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现代言情 >

七零:狂野军官被绝美大佬拿捏了江知栀江向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七零:狂野军官被绝美大佬拿捏了江知栀江向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梨星兔纸

类型:现代言情

大小:9.3MB

时间:2024/06/26 14:50:44

内容概述:主角是江知栀江向生的小说《七零:狂野军官被绝美大佬...

免费试读 10119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主角是江知栀江向生的小说《七零:狂野军官被绝美大佬拿捏了》是由作者梨星兔纸创作的,主要讲述的是我一个全能天才穿越成为武器科研家的闺女,在这里我是全家的团宠,可以意外发生,家人被下放,他们害怕我吃苦直接让我嫁给一个军官,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

七零:狂野军官被绝美大佬拿捏了江知栀江向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七零:狂野军官被绝美大佬拿捏了精彩内容

上一秒,江知栀所在的神秘特种部队与敌人在血色战场中做最后的厮杀。

那时候的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保家卫国,守住最重要的一道防线。

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把敌人消灭掉。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和火药味,轻重武器全速开火,巨大的爆炸声吞噬了所有人的身影。

下一秒,江知栀一睁开眼,正前方坐着一个自称一米八的男人。

男人那张嘴巴拉巴拉疯狂输出,语气自大且狂妄。

“江知栀同志是吧,少爷我可是蔡家的蔡方,我爸是蔡仁团长。我能来相亲,就是你的荣幸,不过我有条件的。”

“第一:你爸妈自身难保了,你就要登报断绝关系,不能给蔡家惹麻烦。”

男人轻蔑一笑,嘴角弧度嘲讽继续说道:“第二:我俩结婚后,你必须听我妈的,不管怎样,她都是我妈。”

“每天早上,给我妈请安问好,见面不搭理人就是不礼貌,你要记住了,我妈要拿东西去送人,你不能有意见,但是你不能拿我家的东西回娘家。

男人继续用命令式的语气讲话。

“第三:我妈说只要是蔡家的儿媳妇,就要遵守妇道,只要是蔡家一天的儿媳妇,就要被婆婆管一天。

第四:我妈让我们结婚后多给蔡家开枝散叶,多生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男人发神经的声音猝不及防的传到江知栀的耳中,几句话成功掀起了惊涛骇浪。

江知栀:“……”

这是哪里?

她怎么遇见不干净的东西了,这确定不是在拍古装片在整活?

哪来的自大又臭屁的远古人在发癫?

话里话外都是你妈......

去尼玛的!

还天天请安?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有皇位继承呢!!!

这种家庭的婆婆对儿媳妇的控制达到了变态的程度,真宠出一个巨大宝藏男宝了。

江知栀感到有点窒息,拳头硬了,还身高一米八,就这样的小身板,她一个人能打一百个!

真不好意思,她这个人就是自大狂妄的妈宝男最大的黑粉!

江知栀快速整理脑海中多出的记忆,果然妈宝男八字犯贱,敢坐在这里逼逼赖赖的,不就是仗着江家现在的情况不对,趁机落井下石,又贪图江家积累下来的关系罢了。

坐在对面的蔡方见江知栀一笑,还以为八九不离十了,谁知道是他的生死难料。

“砰……”

江知栀利落站起身,果断朝蔡方重拳出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虽然这副身体各方面都比她之前的弱鸡,但是一拳下来,她爽了!

江知栀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心情好多了。

这还没完。

旁边的人瞬间跳出来,崇拜又激动问道:“好拳!小同志在哪里学的?”

“嗷嗷嗷!”

众人只听见一道凄惨的杀猪声。

“江知栀!你打我?”

蔡方痛得直抽气,双手捂住了右眼,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冒星星,一点也不敢相信相亲对象这么凶猛?

