奇的事,也不会把无辜的人卷进来。

“等一下。”电梯门快关上时,一个中年妇女匆忙跑了进来,一边跑还一边在打电话。

“你说什么?那对父女还不起钱?这种事你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还要来问我?老规律,把老的打个半生不死,然后把小的拖去鸡窖。”

秦天在旁边听得眼皮抖了两下,没说什么,等到门要关时,伸手挡住,转头看向中年妇女。

“抱歉,你能换一部电梯吗?这部电梯运行不稳定,可能会发生意外。”

“年纪轻轻的口气这么冲?有意外的话你还会坐?电梯你家开的,你让我下去我就下去?真是好笑了,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这种人。”

中年妇女指着秦天大骂。

秦天低头看了眼手机,11点59了,来不及了。

“好吧。”他深深地看了眼中年妇女,松手让电梯门关上了。

既然她不听劝,那就没办法了。

趁还有1分钟时间,秦天仔细打量电梯里的细节,发现电梯的三面都是镜子,这种设计很常见,但是让人感到不自在。

人一动,三面镜子里的人影全都随之舞动,而且镜子和镜子交接处因为互相照映,还会出现更多重影,像是藏了很多人似的。

电梯的顶部是铁质结构,布满抓痕,铁板上大部分地方都卷边生锈了,和电梯其他区域的崭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是两个时代的产物。

仔细闻的话,还有一股淡淡的铁锈味。

“这是什么?”

秦天意外地从一处卷边的铁皮内侧,看到了一行字,黑色的字,很小,写在粗糙的铁皮上却意外地工整:

“不要回头,也别往前走,躲起来,闭上眼睛。天很快就要黑了,听,它们来了,在你耳边抚摸你的头发。”

“嘀嘀嘀。”

一阵急促的闹钟声响起,把秦天的思绪拉了回来,这是他提前设置的12点的闹钟。

秦天来不及深究那行字的意思,赶紧把所有楼层都按了,然后闭上眼睛在角落坐下。

“真倒霉,遇到了个神经病。”一旁的中年妇女满脸的厌恶,还特意往前走两步离我远一些。

电梯缓缓运行,砰地一声突然晃动了几下,吓得中年妇女脸色狂变。

不过还好,电梯很快就停止晃动,开始正常运作。

“一,二,三。”

秦天闭着眼,在心里默数,每数一声就是一秒钟,这是他用来判断升降楼层的办法。

他数到三的时候,电梯停住了,秦天估计是到了二层。

然而就在这时,意外突发!

谁都没想到,电梯门没有打开,反而猛烈震动了一下,把电梯间里的灯都震灭了,紧接着就往下降。

“怎么回事?电梯出故障了吗?”中年妇女有些着急。

下降了大概4秒钟后,电梯停了下来,“叮”地一声,门开了。

秦天闭着眼睛,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咦?这是哪一层?到处都是黑漆漆的,灯都没开,我打个光看看。”

秦天能听到中年妇女在说话。

过了几秒,秦天听到中年妇女突然低喝:“谁?谁在叫我的名字?”

发生了什么?秦天听得直皱眉,他明明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啊,可是中年妇女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没等他想明白,电梯门就关上了,继续下降。期间电梯间里的灯闪烁了几下想亮起来,却没能成功,依旧是一片漆黑。

5个数后,电梯停下,电梯门再次打开。

一阵冷风吹进来,带进来一股东西烧焦了的味道。

同时还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冒泡声。

“咦?那里挂着什么东西?什么声音?谁,谁在那?”

中年妇女的话刚说完,秦天紧接着就听到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迅速接近,越来越越近,越来越近。

“砰”地一声,就在这时候,电梯门关上了,脚步声中断。

秦天没有说话,中年妇女也没说话,气氛莫名压抑起来,电梯里的空气都仿佛冻住了,不再流动。

秦天什么都看不到,只能从外界的声音判断发生了什么,无尽的未知让他感到不安。

电梯再一次停下,秦天屏住呼吸,仔细聆听着。

“给我回来!别跑,抢了我的东西还想跑?”

