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其他小说 >

混蛋小说免费阅读-混蛋无弹窗(陈正义)

混蛋小说免费阅读-混蛋无弹窗(陈正义)

作者:陈正义

类型:其他小说

大小:13.2MB

时间:2024/06/08 17:43:42

内容概述:《混蛋》讲述了主人公对于父亲深深的鄙视和复杂的情感...

免费试读 21044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混蛋》讲述了主人公对于父亲深深的鄙视和复杂的情感。父亲平时回到家中,只会做两件事:喝酒和毫无理由地揍主人公。直到主人公在父亲的衣柜里发现了一张亲子鉴定书,他的世界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张鉴定书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真相?主人公将如何面对这份复杂的家庭关系?小说通过主人公的视角,展现了现代都市中家庭、亲情、友情和爱情的纠葛与挣扎。

混蛋小说免费阅读-混蛋无弹窗(陈正义)

章节试读

我这辈子最瞧不起的人,就是我的父亲。

他平时回到家,只会做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喝酒,第二件事,就是毫无理由地揍我。

直到那天,我从他衣柜里,翻出了一张亲子鉴定书......

......

我的父亲在一家食品加工厂当保安。

说好听点,是保安,说不好听点,就是看门狗。

那个时候,我家里很穷,而我还在上中学,我成绩不好,但我总是班上最后一个走的。

因为我害怕回家!

喝酒,是父亲的唯一爱好,他上班喝,下班喝,回到家还在喝。

在我的记忆当中,我几乎没有看到过他清醒的状态。

更加恐怖的是,他喝醉了之后,就喜欢耍酒疯。

三五斤重的钢筋,有手指那么粗,他喝醉之后,抽起墙角的钢筋,就使劲往我身上抽打。

那种感觉,比杀了我还难受。

其实我真的很怀疑,眼前这个时时刻刻都在耍酒疯,用力揍我的男人,究竟是不是我的父亲。

......

因为我有这么个酒鬼父亲的存在,我在学校里面,也没少受欺负。

老师只喜欢成绩好的学生,我成绩基本倒数,所以就算有人欺负我,我去找老师,得到的还是无比冰冷的回答。

班上的陈虎,长得人高马大,脾气蛮横,家里是开工厂的,更加要命的是,他家里开的那家工厂,正好是我父亲上班的地方。

有一次,我去父亲的保安室拿钥匙回家,结果就被陈虎看见了,从此他就肆意在班上宣扬,我的父亲是给他家看大门之类的话语,弄得我根本抬不起头来。

后来陈虎就更加变本加厉了。

把我的书包丢进学校的厕所,把我的桌子板凳,搬出教室,放学时,还故意叫人堵我,让我学两声狗叫,才让我走。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我决定反抗!

......

周五,我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去上学。

但书包里面背着的,却不是书本,而是砖头!

这些砖头,都是我半夜去附近的拆迁房搬来的。

“哟,苟旦,今天祖坟冒烟了?这么早来上学?”

苟旦,是我的名字,但却跟“狗蛋”这两个字同音,因此陈虎就给我起了个狗蛋的外号。

我一进教室门,坐在第一排的陈虎,就朝我发出嘲弄的声音。

我直勾勾地看着他。

想动手,但现在教室人太多,现在动手,容易引起混乱,于是我就暂时咽下了这口气。

我的目的是等放学以后,陈虎如果继续像以前那样,放学不让我走,让我学狗叫,然后我再出其不意,从书包里面抽出砖头,狠狠地给陈虎一个教训!

陈虎见我没有鸟他,瞬间就来劲了。

他用自己那将近一米八的体格,挡在了一米六的我的面前!

“狗蛋,问你话呢!谁让你来这么早的?”

陈虎一把推向了我的肩膀,我身后背着十多斤的砖头,再受到这种推力,我的重心没有站稳,整个人往后倒了去!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屁股都摔成了八瓣!

这滑稽的场面,引得班上其他同学开始发笑。

我这副窝囊的样子,说实话,有时候还真像我那个酒鬼父亲!

越是这么想,我的心里就越来气!

“怎么?想过去啊,从这里钻过去!”

“你这条狗,不配走人道,要走狗道!”

只见陈虎两脚张开,指了指自己的胯下,用极其恶心的眼神看向了我。

我知道,如果我不按照陈虎的话去做的话,少不了一顿毒打。

陈虎这厮,平时在学校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我这种没钱没势,成绩还不好的学生。

我朝周围看了一眼。

发现所有同学看向我的眼神,都无比鄙夷,都瞧不起我。

仿佛我这种人,就活该被陈虎给欺负!

更加关键的是,坐在我旁边的赵倩,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

赵倩是我们班的班长,成绩好,长得更好!

鹅蛋脸,冷白的皮肤,五官轮廓跟新疆人似的,十分立体,我虽然跟她坐在一起半年多,但从未跟她真正说过一句话。

有一次,我作业忘记交了,还是赵倩帮我打了个掩护,说她自己弄丢了,我才逃过一劫。

我以为,就算我跟她的关系,不算太好,但她也不至于,跟其他人一样,像是看小丑一样看待我吧!

我承认,我是喜欢赵倩!

但是此刻,如果我从陈虎的胯下钻过去的话,那么赵倩将来看我,就像看笑话一样。

我不想像我的酒鬼父亲那样,窝窝囊囊一辈子!