今天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蔡方第一眼就喜欢上江知栀的容貌。

江知栀绝对是骨相皮相俱佳的绝色大美女,身形纤细,肌肤白的发光。

五官十分精致,鼻子长得超级优越,娇艳欲滴的红唇,圆圆的脸蛋带了点肉肉的感觉,很显幼态。

尤其是那一双杏眼干净纯粹,直击心灵。

笑起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

给人的第一感觉需要呵护。

第二感觉,当你只看她的眼神时,莫名又觉得她很强大。

这种反差的确令人觉得很迷人!

长成这样,谁看了不迷糊啊?

但是没人告诉他,还能有这种巨大的反差啊!

吓坏他的小心脏了。

蔡方对自己的条件超级有信心,江家倒霉成这样了,江知栀一定会选择嫁人的。

他就是不二人选!

退一万步来讲江知栀喜欢放荡不羁爱自由?

下乡的苦可不是谁都受得了。

蔡方无法想象居然有人会放弃这么好的相亲,选择苦不拉几的穷乡僻壤的地方?

疯了吧?

这是哪来的勇士?

事实上,蔡方感觉江知栀真的疯了,竟然打得他嗷嗷叫!

江知栀翻了一个白眼,语气茶香四溢的。

“听别人说相亲见面要友好相处,我第一次参加相亲,又不太懂这方面的事情,称得上没有经验。所以在来之前我询问过专业人士,特意好好听课,也去拜师学艺,恋爱大师都是这么教我的,我觉得我学的蛮不错呢。”

“不好意思呀,我一下子有点激动了,这位蔡同志,你不会怪我的对吗?”

不得不说,江知栀拥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蔡方:……

全是鬼话,你丫就是故意的!我可不傻!

蔡方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脸色有点扭曲。

只是他人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被揍了,硬是死撑着面子,愣是把一对熊猫眼挂在脸上。

“那我妈说的...动手打人的女人不好.....搁谁愿意娶一只漂亮母老虎回家嘛。”

果然又是这种自以为是的语气。

国营饭店里正在吃饭的人看得津津有味。

其中有一位中年婶子打断妈宝男的施法:“男同志大度点,人家女同志细胳膊细腿的,看起来娇滴滴的,不至于故意揍你啊,依我看,真相只有一个!”

“就是她友好问候你的时候,一下子失手了,害呀,你一个男的不要太计较啦。而且今天你真的是代表自己来相亲的吗?婶子还以为你是要给你妈重新找一个对象呢。”

“哈哈哈哈哈。”

蔡方气势汹汹的朝婶子吼:“多大点事,不能骂我妈。”

江知栀擦干净手,脸直接黑了,不装了,语气要多嫌弃有多嫌弃:“不愧是妈宝男啊!跟个巨婴一样!

你和你妈千万要待在一个家,永远做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蔡方同志,单身很完美,不要去祸害别人了。”

“今天感谢你八辈祖宗,助我脱离苦海。”

命运的涡轮发动机在这一刻疯狂的转动起来。

真以为她非他不可!

遇见这种的,江知栀立马素质不详,遇强则强了。

江知栀意识到这场相亲局纯属诈骗。

一米八大高个的身高=一米六九的小身板。

有能力提供情绪价值=画妈宝大饼?

颜值在线=满脸坑坑洼洼跟月球似的。

特别是脑袋,方正得跟板砖似的。

就蔡方这样的都能被夸有钱有颜,那她部队里的兄弟们岂不是个个神仙脸了?

差距太大了,心里没点数吗?

中间牵线人的嘴,坑人的鬼,良心不痛的吗?

江知栀对这种贱骨头没兴趣,与其浪费时间,不如先办正事。

蔡方脸上臊得慌,一边气的要死开口大骂,一边抬起头准备瞪眼:“我告诉你,江知栀......”

谁知道眼前的人不见了?!

江知栀竟然跑远了!!!

特别是听见妈宝男撕心裂肺,经典大吼“你别后悔”四个字后,跑得更快了!