短暂的寂静后,中年妇女那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到秦天耳中,引起了秦天无限的想象:“电梯外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年妇女想要回被抢的东西,但是电梯门中途关闭了。

电梯里,中年妇女把高跟鞋踩得踢踏作响。从她的脚步声里,秦天能感受到烦躁和不安。

“吱嘎,吱吱。”

这次电梯下降的时候,外面有奇怪的声音穿进来,听着像是生锈的锯子在外面切割电梯。

“喂,你,呼,滋,沙沙。。。”

广播里不合时宜地发出杂音,似乎是工作人员在尝试联系秦天他们,又像是有人在呼救。

秦天心中的不安更甚了,都忘了计数。

不知道过了几秒,电梯间在嘈杂的广播声中停下了。

电梯门打开的刹那,广播的声音莫名消失,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寂静,就连中年妇女都反常地没有再说话。

“呼哧,呼哧。”

寂静中,过了好一会,秦天忽然听到了中年妇女急促的喘息声,呼吸声中还带着哭腔。

“啊!”

歇斯底里的恐惧叫声骤然响起,刺穿黑暗,打破了死一样的寂静。。。

第4章:任务奖励

“啊,不要,不要!”

秦天听到中年妇女的尖叫声,充满了绝望和撕心裂肺。

“究竟,电梯外究竟有什么!”

他坐在角落不能睁开眼睛,内心无比煎熬,这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紧接着,秦天听到了慌乱的高跟鞋声音,应该是中年妇女想跑出电梯。

秦天刚想破例开口提醒她不要出电梯,没想到惊变再起。

脚步声没响几下,他就听到“噗通”一声闷响,有什么东西摔倒在地。

再然后,所有的声音就都消失了,中年妇女没有再发出过声音,时间都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整个世界仿若只剩下秦天。

不知不觉间,秦天的背后已经渗出了一身冷汗,死寂跟他僵持着。

“那个女的怎么了,还有,电梯门怎么还不关?是有什么东西站在电梯口吗?”

他越想越心惊。

也就在这时候,死寂的电梯里传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声音是间歇性的,响两秒,停一秒,再响两秒,逐渐远去。

秦天听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明显是拖动重物发出的声音。

当拖动东西的摩擦声越走越远后,电梯门关上了,从那之后,秦天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中年妇女发出的动静。

死一样的安静中,秦天心乱如麻,没有察觉到电梯门再一次打开了。

这次,没有中年妇女发出声音,秦天连猜的机会都没有,内心的不安如潮水般将他吞没。

他只听到电梯外有阵阵呼啸的风声,可奇怪的是,风却没有吹进电梯里。

电梯门一会关闭,一会打开,关门的撞击声一遍遍敲击着秦天的心弦,压抑的感觉让秦天喘不过气。

“咔擦”一声,秦天突然感觉身后靠着的玻璃有异样,听声音像是玻璃裂开了。

第一声“咔擦”出现后,仿佛点燃了导火索,秦天耳边响起了密集的“咔咔”声,在寂静中显得格外刺耳。

“无缘无故地,镜子怎么会破?”秦天忍不住想睁开眼看,但是想到任务规则,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猝不及防间,秦天感到头发被什么东西触碰了,脑袋上有个东西,那东西顺着秦天的头顶往下滑动,盖住了他半边脸。

“头发!”秦天心中猛地一个激灵,是长发,从他头顶滑下来的是一头长发!

他刚冒出这个念头,脖子处紧跟着就袭来了一口轻柔的风。

秦天最后的一丝防线终于被击溃,紧张地大叫:“大姐,是你吗?别跟我开玩笑,一点意思都没有。”

破例,他开口了,然而没人回应他,秦天只听到“啪哒”一声,盖在他脸上的东西一路顺着秦天的身体滚到地上,像是一只皮球。

但秦天知道,那绝对不是皮球,没有哪个皮球身上长毛的!

可这一切还没完,镜子开裂的声音如魔音般萦绕在秦天耳边,“啪嗒啪嗒”的皮球坠地声响成一片。

整个电梯间里都疯了!

“谁在那里!”