......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脑袋一热,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然后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陈虎。

“陈虎,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信不信你今天要躺在这里!”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手已经开始往书包里面伸了,陈虎的身体太高大,以我的力量,不可能一击将他击倒,所以我必须出其不意。

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给他来一板砖。

陈虎见我敢这么跟他说话,也瞬间冒火了。

“你这条狗!还敢咬人了是吧!”

我没有想到,陈虎的动作会比我更快,更猛。

他一脚踹到我的肚皮上去,我整个人往后倾倒。

这一倒,我书包里面的那些砖头,就瞬间倒了出来,乒乒乓乓砖头碰撞的响声,宛如我此时此刻无比复杂的心情。

而我的手上,正好抓着一块板砖。

“怎么回事?教室怎么这么吵?”

门口,那个平时不太喜欢管我的班主任,板着张脸走了进来。

陈虎立即指着我,大声告状。

“刘老师,苟旦带凶器进教室,还想用砖头砸我!”

呵呵

完蛋了!

我的心一凉,我知道,我还是那么窝囊,还是没有一次把事情办好!

我手里捏着砖头,嘴上一句话都没说。

任由眼前的陈虎,往我的身上泼脏水。

......

“苟旦!你太不像话了!”

第一声责骂,并不是来自于刘老师,而是我的父亲。

我猛地回头看去。

发现我那个酒鬼父亲,手里捧着我的书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就说你上学怎么连书都不带,原来是跑学校打架来了!我以为你忘记带了,还特地来学校给你送书,你看看你,真是丢进了我们家的脸!”

父亲装模做样地开始骂起我来了。

实际上,我这十多年,他一次都没有管过我。

除了喝酒,就是打我!

所以我此刻,最不服的人,就是我的父亲。

只见父亲一眼就认出了陈虎,是他老板的儿子,于是立马点头哈腰,把一副小人的面孔展现得淋漓尽致。

“你就是陈虎是吧,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我在你爸的厂子里上班,你还记得不......”

“哎呀,不愧是陈老板的儿子,长得就是壮实,不像我家这个狗儿子......”

陈虎听着我父亲的恭维,此刻显得更加趾高气扬了,那俯视我的眼神,让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

“行了,我已经给陈虎的家长打电话了,你们去办公室解决吧,不要影响其他同学上课!”

刘老师不耐烦地说完,父亲就抓着我的后领,一路把我拖拽到办公室里面去。

......

我们三个人,大概在办公室等待了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是我人生当中最漫长的半个小时。

吱呀

终于,门被推开了。

一个挺着啤酒肚,披着风衣,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急冲冲地闯了进来。

“虎子!虎子!你没事吧!”

“听说你在学校被人揍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陈虎的爸爸,显然要比我的爸爸威风得多。

我再看了看我身旁这个窝囊的父亲,心中就更加愤恨不平了。

当陈虎的爸爸看见我们父子俩时,脸上瞬间绯红了一片。

“老苟?”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谁让你儿子动我儿子的!”

陈虎爸爸的脾气,简直跟陈虎如出一辙。

“陈老板,就两个小孩开玩笑,实在不行我给陈虎道个歉?”

我的爸爸,弓着身子,像个卑躬屈膝的仆人一样,在陈虎爸爸耳边谁软话。

陈虎则在一旁笑哈哈地看着我。

我看着陈虎的眼神,心中的怒火再一次上升了。

“你这个窝囊废的儿子,也配欺负我儿子,要不是我看你可怜,赏你一口饭吃,你还有能力把儿子养到这么大?”

“老子还以为你是条忠犬,没想到,竟然是条白眼狼!”

陈虎爸爸的说辞,极其肮脏。

这个时候,就连陈虎也忍不住上来贬低我几句。

“狗蛋,听见没有,你就是我们家养的一条狗!”

我心中本来就不爽,陈虎的这句话,简直把我逼到了极点,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从书包里面抽出砖头,就要朝陈虎的身上砸去。

不料,另外一只更加有力的手,朝我推了过来。

“小狗日的,你活腻了是吧,还敢动我儿子?”

陈虎的爸爸,一把将我推倒,并且一把将我揪了起来,他的力气很大,勒得我不能呼吸,我整个人在半空中挣扎。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嘴里竟然喊出了“爸爸”这两个字?

可能是我周围实在是没有别的可以求助的人了。

但是下一秒,一个身影却猛然闪到了我的面前。

“谁敢动我儿子!”

砖头碎裂的声音传开。

......

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面多了好多人,我的父亲,拿着一块带血的砖头,指着周围的学生,老师,还有愣住的陈虎!

而地上,躺着的,则是陈虎的爸爸,只见地上出了好多血。

我看着父亲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的父亲是个窝囊废,但他却为了我,硬气了一回!

“欺负老子可以,别欺负我儿子!有本事的,都冲着我来!”

我的父亲拿着砖头指着众人,我明显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酒气。

或许是因为他喝了酒的缘故,才会做出这么有勇气的事情。

但此时此刻,我看着他的背影,比起以前,要伟岸了不少。

就连那个平时不怎么管我的班主任,也开始软了下来。

“苟旦家长,你先别激动,把砖头放下,有什么话好好说嘛,干嘛动手呢?”

废话,要是能用谈话解决的事情,至于动手吗?

就是因为谈话解决不了,所以才动的手。

......

那年我十六岁,我父亲因为我,入了狱。

>>>>原文继续阅读<<<<

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