只要她跑得快,不干净的东西绝对追不上来。江知栀跑到河边,探头一看,第一时间确认自己的样子。

万一换了脸,那也太惊恐了点。

当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时,江知栀立马松了一大口气,幸好,幸好啊!

原主和她的脸一模一样,只是更年轻了,更白了,她穿过来之前是二十二岁。

理清楚现在的情况,江知栀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穿越?穿书了?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段段属于原主的记忆疯狂袭来。

她穿到了1972年,她和原主同名同姓同日生,巧了不是?

原主爸爸江向生是军区武器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他一心为国,每日每夜都混在科研室搞武器研究,手里全是国家的重要大项目,还不能让外人看,十分神秘。

江向生在这个年代,绝对称得上是大佬级别的人物。

原主妈妈林听是文工团的台柱子,没嫁人之前惊艳了多少人的时光。

嫁给江向生后,果断退出文工团。

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她怀着一腔爱国的热血,坚定自己的信念选了学医这条路,随军后,跟着丈夫江向生去搞建设了。

夫妻俩幸福美满,共同孕育了一儿一女。

原主的哥哥江望是真真正正上过战场拼命厮杀的军人,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活着立过大功,上面非常看好原主哥哥,他凭着实力,年纪轻轻就坐上了营长的位置。

军旅八年,仅仅只回家不到六次。

原主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宝贝,是千娇万宠长大的小闺女。

人虽然娇纵了点,需要人哄着,小事上迷糊了些,但是没有什么心眼。

只是意外来的太突然了,原主的父亲被信任的人陷害,所谓的证据已经交上去了。

情势一天比一天紧张,↓放的日子马上要到来了。

没有经历过大事的原主天天怕这怕那,小心灵一天比一天脆弱。再加上外头又有人放出风声,↓放的人全部都要尝尽世间所有的苦。

本来这段时间很压抑,听见这些话,原主更是对未来感觉没有希望了。

甚至大院里很多的人都远离他们家,孤立他们家,私下传出各种的流言蜚语,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原主害怕爸爸和妈妈看出她情绪已经不对了,明明他们也不好受,反过来还要担心她。

所以这段时间原主表面装作不在意,实际上精神状态已经崩溃了,很多东西压的她快喘不过气了。

尤其是今天更严重,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人突然说没了就没了。

江知栀这个被誉为顶级神颜的全能天才大佬穿来了。

坏消息:那件事立马要来了。

更更更坏的消息是:原主家的这些大佬明明都是好人,但是好人却没有好报,在这个时间点各个不得善终。

江知栀梳理完原书的剧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本着好好养老的原则,好好享受生活,抱住各种粗大腿开始躺赢时,却被告知家人出事了?

江知栀又叹了一口气,躺赢的梦多好啊,现在碎了一地。

但是人生嘛,不服就干!

好人必须得有好的结果!

江知栀瞬间心潮涌动,何其有幸再次生于华夏!

她不能倒下,她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既然开局这样了,那就知天命尽人事。

........

“向生,难道这件事真的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吗?咱们闺女才十九岁啊,我怎么忍心她跟着我们受苦。”

林听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和书籍一个多小时了,心头愈发的不安。

大儿子江望在别的军区表现优异,多次在重要任务中立过功,上头非常看好这样的好苗子,再加上他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夫妻俩确定这一次不会连累儿子。

但是小闺女不一样啊!她是全家人捧在手心宠着长大的宝贝!

小闺女的肌肤娇嫩,平时被他爸送去训练场练习军体拳,当爸的说得好听,女孩子在外面要学会保护自己,多学点防身术也是好的。

只是他高估了小闺女身体的承受能力,轻轻擦一下皮肤都红了,回来后惨兮兮的,看的夫妻俩心疼不已。

江向生绞尽脑汁,又打算培养小闺女的动手能力,时不时带回来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儿给她拆着玩,玩着玩着东西却报废了!

跟她这个当妈的学习医术,那叫一个半桶水!