秦天紧咬牙关,腾地一下站起来,疯狂抖动身体,不想被那些“皮球”沾到。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所有的动静才消失。

秦天心有余悸地坐在地上不断喘气,要不是他心理承受能力还可以,恐怕早就忍不住睁开眼睛跑出电梯了。

“还好,虽然我说话了,也移动了身体,但我没有睁开眼睛也没离开电梯,还是能完成普通难度的任务。”

这时,电梯剧烈晃动了两下,随后电梯灯亮了,没有再下降,而是缓缓地上升了。

“结束了吗?”秦天瘫坐着,如梦如醒,一回想起之前的短暂经历,不知不觉又冒出了一身冷汗。

“叮。”

电梯门打开,久违的阳光带着鲜活的味道照射在秦天身上,提醒他自己还活着。

“任务算是完成了吧?”

秦天呢喃着睁开眼睛,被阳光刺得头晕。

他目光深沉地看着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身前是温暖光明的阳光,身后是腐朽阴暗的电梯,而秦天谁也不是,只是一条交界线罢了。

猛地回头,秦天惊得目瞪口呆,电梯间里的三面镜子全都碎得跟蜘蛛网一样,折射出无数的人影。

最让他震惊的是:中年妇女不翼而飞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怎么可能!”

秦天找遍了电梯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中年妇女留下的半点痕迹,反倒是在地上找到了几根长发。

不止地上残留着长发,而且碎掉的镜子裂缝中也夹着几根。

“发生了什么?”秦天愣神中仰望头顶,再一次从生锈翻卷的铁皮上看到了那一行工整的字迹。

“不要回头,也别往前走,躲起来,闭上眼睛。天很快就要黑了,听,它们来了,在你耳边抚摸你的头发。”

回过头来再看到这行字,秦天感到毛骨悚然。

他赶紧去大厅找来前台,把中年妇女失踪的事告诉对方,让他们赶紧报警。

前台跟秦天去电梯里查看情况:“镜子破碎可能是由于电梯运行时产生晃动被震碎的。”

“只不过,”前台工作人员看向秦天,“我记得你是一个人进电梯的,当时电梯门快关闭的时候,你突然伸手拦住门,自言自语了几句,所以我对你印象深刻。”

“先生,您或许是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所以误以为电梯里还有别人吧?”

秦天紧紧地皱起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怀疑我有神经病?真的有人失踪了,我没有在开玩笑。”

“我也没有跟您开玩笑,这个点进出的只有送外卖的,上上下下那么多人,我只看到你没穿骑手服。”

“不可能!”秦天面色变换,“去调来电梯里的监控看看就知道了。”

在秦天的强烈要求下,工作人员带他去了保安室调监控。

“死黄脸婆,妈的,老子在外面辛辛苦苦赚钱,出去赌一点怎么了?整天离婚离婚的,真烦,你再吵吵,老子他么回家抽死你。”

一个穿着保安服的男人,一边骂骂咧咧地打电话一边走过来。

工作人员指着秦天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他点了点头,对秦天说查监控可以,但监控录像是公司内部机密,外人不能看,要待在监控室外,他会进去调监控。

“麻烦了。”秦天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保安独自进监控室调监控,前台和秦天都在外面等着。

几分钟后,监控室里突然传出“啊”的一声尖叫,然后秦天就看到保安疯狂地撞开门跑出来。

“怎么了?”前台手疾眼快,一把抱住保安。

“不是我,我没看到你,不关我的事,天黑了,好黑,别找我。。。”

他嘴里无意识地叫喊,一把甩开前台,疯疯癫癫地跑远了。

“居然疯了。”

秦天诧异地看了看保安的背影,进入监控室,看到电脑屏幕上正在回放监控。

怪异的是,从秦天跑进大厦后的监控影像全都断了,再跳转出来的时候,画面已经是秦天走出电梯的时候。

“中间的一段去哪了?保安一定看到了什么,不然不会发疯,他嘴里叫喊的话又代表了什么?”

秦天的心中满是疑惑,正在这时候,手机响了,是任务完成的提醒。

“恭喜你完成普通难度的任务,由于难度最低,因此你只能获得最级别的奖励。”

“恭喜你获得剧情:死寂电梯(死寂的世界不分昼夜,任何时间进入东方大厦电梯按下所有楼层,都能感受到它们的热情。评价:巧妙的气氛渲染,丰富的层次感,逻辑紊乱但却不影响整体性。恐怖指数:半星。)

秦天脸色难看,死寂电梯的剧情恐怖指数居然只有半星!他可是亲身经历过的,就算是给3星甚至4星也不为过。

“半星都这么惊悚了,4星,5星的剧情该多么恐怖啊。”

他突然有些后悔成为恐怖故事集的作家了,那些剧情可不是简单的文字设定,而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啊!

