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其他小说 >

让你写刑侦,你写少年包青天?小说免费阅读(僵尸小和尚)无弹窗

让你写刑侦,你写少年包青天?小说免费阅读(僵尸小和尚)无弹窗

作者:僵尸小和尚

类型:其他小说

大小:10.1MB

时间:2024/06/22 16:41:19

内容概述:你写刑侦,你写少年包青天?以北宋仁宗年间为背景的悬...

免费试读 29902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你写刑侦,你写少年包青天?以北宋仁宗年间为背景的悬疑古装小说。故事发生在大宋王朝,主要围绕聪明机智的少年包拯展开,讲述了他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与同窗好友公孙策、俗家子弟展昭一起侦破各种离奇案件的故事。

让你写刑侦,你写少年包青天?小说免费阅读(僵尸小和尚)无弹窗

你写刑侦,你写少年包青天?免费试读

一火车命案

天平市,是中国的一个大市,其经济程度可以媲美北上广深,被列为中国五大经济城市之首。为何天平市会这么富有?主要是天平市有一个大富豪,其承包了整个天平市的经济命脉。

包氏集团,集团董事长包一荣正是天平市的经济人物。天平市几乎所有的企业,学校,医院,酒店,都有他的股份。固定资产竟然高达几百万亿美金。位列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第一位。

一辆列车缓缓的驶进了天平市,众人有序的上了这趟名为k572次的列车。几乎是每一辆车厢上都写着:天平-北京。k572次列车从天平到北京,全长2146公里。总共费时23.5个小时。

一名额头有着月亮伤疤,而且面目黝黑的少年登上了列车。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而且别人上车都是带着行李,他却两手空空带了一本书。仔细一看,原来是福尔摩斯探案集。将票给了门口的乘务员,便上车了。

一位头微微有点秃的中年人腋窝底下夹着一个公文包。左顾右盼的,好像他的公文包里有什么贵重物品,怕被人抢走了似的。因为他的样子,像做贼似的。在确认没有人以后,中年人才放下心来,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少年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微笑,还是嘲笑。

包青天又继续拿起书看了起来。“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位置。”

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包青天好奇地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孩看起来年龄不大,也就二十一二的样子。她扎着双马尾,手上还戴了一个橡皮筋,不知道那个橡皮筋是装饰还是首饰。水灵灵的大眼睛,标志性的樱桃小嘴。大概书上说的美女的特征她都占了,就是少了一颗美人痣。包青天看到眼前这个女孩,不免有一些心动的感觉。

女孩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看着他,等待着少年的让座。而少年完全被眼前这个美少女迷住了,完全忘记了刚才美少女说了什么话。少女见少年没有反应,大声地说了一遍,少年这才反应过来。少女的这一声叫,把车厢里的人吓了一跳。少女不好意思地赔不是。

少年不好意思的朝美女笑了笑,随后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少女坐在了少年的旁边,然后伸手把行李放在了行李架子上。这些做好以后,少女便坐了下来,开始玩起了手机。

此时一位乘警走过他们身边,坐在少年前面的中年人看了看乘警。又看了看坐到他面前的这个“活宝”。不禁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时间,随后带着公文包,往厕所走去。

“你好,我叫文园。你叫什么名字啊?”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的少年,少女放下了手机,做着这样的自我介绍。既然美女都主动了,难道自己还不主动?为了给美女留下一个好印象,少年捋了捋头发,做出了一个特别帅的动作,然后做起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包青天。”他们两个相互之间握了握手,表示就这样认识了。

“嘿嘿,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文园笑了笑,把手收了回去。“你也是去风铃村的吗?”

少年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莫非你也是?”

“是啊,我听说风铃村的风铃祭很出名的,所以想趁放暑假的时候去看看。”

“哦。”少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又从列车车厢上上来一个人。此人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的黑西装,黑西裤,黑皮鞋。总之一身黑。给人的感觉好像黑客帝国。他的手上也拿着一个公文包。而且他的表情严肃,让人看起来很害怕。

此人环顾了一下四周,便走去厕所了。包青天注意着这人的一举一动。没过一会儿,此人便从厕所出来了。包青天觉得有点奇怪。

“你在看什么啊?”

文园好奇地问道,包青天摇了摇头。完全忘记了在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位美女。

包青天坐在座位上,与文园聊起了天。

看来两人去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地方—风铃村。顿时间他们两人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开心的聊了起来,而且还相互加了微信。

“啊”的一声,打破了车厢原本喧闹的氛围。众人都往叫声这边看,是一位女乘客在车厢厕所外发出来的。包青天感觉事态不对,连忙跑去查看。而文园看到包青天放在桌子上的那本书“福尔摩斯探案集”,便有一些疑惑。

包青天到了厕所,看到刚才那个中年男人死了。他的手上拿着一把消音手枪,太阳穴有一个洞,而且还血流不止,应该是刚死没多久。他的公文包也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看来是属于财杀。

接到通知的乘警赶了过来,见到这种情况。赶紧封锁了车厢,禁止任何人上下车,并且让播音员播放广播。

“各位旅客,此次旅途给你们带来不便,请各位旅客谅解。本次列车发生了命案,即将在香川镇临时停车,请各位旅客配合,不要随意走动。”

听完这个广播,车子上的人顿时间就炸开了锅。乘务员在安抚大家的情绪,车厢里这才安静了下来。积极地配合。

车门被打开,几个警察上了列车。为首的警察肩膀上有三颗警章,应该是公安局里当官的级别。他留着两撇胡子,看起来年龄也不大。警察做着自我介绍,说他是田志成,重案组的组长。乘警便让他勘察现场。