家里的书架有那么多医学书,总该能行吧?学习资料有了,时间有了,带入门的老师也有了,结果小闺女翻开的书本永远停留在第七页。

林听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老天爷是给小闺女开了哪一扇窗?

不过有一说一,小闺女样貌更是出挑,只是在这样的环境,并不是一件好事。

她和江向生在战乱中风里来雨里去,又一起在国外学术交流中顶住巨大的压力学习国外先进的经验,并经历危险,把这些宝贵的经验带回祖国。

这一次不一样了,夫妻俩互相安慰对方,没关系的,多少苦都能吃。

但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们啊!

万一小闺女被连累了……他们当父母的绝对痛心难过以及愧疚。

自家的孩子自家疼,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望仔和知知。

林听揉了揉疲惫的眉间,如今家里发生这么多事,想要落井下石的人大有人在,立马划清界限的人数不胜数。

夫妻俩连夜想了两个计划。

计划一:给知知安排相亲。

今天安排的相亲对象,是江向生费尽心思托了关系才找到的。江向生做事光明磊落,第一时间向对方讲清楚情况后,对方同意相看了,才定下来的。

那户人家姓齐,家里一共五口人,

相亲的男对象叫齐宇,是一个二十四岁的营长,父亲和母亲都是工人,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叫齐妙,在文工团担任声乐演员。

家庭关系相对来讲算是简单了,如果小闺女与对方见面合适的话,婚后还能随军。

计划二:将知知打包送去大江村。

大江村是江向生土生土长的地方,同时在大江村还有江向良这个大哥在。

这一条路可以称得上是江向生和林听最后的退路。

江向生将放在书架上的书本搬下来,爱护般地摸了下这些书,迟疑的一瞬,叹了一口气:“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知知是我江向生最宝贝的女儿,我这个当爸的绝对是一百个不舍得,一点也不放心。”

“但是知知现在整个状态,看起来非常不对劲。我们父母一方面不忍心把不好的情绪传给孩子,一方面又害怕孩子遇见事后,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一下子容易想歪了。”江向生总是想闺女遇见危险了,危险的是自家宝贝吧?夫妻俩忙完手头上的事,双双进了厨房,打算亲自做饭给江知栀吃。

他俩平时一个在科研室日日夜夜搞研究,一个在医院忙得昏天暗地,很少有时间回来做饭和吃饭。

剩下小闺女一个人在家,小闺女虽然娇气了点,懒了点,像条小咸鱼一样,但是不可否认,她在吃的方面很积极,要么跑食堂打饭,要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总之饿不死。

江知栀从外头回来的路上,心里一直在猜测江爸爸和江妈妈的事情。

最大的可能在想原主的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好不好相处。

江知栀是孤儿,从来没有享受过被爸爸妈妈疼爱的感觉。

从小到大,她看见别的孩子笑的无忧无虑,开开心心在爸妈怀里撒娇的样子,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当她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惊觉满室的温暖袭来,饭菜的香味馋得她肚子咕咕叫。

“知知回来啦,饭菜做好了,洗手来吃饭。今天你爸特意给你做了你最爱的糖醋小排和炒土豆丝。”

江知栀能够看得出,夫妻俩脸上对女儿的关心和爱护。

虽然原主不在了,但是江知栀穿来了。

她拥有了属于原主的亲情,她在心里暗自发誓,会替原主照顾好她的爸妈。

只是只有江知栀自己知道,她却一点也不排斥这样的温暖亲情。

江向生今年四十五岁,面部线条干净利落,一米八的高个子,身上带着那种儒雅的气质,最招人稀罕了。

林听今年三十九岁,容貌宛若皎皎明月,即使染上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但是给人一种非常温柔的感觉。

一家人温馨的吃过饭后,江知栀难得学会了在父母面前告状!