会死人的!那个中年妇女至今还没有消息,甚至都没人相信她存在过!

带着复杂的情绪,秦天点击屏幕,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恐怖故事集的数据居然又出现了变化:

人气值:6372

今日点击:6232

总点击:8572

今日评论:14条

总评论:17条

打赏:暂无

所有的数据都增加了,而且增加得不止一点点,点击更是直接飙升了6000。

“公交车的剧情全都消失了,不可能再有人看,难道是我在死寂电梯中经历的事情自动编成文字出现在文档里,然后被推广发布了出去?”

秦天想到这里,惊得不能自已,立马进入写作界面查看。

现在的写作界面里有两个标题,分别是午夜14路公交和死寂电梯。

可是正文都是空白的,并没有字啊。

疑惑之下,他打开评论查看新增的10条评论:

“草,太吓人了,电梯外面究竟有什么!”

“老阿姨呢,那个老阿姨去哪了?作者君,求求你告诉我啊,你不告诉我,我今晚会失眠的。”

“镜子为什么碎了,中年妇女的结局是什么,那个带着头发的皮球是不是人头啊?”

“你好,我是云海传媒公司的总经理赵帆,觉得你写得很好,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任职?打我电话1356845****”

“这什么破网站,刚刚还能看,撒了一泡尿的功夫,小说正文就没了,出bug了吧。”

。。。

“是真的,”秦天放下手机,脚步踉跄,“我成了主角,我在电梯里经历的事被自动编排成了文字,供大家阅读。”

之前写张扬的时候,秦天还没多大感觉,如今自己成了书中的主角,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隐约中,他感觉这本恐怖故事集是有生命的,究竟是他在写书,还是书在写他?

第5章:我,来自地狱

不过秦天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评论里有一条居然是他现在公司的老总留下的。

就是那个自称云海传媒公司总经理的赵帆,昨天早上就是他甩了秦天一脸的稿件,骂秦天是个废物。

“太戏剧性了。”秦天笑着摇头,转而又板起了脸。

这次的文章又消失了,这是第二次了,两次都神秘地自动消失。

秦天猜测文字消失的原因是:那两段都不是他自己写出来的,而是恐怖故事集自己模拟出来的。

严格来说,这样弄出来的小说不算是秦天自己的,所以这也许就是文字消失的原因,不是出自他手笔的字无法永久停留在恐怖故事集里。

秦天点开作家简介:

秦天:菜鸟作家

经验:6232/50000

这次的死寂电梯任务虽然凶险恐怖,但也让秦天得到了一个全新的剧情和6000点作家经验。

距离5万点的作家经验又近了一步。

“该去找张扬了,你要是敢伤害妹妹,我一定把你挫骨扬灰!”

秦天把恐怖故事集这边的事先放一放,打车赶到了张扬家。

出乎意料的是,秦天在张扬家庭院里看到了他,他正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院子里的花丛。

“你找谁?”

秦天刚进入庭院就被两个保安拦下。

“我是张扬的朋友。”

反正张扬疯了,不可能告诉保安说他秦天是自己的仇敌。

两个保安对视一眼,不知道怎么办好,却在这时,张扬指着秦天开口了,口齿不清:“秦,秦天。”

秦天一愣,心想张扬疯了都还记得他?保安没再阻拦,让秦天进去了。

秦天走到张扬身边,盯着他的眼睛仔细看了会,才问他:“张扬,你还记得我吗?”

张扬突然一把抓住秦天的领口,冲他大吼:“它漂亮吗?漂亮吗?哈哈。”

说到最后,他莫名其妙地大笑,笑着笑着又缩成一团,恐惧地看着秦天:“滚开,滚!”

秦天无奈地摇头。

看他这种状态,是别想从他嘴里问出秦雨欣被绑地方了。

这时,张杨家的保姆拿着一条毛毯跑过来给张扬披上。

“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秦天问保姆。

“自从那天半夜一个人跑回来之后,他就这样了,看了很多医生都没用。”

“还有救吗?”