田志成看到包青天一直在旁边看着,便把他驱逐到座位上去了。去到座位上的包青天还在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事,对于美女的询问,却一点也不理睬,文园觉得郁闷死了。

由于发生了案件,车上所有人不得上下。包青天觉得这是一个找到凶手的好机会。他仔细的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切:

中年男子上了车,行为鬼鬼祟祟,在坐到座位不久以后,就跑到厕所去了,然后来了一个穿着一身黑,戴着墨镜的“黑客帝国”,他没有在车厢里逗留,只是看了一眼,便到刚才那个中年男子去的厕所了。

“对了,就是那个男的。”

包青天打了一个响指,文园有一些疑惑地看着他。包青天站了起来,开始在车厢里找人。随后笑了笑。

“真相,已经大白了。”

包青天走到田志成的身边,对着他耳语了几句。田志成吃了一惊。惊讶的问道:“这是真的?”包青天点了点头。田志成“咳嗽”了一声,众人都往这边看。“大家听我说,凶手已经找到,请大家配合警方的调查。”

听到警察这么说,众人也都安静了下来。随后包青天站了出来,文园坐在座位上疑惑的表情。

“各位美女,各位帅哥。大家好…”

话还没说完,一件件“武器”朝包青天扔了过来,包青天躲开了,并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好了,不跟大家开玩笑了。”

大家这才停止了下来。包青天开始他的推理了。

“相信大家都知道,车厢上发生的事情。男子的太阳穴被打穿,看起来很像是自杀。但是,这是凶手伪装的他杀事件。”

“案子其实很简单,死者是应邀了凶手的邀请,准备谈一笔大生意的,所以在他才会死死的抱着公文包。那么,大家猜猜看,公文包里是什么东西?”

包青天饶有兴味的给大家猜了一个哑谜。而车厢里居然还有乘客附和。“那还用说,当然是钱咯。”

o

o

o.”包青天摇了摇手指头,示意他说的不对。“相信大家绝对猜不到。我来告诉大家好了,死者的公文包里装的是手枪。”

“什么?”

听到这个结果大家都大吃一惊。包青天轻轻地咳嗽了一下,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为什么呢?其实很简单。”包青天趁机环顾了一下四周。“因为死者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谈这笔生意,所以他把凶手约到了车厢厕所里,打算在厕所里干掉凶手。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凶手知道死者不会好好跟他谈,便雇了一个杀手。将他杀了。”包青天沉稳地解释道。

“那凶手?到底是谁。”

田志成咽了一口唾沫,似乎是很想知道凶手的真面目。

“就是你了,乘警先生。”

包青天用手指了指乘警,看到自己被指认。乘警显然有些慌了,但还是故作镇定,狡辩道:“你开什么玩笑,我都没有跟死者接触过。又怎么会买凶杀人呢?”

“你是没有跟死者接触过,但是你从死者身边走过的时候,给死者使了一个眼色。所以,死者看了一下时间,就去厕所了。随后,你又打电话,通知你买凶杀他的人。用消音手枪杀掉了死者。”

“好啊,那你说。买凶杀人的是我?有什么证据啊?”

乘警依旧不服气,仍然想狡辩。

“就是这个公文包。”乘警吃了一惊,显然包青天说中了。“死者的公文包被翻空,却没有你要的东西,虽然你知道他不会跟你好好谈。但是你还是想赌一把,结果令你大失所望。所以你当时很气愤。用死者自己的手枪杀掉了死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杀手在杀完人以后,把作为接头暗号的公文包又还给你了吧。但是,你没有想到的是,杀手把你们两个的公文包对调了。所以,在你的公文包上,肯定有着死者的指纹。”

听到这里,乘警泄气了。他把手伸了出来,示意警察给他拷上。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小伙子,有前途。”

田志成路过包青天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冲着他笑了笑。随后又把乘警带走了。包青天摸着脑袋回到了座位上。迎来了火车上群众的喝彩还有掌声。也获得了文园的青睐。

一个小伙子坐在列车上,偷偷地看着这一切。

“呜”的声音,火车又开始启动了,向着下一个目的地—风铃村前去。

二故友重逢

风铃村,村如其名。在村口有一个巨大的风铃,所以称其为“风铃村”。虽然名字是“村”,但是他的经济已经达到了“镇”的水平。就像北京的“东关村”一样。据说风铃村是包氏集团董事长包一荣的老家,所以各位也不难猜出包青天是什么身份了。

正是因为风铃村是包一荣的老家,所以包一荣在发财以后,投资了大量的资金,大大的投资建设风铃村。现在的风铃村跟镇没什么区别了。有着高楼大厦,还有客运站,火车站,就算说风铃村是一个市也不为过。毕竟经济摆在那里的。

又是“呜”的一声,列车开进了风铃村站。包青天从列车上下来以后,还不忘帮文园把行李提下来,文园道了一声“谢谢”,便下车了。

刚才那个看着包青天的少年也跟着下车了,他拍了拍包青天的肩膀,包青天好奇的看着他。少年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赵伟。是一名记者。”

包青天看了看赵伟,他背着一个背包,穿着短袖。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黄金戒指。胸前还挂着一个相机。看起来也特别有钱的样子。

包青天和文园笑了笑,也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于是便开始结伴同行。

“包青天,刚才你在火车上的推理真的是很精彩啊。”

赵伟夸奖地说道,这倒是把包青天弄的不好意思了,只是谦虚地回了回话。

包青天的手机响了,一看备注:姐姐。便接了起来:“嗯,啊。是的,我们现在到了,怎么?要来接我们吗?嗯嗯,好的。”

两人看着包青天,包青天笑着说道:“呵呵,我姐姐打来的,说是要来接我们。”

“我们?”文园跟赵伟同时说道。

>>>>原文继续阅读<<<<

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