她一张口全是今天蔡方这个妈宝男干的蠢事。

本来夫妻俩还在犹豫怎么开口问,哪成想到小闺女主动抛出今天的炸裂消息,气得夫妻俩心肺管子疼。

“太过分了!我们定下来的人家是齐家,怎么就轮得到蔡家。”

这一下轮到江知栀懵逼了。

实在是她穿过来的点很有挑战性啊!直接降落相亲现场!谁知道相亲对象还有弄错的?

难道是老天爷看她过得太顺利了,干脆给她的生活增添点难度?

于是江向生和林听给小闺女解释他们的安排,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一家人得出的结论是蔡家臭不要脸的捡漏。

这也能捡漏?

江向生脸色铁青,眼底的愤怒已经浓郁的像是要实质化了:“除了蔡家,就连齐家的齐宇也不是良配,我江向生好好的闺女,不愁没好人家要。”

的确,齐家在知道江家的真实情况下仍然选择了同意相亲,那么临时反悔放人鸽子的事也干得出来,这很不道德啊!

再说了,齐宇连体面都不愿意给江家,你要是不愿意,直接拒绝不就好了!

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齐宇算哪门子男人?人品真的太差劲了!

江知栀哼了一声,蔡家冒这么大的风险,也要把原主拿下,无非是贪图江家能带来的利益。

要么就是江家和蔡家有过节,蔡家在这个节骨眼上狠狠踩上一脚,踩的是江家的脸面和江向生的尊严。

江知栀轻声安抚:“爸妈不用担心,我没有吃亏,你们别太生气了,气坏身体无人替。”

爸爸和妈妈现在还不知道她一拳砸了蔡方,真心爽了!

要是她的战友们在,绝对一个个挤出来嗷嗷叫,遇见坏人渣,危险的又不是大佬!该担心的是坏人自己吧?

闺女不这样安慰还好,一说这话夫妻俩更觉得愧疚,自责感更凶了。

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分了,让本来精神状态不对劲的知知更加不对劲了。

怎么可能没吃亏呢?

又怎么可能不在意?他们家知知的婚姻大事,差点被妈宝男给毁了。

江向生虽然没有像妻子一样哭得双眼通红,可那双眼眸也红了。

“是爸爸对不起知知,让你处在这样尴尬又难堪的境地。”

说着说着,也更加的难过。

如果他能活下来,真的有那么一天迎来光明,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蔡家和齐家的!

江向生认真地看向江知栀,“这一次出事的人家,他们的妻子和孩子都选择了登报断绝关系,爸爸和妈妈知道知知心里有我们的,但是我们也希望你能好好的。”

林听闻言点了点头,“我们不能在相亲上再栽跟头了,现在时间不多了,重新再找一个好人家,恐怕来不及了。”

难道要走计划二,将闺女送到乡下吗?

更何况都是自己生的孩子,林听知道,知知恐怕吃不了苦。

江知栀笑了笑,嗓音轻软却坚定:“我不相亲!不登报!我可以跟你们一起!”

“我有能力照顾你们,并且能照顾好我自己。”

几乎同一时间,江向生和林听心头涌上一阵阵的感动,嘴里念着傻孩子。

江向生苦口婆心道:“大江村有你大伯和大伯母,还有三个堂哥在,你住在乡下比跟着我们到处奔波好太多了。”

夫妻俩的心熨帖极了,但是脸上的笑容缓缓下来,一人一边坐在闺女的身边,给江知栀讲解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他们权衡利弊下,还是分开最好。

中间的原因,爸妈不多说,江知栀决定听爸妈的话,但是她希望爸妈去的地点能够离大江村近一点。

这样方便她照顾人。

对于去另外一个家......说句实在话,江知栀有点忐忑。

江知栀很快理清其中的关系,随后看向江向生问道:“爸爸,蔡家是不是和我们家有什么过节?”

“我有一种预感,蔡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知知,你听说了什么?”

江向生和林听对视一眼,突然两人同时想起了两年前的一件事。

>>>>原文继续阅读<<<<

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