“医生说是说不准,也许一辈子都好不了,也许突然就好了。唉,昨天少爷就不应该和他的那些狗腿子出去乱来的,哼,少爷出事之后,一个人都没来看他。”

“狗腿子?”

秦天眼前一亮,跑出了别墅。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张扬疯了,但是他的狗腿子们肯定知道妹妹被绑在哪里,说不定他们正在守着妹妹。

秦天去师范大学打听到了张扬一共有4个经常跑腿的小弟,其中有三个人在学校,还有一个不知下落,估计正在看守妹妹。

他把在学校的三个人约到操场上。

“我是秦雨欣的哥哥,找你们什么事,大家心知肚明,我就直说了。张扬现在疯了,你们继续守着秦雨欣也没意思了,放了她。”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全都冷笑:“张少只是暂时病了,而且就算他没法恢复,你可以把钱给我们。”

“嘿嘿,对,要是不给钱的话,你那细皮嫩肉的小妹妹就要让我们来享受了,我早就憋不住了。”

秦天不由地皱起眉头,是他小看这些狗腿子的胃口了。

“你们要多少钱?”他沉声问。

“不要多,100万,我知道你欠张少的可不止这么点,这个数很实在了。”

“对,你可要快点,明天之前你不给钱的话,我们就上了你妹妹,每拖一天,我们就玩她一天,嘎嘎。”

看着他们嬉皮笑脸的丑陋模样,秦天的眼神逐渐冷了下去。

沉默片刻,秦天冲他们点头:“好,我给你们钱,也不用到明天了,就现在,1个小时后,带着秦雨欣到东方大厦等我,我会把钱带过去。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那不行,当我们傻子?万一你报警了带着警察蹲我们呢?你先交钱,我们再放人。”

“行。”秦天答应了。

看着他们大笑着远去的背影,秦天默然。

。。。

东方大厦,是市区的标志性建筑,人流量呈两极分化,上下班和饭点人海如潮,其他点就是门可罗雀,只有寥寥几人走动。

下午3点多,一个风尘仆仆的青年走进大厅。

“前台换班了。”秦天注意到现在的前台不是之前接待他的那个。

之后,他又检查了电梯,发现电梯里碎掉的三面镜子被换成了新的,效率很高。

秦天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空白文档,最上方的标题是:死寂电梯。

“来得很早嘛,看起来你迫不及待给我们送钱了。”

来了!

秦天抬眼看到了三个人,正是张扬的三个狗腿子,一个个神清气爽,脸上挂着小人得志的蔑视,走路都颠来颠去。

“你他么的耍我?钱呢?你空着手哪来的钱。”

他们感觉被秦天耍了,气愤地要打电话让人把秦雨欣睡了。

“急什么,”秦天掏出手机,“那么多现金我肯定不能随身带着,钱被我放在楼上酒店一个包间里了,跟我上去拿就是了。”

于是,秦天带着他们进入电梯,趁着电梯门还没关上,手指连动,飞快地按下所有楼层键。

“你干什么?”身后的三人觉得奇怪,当即喝问秦天。

秦天没有回答他们,低头在文档里输入他们三人的名字,然后在电梯门关闭的时候,侧身走出电梯。

“你疯了吧,你想反悔?”

三个人愣了一会,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想给钱的话,把他们骗到这里也没用啊,他们一个电话就能撕票。

其中一个人反应很快,立马伸手要阻止电梯门关闭。

“砰”地一声,秦天一脚踹过去,把他踹倒在另外两人身上。

秦天静静地站在电梯外,透过最后一丝电梯门缝看着他们三个,直至电梯门彻底闭合。

“我就不信,你们坐完一趟电梯上来,还能嘴硬。”

秦天看向手机屏幕,此时,无数字体从他们三个人的名字后面,诡异地自动浮现,正是电梯里发生的事。

虽然他因为作家级别太低还无法干预剧情,但只是能将人放进剧情里,就够了。

看着文档里自动浮现出的一个个字迹,秦天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死寂电梯,实际恐怖效果是任何文字都无法描述出来的,更多的是心理层面的后怕,作为亲自体验过的人,秦天对死寂电梯极有自信。

而电梯里,三个人还在痛骂秦天脑子不好,搞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出。

“我看他是没准备给钱,既然如此,就让王疯子办了秦雨欣,给秦天一个下马威。”

“行,我这就给王疯子打电话,呸,便宜他了,听张少说秦雨欣还是个处呢。”

刚掏出手机要拨号,电梯突然剧烈晃动了两下,紧接着,电梯灯唰地一下灭了,而后电梯猛地下降。

“啊,电梯坏了!我们要摔死了!”三个人吓得面无血色,紧贴着电梯内壁喘着粗气。

片刻后,电梯停止,电梯门打开,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无边的黑暗中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谁啊,谁在叫我。”

三人中的一个皱着眉头叫喊。

其他两人面面相觑没敢说话,因为他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无声无息间,一股莫名的气氛在电梯间里弥漫开来。

这时,电梯门关闭继续下降。

几秒之后,“叮”地一声,电梯停了下来,然而电梯门迟迟没有打开。

正在这时,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打破了寂静。

有谁在电梯外面敲电梯门。

“着什么急,土包子,电梯门会自动打开的,敲也没用。”

他们的话语中充满了嘲讽。

然而电梯门没有打开,敲门的“咚咚”声还在不断响起,没有停下的意思。

“谁啊,谁在外面,别他么敲了,吵死了。”

他们心里憋得慌。

但是电梯外没人回答他们。

“哥,你说会不会有鬼啊?”

“放你娘个屁,哪来的鬼,别胡说。”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不自在。

无声的敲门声持续了半分多钟,电梯门终于恢复正常,缓缓打开了。

三人不自觉地靠在一起,吞咽着口水往外看:是个小男孩。

“我去,吓老子一跳,原来是个调皮的小孩。”

“给你。”这时,小男孩把手上拉着的气球递给他们。

“滚滚滚,滚一边去。”他们很不耐烦,只想立马离开这个破电梯。

突然间,意外发生了,小男孩“噗”地一下,像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软了下去,眨眼间就成了一张皮堆在地上。

三人顿时吓得腿脚发软,差点没晕过去。

其中有个胆子稍大的人,扶着电梯走过去仔细一看,松了一大口气,哪是什么鬼啊,分明就是一只气球嘛。

“别被吓着了,那不是小男孩,它就是一只人形的气球。”

他松了口气,跟其他两人解释。

“不对啊,哥,如果它是气球,那么刚才那话是谁说的?”

电梯门打开时,小男孩冲着他们说了句“给你”。

顷刻间,气氛变得很奇怪,三人沉默了。

刚好此时,电梯门关上,继续下降,当他们抬头看时,看到了飘浮着的一只红色气球。

“气,气球!”

莫名的恐惧将他们包裹。

“砰”地一声,气球自动炸开,喷出一大片粘稠的血液。。。

另一边,东方大厦电梯外,一个青年正低头盯着手机屏幕。

“我靠,这就晕了?”青年无语地直摇头。

打死秦天,他都没想到,电梯门才开了两次,那三个怂包就吓晕过去了,而剧情也因此意外中断了。

“就这点心理素质,也敢去做坏人?气球炸出血来,都能吓晕?”

秦天哭笑不得,不过这一次的剧情也引起了他的重视,他们经历的这个气球男孩是秦天之前没有遇到的。

“难道说,每一次坐电梯下去,遇到的事是随机的?”

秦天还在思考,电梯门打开的声音将他惊醒,里面一片血红,到处都是血,三个人满脸恐惧地晕倒在血泊里,不省人事。

秦天走进去,一人一脚踹醒他们。

“啊,鬼,有鬼!”

三人抱在一起尖叫。

秦天站在电梯口俯视他们,面无表情:“我妹妹被关在哪里?”

“你这个小人,是不是你故意吓唬我们的?你做梦都别想知道秦雨欣被关在哪里!”

他们破口大骂,向秦天宣泄恐惧。

“不错,勇气可嘉,我希望你们能一直保持这份志气。”

秦天倏然一笑,伸手按下所有楼层,关上电梯门,把他们的名字写进文档,再度把他们送入死寂电梯。

“不,不要这样。”他们慌忙想跑出来,但是被吓得腿软还没恢复知觉,刚一站起来就摔倒了,直到电梯门关上也没能跑出来。

“不!!”

绝望而恐惧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大厅,余音不绝。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黑岩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此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08776号-2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